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实话,孀雪张的绝对不是一般的美,她的那种美给人一种古典美的感觉。

  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怎么说呢,自我感觉孀雪就不应该是现代人!

  她用双手在我眼前比划了一阵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说:“哥哥,你怎么了?”

  我这才反映过神来,说:“哦...没什么...”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刚才跟鹦烈爷爷之间的一句对话:那就是什么枕着相思草?

  我忙问道:“雪儿,那个相思草枕着是不是就可以跟我同一个梦了?”

  孀雪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不过却有好几次都梦见我了,还说每次梦见你都是你处在特别危险的时刻。

  我哦了一声,虽然表现的很平静但心里却不禁泛起了波澜,这东西也太神奇了吧!居然能通梦!

  还没等我继续往下深想,孀雪就拉着我走进了院子里面。

  神奇的是,院子的装修和我印象中上次离开的那个院子居然出奇的相似!

  我问孀雪道:“你怎么就知道你搬家之后一定在原来的地方三十里处啊?”

  孀雪这时候笑了,说我道:“你傻吧,哥哥,爷爷为了能让别人找到我们,每次搬家都是三十里。”

  我这才恍然大悟,说道:照这么说,你们一直在往南迁?

  “当然了。”

  这时候屋内一声叫喊打破了宁静的乡野。

  我赶紧跑进屋里去,孀雪也是紧随其后,进了屋之后只看见王子曼的头上插着许多跟银针,不是那种普通针灸用的银针,而是那种非常非常细的,细到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而行医者只能凭借手中的一盏油灯,借助银针反射出来的光芒来找到那银针的位置。

  我看着王子曼那痛苦的表情有点担心的问道:“爷爷......”

  他比划了哥“嘘”的口型,然后十分低声的说,把门关了,这银针如果被风吹的有丝毫偏差的话,恐怕会伤及病人其他穴位。

  我哦了一声然后走去关上了窗和门,之后静静的看着他把一根根的银针慢慢刺入王子曼的身体里。

  MS看{.正◎版*章5s节M√上P酷《》匠网p=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他手中的那十三针终于全都刺进了王子曼的头中。这时候他拿出一炉香,向其中加入了许多味中药之后,慢慢的点燃了,瞬间一股让人安逸的香味穿遍了整个屋子。

  不一会儿烟雾就围绕住了王子曼的头,而王子曼的眼睛也慢慢的闭上了,竟轻轻的睡去了。

  “爷爷,这是......”

  “走,我们去那屋说话。”说完鹦烈领着我们一行人去了另一个较大的屋子里面,待我们坐定了之后,鹦烈爷爷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那女子的行动能力我已经在尽量帮她恢复了,相信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正常行走了,但是她脸上的伤疤实在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啊。”

  我急忙问道:“那,曼曼还有救吗?!”

  鹦烈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试试了,记得我的父亲以前帮助过别人换肤换脸,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父亲当年没有教过我这门医学技艺,看来要想治愈女子的伤,我只能翻阅一些鼓点书籍了。”

  “那爷爷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我迫不及待地说。

  “这个......还是我来吧。”

  “爷爷让我来吧!”他终于经不住我的再三请求同意了。

  “这个需要一个生前美貌的女子的尸油。”

  “尸油?”我重复了一遍。

  “对,就是尸油,是尸体在高度腐烂时脂肪成油状溢出,一般死者告诉腐烂。在南亚大部分地区,据说尸油是一些法师把死去的孕妇的下巴割下来,然后用白蜡烛烧,滴下来的油就是尸油,尸油在夏天数天未处理的尸体上可以见到。尸体好像被油泡过一般。有传闻是有一些青楼女子等会使用,将其擦在两眉上就能吸引男性,发源于古老的中原。”鹦烈说道。

  “我去哪弄这东西啊!”

  “附近的火化场应该就有。”小炎说道。

  “行,那我现在就去。”

  “等等,您拿上这个。”说完鹦烈爷爷走进了屋内,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块玉佩,玉佩后面粘着一些血红色的符纸,我问他这是干什么用的?

  鹦烈爷爷说你在接尸油的时候把这块玉佩放在死者的胸口上,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心里挺纳闷的,心想在这么发达的社会上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部分身负异柄的奇士,这次我可算是领教到了!

  我上了车,直奔火葬场去,一路上那块玉愈发的寒冷,我离孀雪越远那块玉也就越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我是处说:

  古法整容术:尸油,会使使用者的面容越来越接近那个尸油的提供者!王子曼真的会好吗?这种连鹦烈爷爷都不太确定的古法真的能拯救王子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