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云县,虽说穷点,但最起码安全,我自言自语道。

  我去了一家超市买了十几袋干脆面,打算在这过过一阵子,等到风头过去,在回到华海市去找林叔叔。

  那几天我发誓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白天就在草垛上休息,晒太阳,等到了晚上就在那上面睡觉,夜间的气温很低,接近冰点,尤其是在农村,穷乡僻壤的,更是冷的要命,晚上睡着的时候还偶尔能听见不远处的山上有狼嚎,瘆人凄凉。

  等到粮食吃没了我就那么干饿着,有时候实在挺不住了就去山里面找点野菜吃,说是野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在上山的途中见过当地人挖这种东西。那味道苦涩而且有一股很浓很浓的泥土味儿。

  就这样我又挺了三天,觉得实在扛不住了,就用剩下的一块钱又坐回到了离怀远县五十里地的一个地方,想着趁夜色赶回到城里去。

  晴空高照,我一个人游走公路上,这时候突然身后一阵喇叭声传来,我回头一看不远处有一辆宝马X7,里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那男的边按喇叭边骂了一句草泥马,瞎呀!

  女的倒是没说什么,在车里对着镜子直画口红。

  我也怒了,骂了句,老子就tm挡你!你撞死我啊!

  那男的下车上前一步,抬手一把揪住了我的领子,我抄起拳头,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不过好几天没正经吃饭了,这拳的力道并不大,只是给他打的捂着肚子站了一小会儿。

  那男的活动了一下身子,冲上来朝着我的腿就是一脚,我想躲过去,但已经于事无补了,当的一声,给我踹出去好远,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人骂了我句臭要饭的就上车走了。

  我慢慢的爬起来,揉了揉大腿,生疼生疼的。继续往前慢悠悠的走,就这样,走了差不多有一天,捡的半瓶子矿泉水也都喝完了。

  现在的我十分饥饿,都恨不得吃人。

  月光静静的扑在大地上,我看着皎洁的月亮,眼角不由渗出一丝老泪。我心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晚上觉得自己快低血糖晕倒了,我就扇自己一个耳光,想清醒清醒。要是饿了,我就拼命的往下咽口水。

  第二天凌晨我终于熬进了华海市,这个快节奏的城市似乎好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大街上只有几个扫地的环卫工人,偶尔过去几辆夜班将尽的出租车。、我一步步的走向了小南国,到了那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几个年轻的迎宾员,他们看见我脏兮兮的也都没搭理我,还说让我快滚,别耽误小南国做生意。

  我说我要去找一个姓林的经理,那两个人有点不相信的又问了我一遍说,是我们这的林经理吗?我点了点头,腿一软差点没摔倒了。

  其中的一个小子很不情愿的转身进了大厅里,等了好半天,林叔叔才从小南国里面出来,一见到我,竟险些没认出我来,问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说事情有点复杂,待会儿再跟你细细说,说完我眼前一白,再听林叔叔的声音已经有些模糊了,林叔叔赶紧把我扶进了屋里,让我坐在沙发上,又吩咐人去给我做了一些吃的。

  等到吃的上来的时候,我也缓的差不多了,勉强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开始吃东西,吃了好久,才吃掉了一碗大米饭。

  不是因为我不饿,是因为我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口气吃了五碗饭,终于体能有所恢复,林叔叔这时候拿着杯开水走过来跟我说:小强,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林叔叔把上学以来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这一说可就是三个小时。

  酷e匠t_网正版q“首a发@

  等我说完后,林叔叔拉起我跟我说,你知道,我现在不如在帝尊有权,而且小南国做的也是正经生意,我这里实在没法保你,明天我带你去看看你妈,看完了你就离开我这儿吧。

  说完林叔叔拿出了一支烟递给了我。

  “我妈?不是死了吗?”

  林叔叔一惊,好像有什么话没有说出口,沉默了一下说:“怎么可能死了呢,不是在监狱里好好的吗!”

  “监狱?怎么越说我越糊涂?”我疑惑的看着林叔叔,竟不知道我怎么会认识小南国的经理!

  我脑袋有点疼就跟他说我想睡一会儿,林叔叔没说什么,叹了口气走了。

  我在大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天一夜,等到了晚上七点多才起来。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小南国的晚上实在是太吵了,要是不吵的话,估计我睡上个三天三夜都不成问题!

  等了有一会儿,前台小姑娘给我拿了杯开水,我刚喝完水,林叔叔就出来了,带着我上了车,说是去见我妈。

  我说为什么白天不去,林叔叔没说话,而是继续开车。开了很久,大概有三个小时吧,才到了一个女子监狱门前。

  林叔叔跟人说了半天好话才把我们俩给放进去,进了传讯厅后,他用手指了一下三号窗口,只见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女人正坐在防弹玻璃后面,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话筒。

  我有些疑惑,看着她又看了看林叔叔,莫名其妙的走过去,拿起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