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天气很冷,下了年前的第二场雪,王雨焉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家玩,我说行。

  由于上次是晚上去的,所以这次就没那么容易再找到她们家了,绕着那几条街开了好半天也没找到我印象中的那栋小区。

  过了有二十分钟,可能是王雨焉等不及了吧,主动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在哪。我告诉她说我在民生药房这里,王雨焉还纳闷说我怎么在那里,我说臣妾实在是尼玛找不到啊。

  王雨焉在电话那边扑哧的一下笑了出来说:“好吧,你等着,我这就下楼去接你。”

  我说行,在那等了有一会儿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小熊睡衣的女的打着伞奔我的车走了过来。

  等到她打开车门进来,我才发现是王雨焉,她川子一身很厚的那种加绒睡衣,带这个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我说:“老公来啦。”

  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就脸红了,因为王雨焉在我眼里一直是那种比较高贵冷艳的女神。

  没想到这货爱起人来居然这么疯狂!

  我按照王雨焉给我指的路线进了她家小区里,又把车停在了楼下,我看着王雨焉的睡衣问她你不冷吗?

  王雨焉说没事,我也没说啥,下了车,等到下车之后半天不见王雨焉下来,我刚想去叫她下车的时候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一下子就跳了上了,一把扑在了我的后被上撒娇道:“老公,我要你背我。”

  原本王雨焉很轻很轻的,也就九十多斤的样子,我背着她基本上没什么压力,但王雨焉叫我背了一会儿之后就非得要下来,我问她为啥,王雨焉说:“这要是给你压不长个儿了咋办!”

  我只能呵呵一笑了,面对她的二气我也是醉了。

  我在楼道里抽了支烟之后才进了她家。

  她家装修的一般,一看就是个过日子人家。

  不过屋里挺暖和的,我脱下外套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王雨焉从厨房洗了点水果拿给我让我吃。

  王雨焉很爱美,搂着我的胳膊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就站起身来跑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我问她干啥她也不说。

  我无聊的看了会儿电视后她那边的卧室门一下子开了,紧接着里面走出了一个我甚至都不敢辨认的女孩!

  魔鬼般热火的身材,中分长发遮住了一张俊俏的瓜子脸,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同样是美女,王雨焉却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她完全属于那种让男人第一眼看到就会两眼充血,恨不得眼珠子夺眶而出贴到她身上去的那种女孩。

  我长着大嘴竟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她说:“雨...雨焉...你怎么化成这样......”

  她有点羞涩的夹了夹双腿说:“怎么?不好看吗?”

  我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真心没想到王雨焉化了妆之后这么好看!于是我连忙说:“好看!真好看!”

  王雨焉脸红红的说:“好看就行,这衣服是我夏天买的,我妈妈不让我穿,我心想以后也没机会穿了,今天就穿给你看吧!”

  我心里当时特别感动,于是就走上前去一百抱住了她,这时候才发现王雨焉的手很冷,估计是冻的吧!

  我抱着她又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帮她盖好了被子,又帮她倒了点热水,就这样陪了她一下午,有人可能会问我,当时都到了床那一步了怎么就不那啥了啊,我其实也有过那种想法,不过等我刚一扑上去王雨焉就拦住了我说:“现在还不行,我们年龄太小了,等到了年龄之后她自然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我的。”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只能顶了一下午,等到晚上从她那里离开的时候,下面已经被顶的脸走路都费劲了!

  午夜时分,天空中再次飘起了雪花,十二点钟声一打,果不其然,冰五准时到了,身后的小弟拎着两个皮箱,在硕大的美俪华酒吧一楼坐下了。

  我走上前去点了杯红酒递给冰五说:“天儿冷,五哥先喝杯酒暖暖胃。”

  更j新最;快D上2酷匠Lk网

  冰五笑着说:“冷啥啊,一想到有钱赚我这浑身就发热!哈哈哈!”

  我也跟着他笑了几下然后指了楼上一下说:“五哥上楼吧!”

  冰五二话没说,带着几个小弟就上了楼。

  等到了楼上之后,冰五笑着说:“一百斤,一克不差你验验货吧。”

  我摆了摆手说:“五哥的人品我能不信吗,只是......”

  冰五有点警觉的往自己那边拉了一下冰毒说:“只是什么......”

  “哎,算了,五哥你贵人多忘事。”

  我这么一说反倒是激起了冰五的兴趣,冰五往前坐了坐说:“兄弟,有啥事就别瞒着五哥我了,直接说吧!”

  我点了根烟,抽了几口,突然一口吐在冰五的眼睛上说:“不知道五哥记不记得那次我在你那里带走的那个女孩呢?”

  冰五想了好久,之后又敲了敲脑袋说:“啊...我想起来了,那个野鸡是吧,记得,记得,怎么了?”

  我嘴角一咧说:“没什么,没什么。”说话的时候摸了摸酒杯的杯口。

  冰五继续跟我扯皮道:“不会是那个娘们身上有病吧!”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等了好久之后,突然站起身冷冷的说:“她死了。”

  冰五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一边摸着自己胸前的金项链一边说:“哎...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她又是只溜冰的鸡,不值得你惦记的!”

  我嘿嘿一笑,然后走到了冰五身后,双手插兜,慢慢的弯下腰在冰五的耳边说道:“那你知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冰五嗯?!的一声,然后慌张的回头重复了一遍我所说的话:“你的朋友?”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之后突然举起酒杯奔着冰五的脑袋就盖了上去。

  啪的一声,紧接着咔嚓咔嚓几声手枪上膛的声响,身后的小弟早已拿出了手枪对准了那边的包括冰五在内的几个人。

  我这时候看着满头是血的冰五呵呵一笑,缓缓地坐下了,然后把冰五跟前的那些货拿到了自己眼下说:“今天,该你血债血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