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酒吧我就在想,公主们能从哪找,况且我们萧帮又是刚刚步入社会,认识的人也不广。

  不知不觉夜色已然降临,原本安静的美俪华酒吧内再次喧闹了起来,DJ在台上疯狂的扫动着黑胶碟,重金属音乐配合着台上几个为数不多的舞女带动着所有舞池里的人开始疯狂扭动着自己的躯体。

  一个个红男绿女们在乐在其中,尽情挥洒着汗水。

  这时候走进来了几个纹身的大汉,这几个人我认识,是美俪华的常客了,至于他们来干什么,无非就是吸毒,然后醉酒后去隔壁玩一会儿姐姐。

  “老铁来啦。”

  “是啊,兄弟我这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你能不能......”

  “铁哥说话小弟敢不答应吗?来,给铁哥那个包间送去五打啤酒,顺便拿点大粉去,让铁哥的兄弟们爽爽!”

  铁哥拍了拍我肩膀转身跟后面的人说:“看着没,人家就是会做生意,哈哈哈,走,我们进去。”

  说完领着一帮人进了包间,这时候杨子走过来问我说:“强哥,你咋不管他们要钱。”

  我冷笑着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这个铁哥给我们送了不少钱,而且今天我还在,这点东西就当是喂狗了。”

  我们两个几声大笑之后,听见了远处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有几个大汉正在用啤酒瓶群殴一个服务生,那服务生已经倒地不起,而桌子下面还有一个服务生躺在地上,脑袋正被人用脚给踩着。

  巨大的音乐声似乎并没有使几个人发现他们这一举动,还都在那自顾自的跳舞。

  我骂了句娘带着几个楼下的小弟赶了过去,不过当我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急着发怒,而是喘匀了气,慢慢的跟他说:“对不起先生,不知道我们服务生哪里得罪您了。”

  那大汉往我脚下吐了口唾沫说道:“得罪你麻痹,老子想在这叫几只鸡玩玩都没有,你们这是不是想关门大吉啊!”

  杨子怒了想冲过去干他,我一把拦住他说和气生财,我叫人帮你去隔壁叫几个就是了。

  那大汉想了想突然笑了说,这才够意思,不知小弟你姓什么。

  我笑了说我姓萧,他哦了一声,又坐回到座位上说:“萧老弟好!”

  我没看他的表情而是也笑着说:“行,把酒钱和医药费赔了吧。”那大汉一听说让他赔钱,脸刷的一下子就绿了,骂了句我tm给你三个数,你赶紧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否则老子把你的破店给一把给火烧了。

  我坐在了他的对面,慢慢的说:“我说过,叫你赔钱!”

  他愣了一下,可能是觉得自己脸被打了吧。紧接着突然站起身用酒瓶指着我说,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

  说完一酒瓶就过来了,那大汉估计喝醉了,酒瓶砸的位置不是很正,但力道却不小。

  我迅速站起身往旁边一躲,瓶子擦着我的衣服划过,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冲上去对着那大汉的脸就是一刀,噗次一声,由于那人的脸不自觉的向旁边倾倒了一下,所以口子也就被割的格外的长。

  他退后几步用手捂着脸又看看自己手上的血迹,气的直骂我祖宗十八代!

  这时候那大汉身边的几个人也站起来了,拿着酒瓶子虎视眈眈的要冲上来,骂了我句cao,小兔崽子!

  我们也没惯着他们直接就冲上去和他们打起来了。

  那群大汉别看是醉酒十分,但打起架来可真不是盖的!

  我刚想上去揪人家领子,人家使劲用胸脯一撞,就给我顶出去老远,一屁股把玻璃茶几都给坐碎了!

  我后退了两步,那大汉却一直跟在我身后追着我不让我站起来。

  y最新…章K节K)上@酷P1匠JV网s(

  等到他快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抬起右脚猛地朝他膝盖上踹去,没想到他居然晃晃悠悠的躲过去了,然后他用啤酒瓶就照着我的裤裆盖下来了,碰的一声,啤酒瓶连着半瓶啤酒一下子就摔碎在了我的裆前,我心想,尼玛,差点都给老子人工结扎了!

  我后退一步,双手撑地想站起来,无奈那大汉跟我不给我任何的机会,一直用脚不断踢我的双腿,上半身也一拳一拳的往我这边猛砸。

  等到我最后实在没得退的时候,那大汉扶着扶手,开始踹我,我躲过了一脚,第二脚却被他整踹在胸口上,这一脚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把我肺里的空气全都挤出来了,这给我疼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抓着我的头发就开始干我脑袋,我也没闲着,趁着意识还算清醒的时候,猛干他的双腿。

  可能是有人给老鬼他们报信,等到老鬼下来的时候,那大汉已经快把我给踹散架了!

  老鬼骂道:“敢打我们强哥!”说完自己举起了个板凳就上来了。

  那大汉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吃亏,就赶紧松开我后退了几步,飞身一跳站在了沙发上,等到小弟们上去的时候他就猛朝下面踢,搞得半天没有一个小弟能近他的身。

  老鬼趁那大汉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把凳子扔了出去,凳子在空中画了个弧线,直接就干那大汉脑袋上了,这时候小弟们一举冲了上去,围着那大汉就是一顿猛干!

  剩下的几个混子打架虽说厉害,但也不能以一敌十,没出三分钟就全部都躺在那不能动弹了。

  这时候我扶着胸口慢慢的转身才发现,我们刚才的举动已经惊动了不少舞池中的人,我赶紧爬起来死命喊了句:“给他带到二楼!”

  说罢小弟们给大汉送上了楼,老鬼他们跑过来扶住了我,我这才发现刚才激烈的搏斗中,那大汉摔得瓶子给我的裤裆划开线了。

  我骂了句靠的,就一步一步的上楼去了。

  等我换好了裤子之后,缓缓走进了那个大汉所在的包厢,那大汉正跪在地上被几个小弟压着。

  他一见我来冲我吐了口唾沫骂道:“你们tmd以多欺少!”

  我扶着凳子坐下了,这一坐,屁股生疼生疼的,估计是刚才一屁股坐在茶几上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