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出去追周杰的,可是苏晓晓却拦住了我,跟我说:“别去了,周杰这种混蛋身上说不定有枪呢!”

  我心想她说的也不无道理,然后就冲小弟们说:“走吧,等会警察就来了!”

  雷龙走过来看着我说:“强哥,你眼眶上还流血呢!”我一摸这才发现,眼眶上的伤居然这么半天都没止血,看来是伤的不浅。

  我回头看的时候,王雨焉已经不在了,听苏晓晓那边的其中一个姐姐说:“她看见我没事之后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一行人提着砍刀跟在我背后,我锤头丧气的走在最前面,无论雷龙和老肥怎么跟我说话,我都没有兴趣搭理他们。

  这时候苏晓晓走过来了,问我说:“还在为王雨焉那个事发愁啊?”

  我说是啊,我和王子曼......哎,不说了,就这么办吧,我不能对不起她!

  苏晓晓挺惊讶的看着我说:“怎么?你还有王子曼?”

  我没说话,苏晓晓就把身体凑过来说:“这种事没啥的,谁还没有个三妻四妾的,我就不在乎这个,不行咱俩搞吧,老娘肯定让你爽翻了!”

  我没心情搭理她,于是就干脆不说话了。苏晓晓跟我说了半天见我没反应就自己觉得没趣就跟身后那群姐妹聊起来了。

  等我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快上晚自习了,我们一帮人浑身灰土狼烟的进来,整的跟一群乡村重金属非主流似的。

  我坐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能有一个人在看我,就是王雨焉,等我一看她的时候,她又把头转过去不再看我了。

  我心想,就算了吧,这本来就是场畸形的恋爱。

  没想到我坐在座位上之后看见了桌子上放着一个信封,是王雨焉写的,信里面她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认识周杰,是因为当初通过王子曼认识的,刚开始觉的他这个人出手大方,而且很会穿衣打扮,挺不错的。但自打知道了王子曼跟他之间的事情之后,才算根本了解了周杰的本质,自己本想慢慢疏远周杰,可是直到那天第一次看见周杰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是摔甩不掉他了,所以就利用了我,来达到疏远周杰的目的。

  令她没想到的是,周杰居然这么阴险,今天的事情是她先对不起我的,还叫我不要这么自责,最后她告诉我说:“分手吧......”

  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五味杂陈的,我眼角有点湿润,仰头想了想,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那天晚上我叫到了老肥他们狠狠的喝了一顿,直到自己喝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才算完事。

  等我第二天早上起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揉了揉疼痛的脑袋下床上了个厕所。

  等我想穿衣服回学校的时候才发现了我卧室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粥和几片面包,碗底下还压着张纸条,上面写着:“强哥,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还有那个什么雨焉,放下了就是放下了,人要往前看,你说不是吗?”落款是小茜。

  我心想这个叫小茜的陪酒女孩心还是蛮细的!不过一想到昨天王雨焉的那个事情,我心里又很不舒服,心想也许女人都是这样,善于伪装,善于欺骗!

  我刚喝了不几口粥,电话就响了,我原本以为是班主任打来催我去上课的。没想到居然是个陌生号。

  我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喂”了一声,是一个男的打来的,问我说是不是萧强先生,我说是我,那边的人叹了一口气之后说:“对不起,很是抱歉,刘媛媛小姐在治疗过程中,忍受不了毒瘾发作的痛苦,自杀了......”

  我说什么!刘媛媛自杀了!

  那边的人没说话,等了好半天之后才跟我说:“节哀顺变吧。”

  我说:“人呢!人在哪?”

  电话那边的人说:“人在抢救无效之后已经送去太平间了。”

  我急得骂了句:“靠,你们这帮废物!”

  那医生自然是连连的道歉,说对不起,我们会赔偿的,我骂了句:“老子给你妈杀了之后说对不起行不行!”

  那人不说话了,我直接挂断了电话,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等我进了太平间的时候,发现刘媛媛的尸体就在天平间最外面的床上放着,看着骨瘦如柴的刘媛媛,我眼圈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她身上都是些伤痕,而且手腕上也有几道刀疤,我一边无助的看着她,一边说:“媛媛,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供你吸,最起码你也不会死啊!”

  这时候那帮戒毒所的人过来了,看着我说:“对不起,萧先生,这也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你看理赔问题,这个数你还满意吗?”

  我骂了句:“去你妈的!赶紧滚出我的视野!”说完我抬脚直接放倒了一个离我最近的医生。

  最新K章{n节7a上酷l匠v网

  那帮人一看我情绪挺激动的,就往后退了几步,说:“萧先生,你情绪有些激动,我们改天再谈吧!”

  我大喊道:“谈你妈!”

  他们没说话而是转身直接离开了。

  我看着刘媛媛睁的大大的眼睛,缓缓地伸出了右手盖在她的眼睛上,心里默念道:“媛媛,一路走好......”

  说完之后我签了手续把尸体送去了火葬场,刘媛媛的脸虽说很苍白,但还是像她妹妹那样,很好看,只是这么年轻,这么美貌的一个女子,在这么青春靓丽的年华就凋谢了。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前尽是刘媛媛与我和小炎发生的一幕一幕。

  等我火化了刘媛媛的尸首之后,小炎来电话了,跟我笑呵呵的说:“强哥,曼曼今天早上起来突然能说话了!不信我让她说给你听听!”

  电话那边许久之后才传来了一声:“强......我...好...了......别,担心....”

  紧接着就是小炎那边的欢笑声,我眼泪再一次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不过我憋着气息说:“小炎,这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