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栋房子就像是雾一样居然神奇的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我伸手抓了一把发现眼前竟是一片无尽的虚空!

  “强哥...强哥...”我清楚的听见了头顶上有人叫我,但是那人却根本看不见,这时候原本丽日当空的蓝天居然横空划开了一道口子!

  那口子里面是黑暗的,伸手不见五指的,这时候一阵强光朝着我的眼睛冲了进来,紧接着几句简单的对话,“病人的脑伤复发,不过已经没事了,以后千万不要再让病人的头部受到冲击了。”

  “好,谢谢医生啊!”

  “杨子你tm轻点叫唤!打扰了强哥咋办!”

  突然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顺着我微微睁开的眼皮传进了我的脑海中。

  紧接着几声清脆的叫喊声:“强哥,你醒啦!”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坐在床上只字不提,等了好久之后,眼睛终于慢慢的适应了屋内的光强。

  我回头一看,老鬼,雷龙,杨子都在。我说的第一句话给我自己都逗乐了,“给我支烟,老子憋死了!”

  “强哥,你刚刚清醒还是别抽烟了!”老鬼有些担心的说道。

  “去你大爷的!强哥这都好几天没抽烟了,肯定难受的要死”,说完雷龙从怀里掏出了跟烟递给了我,又用zipop帮我把烟点燃了。

  我猛吸了几口烟缓缓地吐出烟雾,只觉得脑袋一阵昏迷,可能是好几天没抽了的缘故吧!

  等我吸完了这根烟之后又猛喝了两瓶矿泉水!看着老鬼问道:“怎么?刚才听你们说我昏迷了几天?”

  老鬼说:“是啊,你休息的第二天下午我见你还没起来本以为你已经出去了呢,等到我们问楼下的小弟的时候,小弟说你根本没下来,我这才想着上去叫你,没想到当我进去的时候发现你一个人正在床上紧张的乱动着,边动嘴里还边喊着不是你杀的之类的话,我以为你做噩梦了,想叫你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叫都叫不起来你。无奈之下我们才把你送到了这家医院。”

  我摸了摸昏涨的脑袋说:“那医生怎么说?”

  “他说你脑伤复发,导致整个人陷入了潜意识状态。”老鬼说道。

  我哦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原来这一起都是梦啊......不!这不只是一个梦!这是两个,甚至是许多个梦!”

  “强哥在那儿说啥呢?”雷龙疑惑的看着我说道。

  “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吧。”老鬼轻轻的说道。

  “对了,最近外面有什么大事情吗?”我问道。

  老鬼想了想之后说:“美俪华最近倒是挺平静的。只不过好像有一家叫帝尊的夜总会快要开业了,不过是在华海市里,对我们没什么影响。”

  老鬼虽然说的平平淡淡但却在我心里面激起了波澜。

  我一下子坐起身来,恶狠狠地看着他说:“你再说一遍!”

  老鬼好像被我犀利的眼神惊到了,往后退了一步,说:“怎...怎么了强哥,我是说一家叫帝尊的夜总会快开业了......”

  “帝尊!”说罢我直接穿上了衣服想往外走,雷龙拉住我问我干啥去啊。我没回答他的话,而是问老鬼道:帝尊什么时候开业?

  老鬼说今天中午十二点开业,我点了点头一看表现在是整十点,就冲他们几个说,马上通知所有小弟,去华海市市区!

  雷龙不明所以的问我强哥你要干啥,我冷笑着穿上了西服说:“当然是去给帝尊接风了!”

  说罢我直接走出了房间,他们则是跟在身后,相互议论着我到底要去干什么。

  等上了车之后老鬼把我从驾驶室拦了下来跟我说:“强哥,你还是坐在旁边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寻思也是,就同意了。

  “强哥咱们去哪?”老鬼问道。

  “华海市。”我只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就不再说话了,而是打开了窗户尽情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等我们到了帝尊的时候我一看表由于刚才堵了会儿车,现在正好是十一点五十,我笑了笑说:兄弟们都到了吗?

  雷龙说:“到了几十个,还有几十个在路上呢,估计十二点之前就能到。”

  我咧嘴一笑说:“好!很好!”

  说完我弄了弄自己的领子然后看着不远处的帝尊说:“走,兄弟们,跟我进去消费!”

  说罢我带着几个看上去混子模样的小子进了帝尊。

  帝尊今天人头涌动,看着还真挺火的,虽然外面是大晴天,但屋里面就已经放了几个跳钢管舞的妹子在舞池中央扭动着身体了。

  一楼都是些年轻人,这些人来这儿无非是两个目的,约炮,或者买炮。

  等到二楼可就不同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我接连看到了好几个帝尊以前的老板级回头客纷纷上了楼。

  我在一楼坐了一会儿之后上来了一个服务员,拿着个本子说:“几位先生,喝点什么?”

  我点了根烟说给你们经理叫来,我这么一说他有点慌张了,结结巴巴的看着我说:“哥,我是第一天上班,有什么照顾不到的地方您多担待担待行吗?”

  我笑了跟他说上几瓶十年的红酒,然后叫你们经理来,我跟他是朋友,我找他有点事情。

  那服务员这才放下了一脸担心的表情说:“好嘞,那就给您上三瓶零零年的庄园帝王,再免费送您两打啤酒,瓜子花生。”

  ;更!S新最o快5上酷匠网E:

  我说随便你,记住把你们经理叫来就成,他说没问题,说完转身跑上了二楼。

  酒马上就上来了,雷龙给每人倒了一杯之后说:“为强哥的大病初愈干一个!”

  说完我们几个端起杯喝了一大口酒,之后雷龙和杨子又开始讨论起哪个妹子好看之类的话。

  我则是没心情听他俩说话,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二楼。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二楼上下来了个年轻的小子,这人我认识,小智!

  刚才那个服务员正走在他前面指着我们坐下的那个位置说:“就是那个人找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