“秀花,你看咱们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对你咋样你也懂,你这姑娘我就是相中了。你看你能不能做俺婆娘,给我暖被窝。”李国福刚说完这句话,身后的大喇叭响起了洪亮的毛泽东语录,“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你看,你妈说了不让你娶脚大的女人过门不是,俺娘死的早,我爷爷还是个特务,我爹说俺这脚这辈子估计都嫁不出去了。”秀花用手一遍遍的捋着自己的辫子,神情略微有些焦急,脸蛋红的跟西边的残阳一样。

  “我不管,咱们可是新时代的青年人,恋爱是自由的。”李国福突然提大了嗓门。

  “你小点声,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秀花急得连忙用自己刚摘的野果子堵住了李国福的嘴。

  “秀花,你不用顾虑那么多,我这就回去跟我娘说,改天我再挑个吉利的日子去你家上门提亲,你看行不。”秀花还没说出自己心中的砍儿,李国福就顺着那条泥泞的小道跑回家里去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李国福的母亲横着眉毛一边择菜一边说道。

  “娘,俺去跟秀花……”

  酷……匠网正:版Z…首'L发L

  “又是秀花,又是秀花,说多少次了,别跟她走的太近,她可是没裹过脚的女人,听人说了,她爷爷可是个特务!”李国福的母亲说完这句话之后把手里的野菜往盆里一摔继续说:“你不为了我们着想,你也得想想咱老李家的香火,这要是生了个男娃,人不得说这是个特务的后代,你让你爹和我这老脸往哪搁。”

  “她爷爷是她爷爷,关我们这代什么事,再说了,她爸都能找到媳妇儿,干啥我就不能娶他姑娘啊。”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找秀花,你要是再去找让你爹给你腿打折。”李国福母亲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扭头进屋了。

  顿时热的发闷的天气开始轰隆隆的打起了闷雷,天空瞬间阴了下来,不一会儿豆大的雨滴就顺着房檐滑落一滴一滴的拍打在李国福的脸颊上。

  “我不信,我不信,我就是要娶秀花。”说完李国福就顺着院子跑出去了,他并没有去秀花家而是顺着村里泥泞的公路开始飞奔,泥水刚溅到他的裤腿上就又被雨水给冲刷了下去,永远也留不下印记。

  他的眼眶湿润了,但是他却不能哭出来……父亲小时候就跟他说家里的顶梁柱要是轻易流泪时会被人看不起的。

  那之后父母几次给她挑选了门当户对的姑娘,他都找借口给推辞过去了,甚至最后的那个姑娘他连看都懒得看了。

  国福的身体也日渐消瘦,有的时候接连挑一桶水都要歇上几歇。有一次他都差点晕倒在自己的床上。

  “老头子,你看咱儿子的身体……要不就……”国福的母亲轻轻的在老爷子耳边说道。

  “不行!跟特务的后代结婚,以后在村里还怎么生活。一个小子要是被这点破事给绊住了脚,那他也绝对不是块出息的料。”国福的父亲抽着旱烟,烟雾顺着北风飘向了远方。

  几天之后,村里下来了个知青的任务,那天晚上,父亲扛了两袋棒子面去找村长说了好久,村长才勉强答应给国福一个名额。

  “国福啊,在外面要记得常给咱家写信,俺们俩不认识字我就去找村长给俺俩读,你看那外面要是有好的知识分子你就带回来给爹妈瞧瞧。”国福的母亲眼眶已经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国福没有说话而是摸了摸母亲青筋苍起的手,转身上了绿皮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