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几声枪响过后,大战才算真正开始了!

  电光火石间子弹横飞,我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慢慢的往陈宇所在的方向爬,终于我碰到了陈宇,小声说了句:宇哥,手给我!

  说罢陈宇慢慢的把被捆绑上的双手给我靠了过来,我用刚才那把刀把绳子给轻松的割断了,陈宇活动了一下胳膊之后说了句:把刀给我!

  我说什么!宇哥你现在还是不要动弹了,外面都是枪!

  陈宇哼哼的笑了几下,然后说:“没见过我打架吧!教你几招!”我当时居然脑残的同意了,我也是醉了,这黑灯瞎火的我上哪看你打架啊!

  还没等我瞎想完,他就从我的手中夺过砍刀一下子站起身来,顺着墙边悄悄地走到一处抢响传来的地方,突然大喊道:“玖红的别开枪!”

  然后扑哧一声,一刀之后尸体倒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给老子弄死他!”陈宇突然大喝到。

  这时候那边的枪声更加剧烈了,不一会儿只剩下了一边的枪声在响,我知道,一场血战此时此刻才算是终于结束了。

  吱吱几声过后,电闸不知被谁拉开了,紧接着屋内瞬间亮了起来,再看陈宇那边的人,已经倒下不少了,不过好在刘三刀的人已经全部去了极乐世界!

  “宇哥,没事了!”我对陈宇说道。

  陈宇皱了皱眉骂道:“刘三刀呢!”

  这时候我一看窗户,居然是开着的,就骂道:“宇哥,让他跑了!”

  陈宇喊了声今天老子必须弄死他!说完之后喊了声兄弟们,给我追!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立马下了楼,我和陈宇没有跟着他们下去,而是直接顺着旧楼旁边的旁水管道慢慢的爬到了楼下。

  等我们俩到楼下的时候那群小弟们也陆续的从楼道里冲了出来,陈宇看了一眼地上的鲜血,笑道:“这小子肯定没跑远!来人呐!从附近搜!”

  那几个活下来的小弟一边叫嚣着一边用砍刀到处乱砍着。

  我和陈宇站在了一块,顺着鲜血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条铺满砖头的路,偶尔还出现几只野狗在争夺者残羹剩宴。

  “刘三刀,老子看你往哪跑!”说完陈宇把那把砍刀叼在嘴里,慢慢的脱下了西服,摔在地上,然后恶狠狠地看着前方的一切,径直走了过去。

  路的尽头是一堵墙,墙很高,而且倾斜着呆着,我相信刘三刀就是功夫再怎么好也肯定爬不上去!

  我捡起块砖头扔了过去,同时骂道:“tmd,出来!”

  那边死一样的沉寂。

  也就是几块砖头伺候之后,那边也依旧是死一样的沉寂。

  突然我背后传来了一阵风,等我再想回头看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的脖子正被什么冰凉刺骨的东西所威胁着。

  V看{正h版EY章i节3上√$酷D匠"网

  我喊了声宇哥!

  陈宇转过头一看我,骂了句:“刘三刀,你给我放开他!”

  刘三刀挣扎着说道:“放了他?谁放了我!”

  他说完之后抄起刀子就要奔我的胸口袭来,陈宇大喊道:“住手!你想要什么条件我答应你!”

  刘三刀喘了几口大气,声音颤抖的说:“老子现在中枪了,跑不掉了,你给老子准备一辆车,在给老子点钱,我就放了这小子!”

  陈宇忙说道:“好好!”这时候那群小弟闻讯也都赶了过来一个个的拿着砍刀正跃跃欲试的往刘三刀跟前走!

  陈宇大喊着别过去!

  那几个混子这才又不动弹了,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看着刘三刀。

  “去,给他开辆车过来。”

  “宇哥,真这么做吗?为了个毛头小子不值得啊!何况咱们还牺牲了这么多的兄弟!”

  “我让你去!”陈宇怒斥道。

  就在这时,陈宇看了我一眼,我用手比划着捂了一下肚子然后说道:“宇哥,你不用管我了!我没事!”

  陈宇没说话而是静等着那小子把车缓缓地开了过来。

  等到那小子把车钥匙交到陈宇手里的时候,陈宇笑笑说:“来我这取吧。”说完把手中的砍刀扔在了地上。

  刘三刀喊了声:“给老子把钥匙拿过来!”

  “刘三刀我放你条生路你可别做的太过分了!”

  他强忍着疼痛缓缓地说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他说话的时候我明显能感觉的到,刘三刀全是的肌肉都在颤抖,估计是失血过多导致的吧。

  陈宇这才又拿着车钥匙一步步的往这边走来,刘三刀此刻也非常紧张,一步步的往车里面退,终于他打开了车门把我按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刚才最好的机会已经失去了!我心里一紧,脑海中不自觉地出现这么一句话。

  刘三刀的刀子还狠狠的放在我的脖子上,整个人也异常警惕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陈宇。

  而陈宇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步步的悠闲的往这边走。

  刘三刀从窗户里面伸出了手说道:”把钥匙拿来。“陈宇从兜里慢慢的掏出了车钥匙胳膊慢慢的向车窗靠近,此时刘三刀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陈宇身上,无暇顾及我,突然间,我照着他的肚子突然就是一拳,果然那正好是刘三刀中弹的地方,就这一拳刘三刀就已经把刀子放下了,陈宇快速的从袖口中甩出把手枪,碰的一声,刘三刀再也不挣扎了。

  我擦了擦手上的血冲陈宇竖起了大拇指说了句:”真猛!“陈宇笑笑说:”谢谢你,小兄弟,这么多年的仇我原以为这辈子都化解不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你的帮助下化解了!“我也笑了,然后说:”都是兄弟,何必这么客气呢!此地不宜久留,叫兄弟们把尸体处理一下,咱们回去吧!“说完我从怀中掏出了根烟,散给了陈宇一支之后,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

  终于,那轮在乌云之后压抑了很久的明月照进了这一片废弃的天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