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焉突然转过头说:“萧强,你喜欢我吗?”她这么一句话,让原本醉酒的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犯了大忌!

  我赶紧把手从兜里拿了出来说:“雨焉,天挺冷的,要不,我送你回寝室吧。”

  她眼神中略过一丝失望,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有王子曼!我都懂!”她突然加大了声音,然后扭头一个人一边大声的哭一边在雪地中奔跑。

  我看着她远处的背影,狠狠的抽完了剩下的烟,放在脚下猛的剁了几脚,心里除了深深的悔恨竟还衍生出一丝冲动。

  眼看着她一步步的跑去寝室,我终于忍不住大喊到:“雨焉,我要你!”

  王雨焉又向前跑了几步然后慢慢的站定了脚,转身看着我,就这样,我,她,和中间的雪……

  她突然朝着我跑了过来,冲上前去气喘吁吁的抓住了我的袖子,还没等自己把气喘匀就一把铺上来搂住了我的脖子。

  这时候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嫩唇向我的嘴慢慢靠近,热气打在脸上,让我原本就涨的发痛的那里更有了感觉。

  于是我拉住她的手,开始与王雨焉疯狂的激吻……终于在吻了很久之后,我的手不安稳了……

  酷;‘匠网永1…久=免费1m看-(小说(#

  沿着腿慢慢的顺着她的丝袜伸进了……

  她很小声的叫着……虽然我没把手闹进去,等到我动作更大了的时候,她突然将舌头从我的口腔中很不自愿的拔了出来说:“别,人家来那个了……”

  我当时还不懂这么多,那股野劲儿上来了,执意要闹,要不是王雨焉差点跟我急眼了,我就霸王硬上弓了!

  她深情的看着我,竟一下子哭了出来。

  我抱住她,此刻一股寒风将我从欲望中拉了回来,我心想,这样……对王子曼而言公平吗?

  但我抱着她的手却始终没有从她肩膀上拿下来。

  终于在抱了很久之后,王雨焉眼圈红红的对我说,强哥……你别急,我那个没了的,你干什么都行!

  我心里一阵窃喜,可是在窃喜之后内心却阵阵酸楚,让我很不安。

  那天晚上回去的时候,王雨焉还很甜蜜的亲了我一口,很甜蜜的叫了我声老公。

  我脸当时肯定特红,不过我还是没张嘴回叫她一声,她又嘱托了我几句话之后我就开车离开了。

  我没回美俪华酒吧,而是直接去了玖红,想着去找陈宇叙叙旧。

  当我把车开到玖红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前有几大滩子血,还有不少砍刀,钢管都扔在了地上,我预感到大事不妙,赶紧下车想要走进玖红里。

  这时候远处跑过来几个混子,拿着砍刀骂道:“小兔崽子还想跑!”喊完就朝我冲了上来,我一看他们人多扭头就跑,跑了有十来分钟,终于在我跑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之后把那帮人甩掉了。

  我喘的要命,心脏都快从肚子里碰出来了!不过还没等我喘好了气,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在我身后突然亮出了刀子,那刀很快,丝毫不给我有任何反应的时间,等我看到那刀光之时,刀刃已经逼近了我的脖子,冰冷的掐在脖子上不允许我有丝毫的余地去动弹。

  我惊悚的喊了声:“谁!”

  身后的人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低声说:“小兄弟,原来是你!”

  我回头一看,那个黑影居然是陈宇!

  我小声的问他:“宇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宇叹了口气,又往外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扔下了手中的匕首,拿出根烟地给了我说:“三刀那小子又来偷袭玖红了!”

  我疑惑的问他:“三刀是谁?”

  他猛地抽了两口烟,说道:“你还记得上次追杀我的那个光头吗?”

  我点了点头说记得,他就是三刀?

  陈宇嗯了一声说,是,我没打断他而是让他继续说,陈宇又狠抽了几口,然后用力的把烟头摔在地上说,我们的恩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还记得当初我刚来华海市的时候还是一个一无所事的出租车司机,那时候就听说车队里面有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刘三刀,他不仅公然在车队里收保费,而且还抢了我们的车,放下去给自己的小弟们开,一天的工资结算下来也全装进了他的口袋里。”

  “我刚去车队的第三天,车就被他的人给扣下了,那时候我年少轻狂,心里面觉得这很不公平,就直接一个人提着菜刀在他回家的半路上把他给砍倒了,那次我本以为刘三刀会死,可没想到他脑袋上中了三刀之后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再之后他的人就开始满车队的找我,我害怕他会找到我,报复我,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投奔了黑社会。”

  “恰巧这一片有一个叫成哥的老大好心收留了我,之后因为我在帮里面很拼,人也实在,就慢慢的成了他的心腹......结果有一天晚上,成哥突然告诉我说他得了绝症,至于是什么病,连死他都没肯告诉我们,这样玖红就理所应当的成了我的场子。也就是那天,那个刘三刀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我,然后趁小弟们出去平事的时候偷袭了玖红,我也被闹成了那个下场......”

  我看他悲伤的样子就安慰他说:“宇哥,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陈宇无奈的笑笑说道:“抱什么仇,你现在涉事未深,还只是个毛头小子,刘三刀的事情,我要亲自解决!”

  那天晚上,陈宇带着我又偷着跑回了玖红,此刻的玖红已经破烂不堪,屋里的酒水,桌椅全都被人砸了,陈宇冷笑了一下,之后大喊一声:“三刀,走着瞧!”

  我本想从美俪华里面抽出点钱给他,可陈宇就是死活不要,最后要不是我说借给他的话,想必就是玖红倒闭了,他都不可能拿走一分钱的!

  陈宇的性格就是这样,做事不拖泥带水,而且心也很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