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回去后,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想的尽是王子曼的问题。

  帮王子曼整容的话风险大,而单纯的靠西药的治疗又不能让她的脸像以前那么美丽......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长,整个人竟然不自觉的昏睡了过去,不知不觉中我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走进了王子曼所在的那家医院,只不过那家医院异常冷清,虽然现在是午夜时分但硕大的医院内连个值班医生都看不见。

  我像往常一样往王子曼的病房那边走去,寒风凛凛,有些刺骨还有些说不出的寒冷。

  楼道内的灯光昏暗,时而还一闪一闪的,发出滋滋的电流短路的声音。

  这时候不知是怎么了,我居然走进了一个充满恶臭的房间内,里面黑漆漆的,而我刚想出去的时候门居然自动关上了......等到我转身一看,不知何时屋内居然泛起了绿色的光芒,啊!我大叫了一声,因为我居然看见了病床上摆着一个个的标本!

  不是别的标本!而是人头标本!而那些人也是我以前杀过的人!有那个在医院外面死去的,有刚刚死去的冰五,还有无数的小弟,一个个都恶狠狠的瞪着我,眼神中充满着杀机!

  突然那些瓶子居然打开了,然后那帮死去的人头颅一个个的都飞出来直奔我的脑袋袭来!

  我拼命呼喊却发现自己的嗓子早已沙哑不成声!

  我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大叫道:“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你们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就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居然发现身后的门开了!

  更)*新最快上酷~r匠网,o

  我赶紧转身跑了出去,可是那群会飞的头居然在我身后紧追不舍!而我眼前的楼道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终于我跑的精疲力尽了,被那帮头颅围了起来。

  我想闭上眼睛但眼睛却像被谁撑开一样根本闭不上了!

  突然这帮头颅最后面的一个滴着鲜血的脑袋缓缓地移动到我的面前跟我说:“萧强,拿命来!”

  我惊恐的大叫道:“冰五!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就在我万念俱灭之时,顷刻间一道金光从医院内炸开,白色的天花板间竟飞泄出洁白色的雪花,再看那群头颅一个个都化为了一道黑烟不见了......我抬头一看白雪之间是一位美丽的女子,身穿着像天使一样的连衣裙,定睛一看那人居然是孀雪!

  她慢慢的飘落下来扶起我然后跟我说:“那个瓶子,你还记得吗?”

  我刚想开口问她什么瓶子,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突然我一怔,拍了拍脑袋骂道:“王子曼还在病房呢!危险!”

  等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病房门口的时候,居然听见屋内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哭声,我很疑惑,说白了,更多的是恐惧。

  等我进了病房之后,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我看见刘媛媛正扶着王子曼的手慢慢的支配着睡梦中的王子曼移动,此刻的王子曼更像是一个人皮玩偶,被刘媛媛任意的玩弄于鼓掌间。

  而最让人惊心动魄的是,王子曼的手中居然拿着把水果刀!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刀子慢慢的把王子曼的左脸划开,然后刘媛媛居然抬起头看着我说:“这样,没了疤痕,曼曼就是全世界最美的人了......”

  我都吓尿了,浑身在剧烈的抽搐,我想跑过去制止她们,但我的脚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不可能挪动半步。

  突然刘媛媛拿着刀恶狠狠的走了过来,同时嘴中流动着白色的汁液,我转身就想跑开,但是无奈此刻我的双脚还是不能移动!

  刘媛媛笑了,笑得是那么邪恶,等她走过来之后我才发现她身上插满了吸毒用的针管,整个人都像那天毒瘾发作一样剧烈的颠动着。

  “是你害死了我...是你......!!!”她突然加大了声音,顺势一股冷风吹的我睁不开眼睛!

  等我强忍着刺痛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刘媛媛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把双手死死的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慌了,想叫喊,但却喊不出来,想挥手阻止她但却发现如今的我已如一张人皮纸,剩下的只是一个空虚的灵魂和清醒的意志。

  她一边骂道:“还我命来!”一边双手发力来掐我的脖子!

  我慢慢的喘不上来气了,她狰狞的面孔在我的视野中越来越模糊......突然一下,我猛地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原来是我做的梦!

  我回头一看,自己居然躺在一张农家的床上,我很疑惑,站起身来擦了擦脸上的汗走了出去。

  “哈哈哈...”几声少女的笑声从百花丛中传来。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拨开鲜花嫩草后居然发现那个女孩是孀雪。

  她脑袋上正带着一朵朴素的粉色的花瓣,整个人在与蝴蝶戏耍。

  我追上去问她:“孀雪,是你吗?”

  她一回头冲我一笑说道:“你终于醒了。”

  我说问她怎么?我昏迷了很长时间吗?

  孀雪笑笑说是啊,七天七夜吧。

  我哦了一声之后说:“我是怎么来的?”

  孀雪说:“是我在医院看见你的,就把你拉过来了。”

  我突然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然后冲她说道:“刚才是你去医院救的我吗?”

  孀雪点了点头说是啊,爷爷说你杀的人太多,罪孽深重,在医院可能会遇上麻烦就让我去把你拉回来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挠挠头努力回想着我的身份,但无论如何都呼吸想不起来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为什么会来这,为什么会在医院。

  正当我脑袋有些混乱的时候,孀雪走过来给了我一个瓶子说:“以后有什么麻烦就摔碎它,我自然会来帮你的。”

  我拿着那个瓶子,发现瓶子里有几颗没吃完的丹药,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等我抬头想问她为什么帮我的时候孀雪居然连着那栋房子连根拔起...消失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