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想这么一直沦陷下去?”我问道。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你知道的,溜冰这东西实在是害人......你想进去容易,你想退了的话,难于登天。”刘媛媛说着的同时一阵瑟瑟发抖,嘴唇发白,额头都是汗,跟我俩说,我先出去一趟啊。

  小炎还在傻傻的问她干什么去,我却知道肯定是她刘媛媛犯瘾了。

  我一把拉住她说别走!快跟我们回去!小炎还不理解我,说:你怎么这么暴力啊。

  我转过头怒视着她说道:“你姐毒瘾犯了,快给她按住,否则会越陷越深的!”

  这她才明白过来,跑上去一把抱住了刘媛媛的腰,拼命叫喊道:“姐,那东西不能再去吸了!”别看平时刘媛媛骨瘦如柴,但瘾来了的时候,力气却大的惊人,不只是这样,我抓着她的那只手也被她用指甲狠狠的扣了几条大口子。

  我们俩像是拉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硬给刘媛媛拉进了医院里,一路上刘媛媛难受的眼泪都下来了,直跟我俩说就让她吸一口,哪怕是一小口都行。

  本来她执拗不过我俩,都已经放弃了,但是一小会儿之后刘媛媛突然又犯起狠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就开始疯狂的拉,骂了句:“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给我滚,快滚!”

  她这么一骂我,我也急眼了,抬手朝着她的脖子就砍了下去,一下子就给刘媛媛打晕了。

  小炎责怪我说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拉住她不就行了吗!我抬起正在滴血的右手,小炎这才不说话了,委屈的低头撸起袖子,揉了揉几块刚才被打成紫色的皮肤。

  我扛起刘媛媛直接把她送进了精神科,医生在了解完她的病状之后给她注射了一些替代品,说是能暂时缓解她对毒品的依赖。

  我让小炎回去照顾王子曼去了,自己则是留在了病床旁边,一直等到了刘媛媛苏醒过来。

  刘媛媛勉强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身上被紧紧缠绕的束缚带,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被帮在这。

  我说你刚才毒瘾犯了,还记得吗?

  她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

  ;酷p&匠网:*首_发ml

  这时候我问她,那东西发作了到底是什么反应?

  刘媛媛绝望的看着天花板,表情痛苦的说道:“它就像巨大的阴影,就像你站在高大的建筑物前,太阳在建筑物的上空,随着太阳的移动,那阴影一点点地向你逼近......”

  刚开始的时候,它逼近的速度慢,等瘾大了,它的速度也逐渐地加快了。当瘾没发作时,天空是晴朗的,太阳就那么高高地照着,一旦毒瘾发作,那阴影忽地向你袭来,你立即就陷入一种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切亮光就从你的眼前消逝。浑身上下冷飕飕的,接着是奇痒难受,然后就是疼痛那种疼痛是常人难以想像的,那是一种噬骨的疼痛,浑身上下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你的骨头,而你的骨头像被劈开一样,骨头从里向外一点点地刺穿你的肌肉和皮肤;牙齿也裂开了,拼命地疯长,像利刃一样刺向你的大脑,脑袋爆裂般地疼;五脏六腑也被什么东西撕扯着,那种疼,简直就没法子形容……”

  我解开了她身上的带子说,这东西,必须戒,哪怕是我帮你。

  刘媛媛不说话了,活动了一下酸疼酸疼的肩膀,扶着我站起来说,如果我要是再要那东西的话,你就打我,打死我为止。

  我没说话,这时候电话响了,我一看是老鬼打过来的,跟我说冰货到了,我说行,刘媛媛一听到冰货二字瞬间整个人又变得疯狂起来,一把推开我,跑了出去,我追上去又给她拉回来,和几个医生强把她按在了床上,她双手双脚就这么被绑着,这时候她开始拼命的用头撞床,边撞边说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看到刘媛媛这样,我有点忧郁,忧郁我到底要不要卖冰毒,要不要卖这让人妻离子散的东西。

  可是我还是打车回到了美俪华酒吧,我刚到门口,雷龙就截住了我,说人家在上面等着呢。

  我整理了一下西服的领子,跟着他上了楼。

  酒吧二楼,一处在角落很不起眼的房间,门外竟然码了有十几个小弟,全都是冰五的人,我一进去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中间正悠闲的抽着烟的冰五。

  冰五笑了,跟我说:“兄弟来啦。”

  我冷笑着说道:“兄弟?五哥你还认我这个兄弟啊,带这么多人来,好像我能把你怎么样似的。”

  冰五咧嘴一乐,说:“行走江湖,安全第一,你说是吧,兄弟?”

  我点了点头小声的说:五哥还是不放心我啊......不说这个了,谈点正事,货带了吗?

  带了,怎么能不带呢,这是五千克,你先验验货。

  我接过袋子,像上次那样,往牙齿里塞了一点,味道没什么区别,很正,很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