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宇哥,怕死我就不是那个萧强了!如果以后万一玖红再出什么事,你就叫一声老弟我,你老弟虽说没什么实力,但是命还是有一条的!

  陈宇哈哈的笑了几声摇了摇头说:“年少轻狂这个成语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我也笑了,扔下了手中久久没抽的烟头,扶着他一步一步的去了医院。

  陈宇的伤不重,只是有几处不经意的擦伤。我们处理完伤口之后我一看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

  我跟陈宇说了声,宇哥明天我有课,就先回去了啊。

  陈宇笑着说:“老弟就是老弟,学生黑道两不误!”我说了句:“宇哥你真会开玩笑!”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医院,回美俪华去了。

  把车停好后,我下了车,从不远处仰视了酒吧一眼。美俪华依旧是那样,灯红酒绿的,只不过在上了公主这道“菜”之后,生意更红火了,门口停了不少的豪车。

  我迈步走进去,碰见了老鬼,老鬼笑嘻嘻的跟我说:”强哥,你看现在,咱酒吧生意太火爆了!“我点了点头没说话而是享受着夜场生活的快感!

  老鬼还一直劝我让我给吴凡的骨灰送去火葬场寄存,说二楼的包厢不够用!我当时就火了,直接指着老鬼的鼻子骂道:“凡哥是为了萧帮牺牲的!就算是美俪华倒闭了吴凡的骨灰也别给我动弹!”

  这时候有不少的人都往我们这边看,不过巨大的音乐声很好的掩盖了我们俩之间对话的声音。

  老鬼身后不远处的雷龙听见了,走过来拉住了我说:“老鬼这不也是为了咱萧帮好吗!强哥,你也别发那么大脾气,来喝杯啤酒!”

  说罢他管身后的酒保要了三瓶啤酒递给了我们俩一人一瓶。

  老鬼接过啤酒低着头跟我说:“强哥,我以后不会再这么说了......”我点了点头然后跟老鬼碰了一下瓶子说道:“你们都是我萧强的兄弟,我不能亏待你们每一个人。”

  我刚想继续说下去,没想到雷龙在我身后说:“强哥,强哥,给你个惊喜你要不要!”

  我踢了他一脚说:“你小子能有什么惊喜,恐怕给我的也只能是惊!没有喜吧!”

  雷龙笑笑说:这次恐怕你真得惊一下了。

  说完之后指了一下二楼,我抬头一看,楼梯上走下来了一个小个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扑克!

  我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说:“扑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扑克笑笑说:“今天龙哥给我接回来的。”

  我看着扑克脑门上的一个手指那么长的刀疤说道:“扑克......真是辛苦你了。”

  扑克笑了,拿出烟盒打给了我们一人打了一支烟同时说道:“强哥,你这不就是跟我见外了吗?我扑克这条命都是你的!又何况现在我还活着呢!”

  我拍了扑克脑袋一把说:“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说完之后我冲雷龙打了个响指说:四打啤酒,给我弟弟接风!

  雷龙兴奋的说:好嘞!我们刚往上走了两步,雷龙突然叫住了扑克,扑克转身问他干jb啥!

  雷龙猥琐的一笑说,这有个叫萌萌的公主挺不错的,扑克老弟,想必你在医院这些日子憋坏了吧!

  扑克骂了句滚犊子,说完之后搂着我的肩膀上了楼。

  刚到了包间,扑克冲我一乐说:强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说完之后扑克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两个纹在肩膀上环绕着的蝎子说:“强哥,咋样?”

  我笑着说:“看着真狠!”

  这里说一句,为什么混社会的总是喜欢纹身?也许很多人都会这么问,其实只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增加魄力。

  何谓魄力?九流的小混混打架的时候可以面对一名身材与自己相等的男子,而不心慌。这就是一种魄力。

  之前有不少小弟们也都纹身了,不过纹的都是些小图案,想到这我不得不提的一个胖子,别人都管他叫基佬,因为他做事总是犹豫不决的,想个弯的一样。这家伙那天居然拿着个钢铁侠的纹身问我霸气不?气的我当时就想给他一脚踹到美国去,跟他的偶像见个面!

  |更新最q快上0酷匠网S\

  我们坐定后杨子他们也都上来了,包厢里除了我们三个还上来了几个陪酒小姐,不过这都是我正规招聘的,只陪酒不卖身!

  离我最近的那个陪酒小姐给我倒了杯酒然后我站起身来端着杯说:“给扑克接风了!”说罢拿起杯敬了扑克一杯,他们两个自然也是一闭眼睛,整杯酒都喝下去了。

  陪酒小姐一杯一杯的倒着,我们就这样一杯一杯的喝,那天晚上喝的很醉,印象中,我吐了一次,他们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也吐了几次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一睁眼就傻了,我身边居然躺着昨晚的那个陪酒女!

  比较值得我庆幸的是她穿着衣服呢!

  不过我可就惨了,连内裤都不见了!

  这时候她也醒了,揉了揉眼睛说:“强哥,你醒了啊。”

  我尴尬的说是......她看着我赤裸着上身捂着嘴笑了,然后说:“强哥,你正能喝!”

  我揉了揉胀痛的脑袋说道:“怎么?我昨晚喝的很多吗?”

  她说可不是嘛!要不是我后来劝着你恐怕你都直接睡在包厢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看了她一眼说:“那个,昨晚...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她笑的更欢了说,你都喝成那个样子了,还哪有闲心做出格的事情啊!昨晚你吐了,都吐在衣服上了,我帮你脱下了衣服,又帮你洗了洗。

  我看着晾在窗户上的内裤,挠了挠头,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问她:“那个,你也帮我洗啦......”

  她倒是挺自然的说:“是,我顺手就帮你洗了!”

  这时候她拿起了一件棕色的妮子大衣披在了身上说:“既然你都醒了,那就算我下班喽!”说完就转身往外走。

  我叫住了她,问了句:“你...你叫什么名字?”

  她笑了说:“她们都叫我小茜!”她走之后我坐起身来,阳光打在一个赤裸着的男人身上闪闪发光,我点燃了一支烟,无聊翻弄着自己的手机。

  这时候我才看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