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坐定之后,我缓缓地开口了,说:“哼哼,你砸我的场子我还没说什么,你现在告诉我说我以多欺少?”

  那大汉骂了句去你麻痹,美俪华连个公主都没有,别说是我,就是别人也得来砸你的场子。

  我怒了走上去给了那大汉一巴掌,啪嚓一声,虽然感觉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在那大汉黝黑色的脸上还是看不出有半点的印记。

  我朝身后的小弟要了根棒球棒,在手中把玩着,边把玩边说,现在,我问你答,第一个问题,你tmd是哪的?

  “是哪的用不着你管!”他此话一出,我迅速飞起棒球棍直奔那大汉的脸盖了上去,碰的一声颧骨与棒球棒接触的声音,那大汉的脸已经流血了。

  他现在正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连喘粗气,面部表情极为狰狞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哈喇子。

  转而又面对我说,你问吧,老子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我颠了几下手中的棒子说道:“好,很好!不过我对你从何而来又来干什么并不是很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是你的小命到底能扛得住几棍子呢?”

  说完我走到他身后的一个猴脸雷公嘴的身旁,挥起一棍,直接奔着那小子的太阳穴去了,当的一声巨响,那小子猛地叫喊了一句,躺在那不动了。

  这时候我并没有着急去那大汉的身边,而是用棍子对着每个人的脑袋比量了一番,刚开始那群人还在挺着,但等到后来估计是有一个怕了,在那叫唤着,昊哥,你不说我说了啊!

  “你mt要是敢说话的话,如果他们放了我们我tm也饶不了你!”

  我此时在那人耳边重复了一句:“第一个问题,你tmd是哪的?”

  那小邹左右为难,都快哭了,我再次小声重复了一遍,他这次终于扛不住了,直接就说话了,我们是玖红夜总会的!

  我有点纳闷,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玖红夜总会......之前可是听说过这是一家很大的夜总会。

  我没等他说话一棍子把那小子给放倒了,这次不等那大汉开口我已经又打趴下了几个小弟。

  同时我骂道:“看你怎么看着你的兄弟在我眼前活活被打死!”说完之后我再次猛地挥动棒球棒,正要恶狠狠地砸在那个黄毛奔跑头的小子脑袋上,这时候那大汉终于开口了,说道:“他麻痹别打了!我说!”

  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说:“嗯,这才像是朋友间的对话。”

  酷…9匠O网)=永久3'免费‘D看1R小?说

  我还是那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是哪的?”

  那大汉很不情愿的与我对视了一眼说玖红的。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们老大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无可奉告!”

  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怒了,直接大喊道:“来人呐,给剩下的那几个杂碎给老子剁成泥!”

  那帮小子刚挥起大刀比划了几下,这时候,他终于崩溃了,喊了句:“我说!我说!”我嘿嘿一笑,拿起茶几上的红酒慢慢品了起来。

  “我们老大是陈哥。”

  “哪个陈哥?”

  “陈宇。”

  我不认识陈宇,不过听这个名字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站起身来嘴里不断念叨着:陈宇...陈宇...那人抬起头,看着我说:“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走?你往哪走?我现在对你们老大很感兴趣,能不能麻烦你让你们老大亲自来一趟呢?”

  还没等他说话,身后的小弟就已经把他的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

  我冲他身后的小弟说:给那人的电话给我,说罢,小弟把电话扔了过来,我玩弄着他的手机,翻开了电话本发现里面有一个就陈哥的电话,就拨了过去。

  那大汉一看我给陈哥打电话就开始疯狂的往前走,可是身后的几个小弟疯狂的拽着他,边拽的同时还用拳头不断的往他的脑袋上砸。

  几拳头下来,那大汉已经吃不消了,只剩下一张嘴能轻微吐出几个字,不过也是骂我的话。

  终于电话那边有人接了,说:阿风什么事?

  我笑着说:“阿风现在在我这里喝茶。”喝茶的意思大家都懂,就是被绑架或者被抓住了的意思。

  这时候那人问我是谁,我没说话,停顿了好半天之后才说道:“我是谁你不用管,你所要做的就是告诉我你来还是不来。”

  那人语气有点着急的说道:“你们最好不要太过放肆!说!你们现在在哪!”

  我笑着说道:“我们在美俪华酒吧等着你。”

  “美俪华?...”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手机重重的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时候我抓住那大汉的脸说道:“让你牛b,我倒要看看,你牛b的资本到底是什么!”

  其实当时我已经做好了团灭的准备,因为单凭这个大汉的身手来说绝对是花红重要的成员之一,如果当时真拼不过他们的话,无非也就是给那个大汉放了而已,以花红的实力来说绝对不可能跟我们这些小帮派斤斤计较的,江湖道义在那种大帮派还是行的通的,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能让花红欠我一个人情,或者说花红夜总会的欠美丽华酒吧一个人情。

  等了许久过后那个陈哥带着大概有一百多个人进来了,光是奔驰大商务车就把整个美丽华酒吧堵得水泄不通。

  我有点慌了,因为那些人都是空手来的,而空手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只想要回那个阿风,第二,他们全都带着枪......而第一种可能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等到那个陈哥下来的时候我看着他觉得他的身形很熟悉,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开口了,说:“把阿风放了。”

  当时他带着一顶礼帽,遮住了半张脸,我没敢认他就说:“阿风放不放是我的事情,今天你开什么条件是你的事情。”

  没想到我一张嘴那人就把帽子拿了下来,等到他一拿下来帽子的时候我也傻了,因为这个人和我见过的一个人很像,这不是那天我离开王子曼家的时候见的那个满脸是血的神秘人吗!

  我不由自主的说:“陈宇?”

  那人缓缓地摘下帽子看了我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