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不爽,骂了句cao,同时用胳膊画了个半圆,一拳抡在那小子脸上,那人身体向后一退撞到了吧台上,吧台不大,而且不是镶在地上的,被他这么一撞,直接就撞倒了。

  哄通一声,那小子连着吧台一块倒了下去。这时候里面的人可能听见了声音,都以为是来查房了,拿着衣服光着就跑出来了。

  等一看到眼前居然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人他们就就怒了,骂了几句傻x,闹你妈x之类的话就回去了,这给小炎搔的,啊的叫唤了一声就转过身去了,我让她出去等着我,说这不安全,同时用手比划了两个“1”小炎眨巴了眼睛一下说那你小心点啊,说完跑了出去。

  其他人都进了房间,但是有一个男人却没走,那男人身上纹着一条大蛇,从脖子一直盘道腰间,巨大的啤酒肚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五六个月的孕妇一样,一撇山羊胡更是给我一种变态狂猥琐大叔的感觉。

  他就这么光着走过来,又在倒下的吧台里捡了盒烟,悠闲的抽了起来。

  Cx酷lQ匠G;网唯一“#正G2版G,其68他*都h$是;t盗X版

  我忍不住了,大喊道:“那个女的呢!”

  那男人一副淫贱的样子说:“哦,你说废了的那个啊,我让你早点来,你偏不听话,这不,我顺便就跟她玩了一会儿。”

  这给我气的都快勃起了,抄起凳子就想砸他,他说了句小子,你确定你真要砸我的场子?说完他大叫一声,玛德,都给老子出来!干活了!说罢从包间里走出来了七八个身上都有纹身的小子,有几个还故意给上衣脱了下来,想装x用纹身来吓唬我。

  我心想要是这么打肯定得吃亏,就说:“tmd单挑!”

  那个男的一边抽烟一边笑着说:“单挑,你以为我们是傻x吗?这么多人陪你单挑?来人呐,给老子往死打!”他话刚一撂地,那帮人就叫嚣着冲了上来。

  我骂了句你tm要不要脸,骂完就往外跑,别说我是窝囊废,试想一下,当你面对一帮恶狠狠社会人的时候,你就不会害怕吗?

  那帮人追了我几步,因为没穿衣服又都跑回去了,我找到了远处藏着的小炎,问她怎么样,报警了吗?

  小炎点了点头说:报警了。

  按摩房的那群人本以为我只是个没用的家属什么的就没再搭理我,继续在里面干着各自的工作。

  不一会儿警察过来了,把车停在了门口就进去了,我自然也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进去。

  我撇了撇嘴说道:“就是他们!拐了我的女朋友,然后强迫她到这来做那种事情!”那警察也没惯着那帮人,直接说了句全给我带走,我说等会儿,我女朋友还在里面。

  说完之后我就脱下外套进去了,当我进入包房的时候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只见刘媛媛口吐白沫,整个人颓废的躺在那里翻着白眼,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的稀烂,胸前被人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打底裙被人给整撩起来,堆积在腰上,腿上的丝袜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而那里正往出流......我赶紧大喊道:快叫救护车!

  门外的警察进来一看,笑嘻嘻的说咋的了,让人玩翻啦?

  我真想一拳打上去骂一句他给你妈操翻了!

  我拿出电话拨通了120。直到急救车给刘媛媛拉走之后我和小炎才一起去警察局录了口供。

  口供整整录了一宿,等我俩疲惫的出去的之后又回到了医院。

  王子曼刚刚从ICU病房出来,刘媛媛就躺着进去了,不过好在她吸的不算太多,命是暂时保住了。

  小炎跑进病房里一直趴在刘媛媛身边哭泣,哭了有好一会儿之后突然回头跟我说,送我姐姐去戒毒吧。

  我走上去擦了擦小炎脸上的泪,有点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想开了?

  小炎边抽噎边说:“我不能...不能,再继续看着我姐姐这样堕落下去了。”

  我说等你姐姐好起来的,我们就把她送去戒毒所。

  小炎诺诺的嗯了一声,眼泪还在眼睛里不断的往外喷涌,我看着她那样,心里一酸,怪不好受的。

  等我出去办完住院手续之后又回到了房间,安慰了小炎一番才总算是把她说的好了一点。我说你一天没吃了吧,小炎没说话,我说走吧,咱们去吃点东西。

  到了饭店,我特意点了几个开胃的菜给他吃,不过小炎却还是一口都吃不下,我心里不太好受,就劝她说:“快吃吧,你姐姐去戒毒所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会找最好的医生帮你姐姐慢慢把毒戒了的。”

  小炎没说话,眼泪啪哒啪哒的就流下来了,撇了撇嘴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小心擦拭着小炎脸上的泪水说:也许那次我从洗头房里看见你就是一种缘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