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起了大雨,天空中闷雷大做,我拿出了手机,打电话给金姐。

  电话一接通,我问道:“喂,金姐,咱们的人什么时候到。”

  “小弟弟还着急了,我在外面办事,我一会儿给老猫打个电话,估计他晚上就到了。”

  “那谢谢金姐了,改天老弟请你吃饭。”

  “呵,还是我请你吧。”说完金姐挂断了电话。

  我转身冲雷龙大喊到:“雷龙,通知剩下的弟兄们,带好家伙,我们去好好闹闹他们复习班!”

  雷龙扔下嘴里的烟头,说:“强哥,就tm等你这句话呢!”

  十几分钟后小弟们纷纷集合到了高一教学室房的门口,我拿起手中的砍刀,往墙上猛干了几下说:“今天去的,都是我萧强的弟兄!活命与否,都是造化!”说完我嚎叫了一声,拿着砍刀冲向了复习房。

  王博为人圆滑谨慎,复习班必有阴谋。

  果然刚一进过道,就走过来十几个混子,问我们干嘛的,我点了根烟,缓缓的说:干你玛德!抬手一砍刀放倒了一个人,剩下的十几个人看着我们人多,干脆都被吓跑了,转身跑进了王博他们班。

  我也跟了进去,刚一进去,老师正在上课,我也怒了,直接骂了句:擦,不想死给老子滚出去!那老师吓得屁滚尿流的就跑了,连衣服都扔在凳子上忘穿了。

  我慢慢的走到了他跟前,心平气和的说:“王博啊王博,你不仅惹了萧帮,还打伤我几十弟兄,今天是我亲自解决你,还是你自己动手!”

  王博呵的冷笑了一声,眼神寸光的看着我说:“我以为你是什么枭雄,没想到还是个意气用事瘪三,不成气候。你真的以为我堂堂复习班没人能打了吗!”说完门口冲进来了将近二百人,把我们屋内的几十个人围的严严实实。

  冷汗打湿了我的后背,我喘了口气说:我早就知道你会包饺子,只是没想到复习班的人这么团结,我念你是条汉子今天没动你,要是老子想偷袭你,你tm早都像夏晓雨一样了!说完我转身喊了句跟我走!

  说完那帮混子有点胆怯的看着我,一步一步的在我身后挪动。

  其中有一个王博他们那边的混子看不惯了,骂了句你们都不打,老子我自己打!在活动了两下脑袋之后,挥起手中的凳子就对我抡了个半圆,我没惯他毛病,直接一脚连人带凳子给送到对面班级里去了。

  其他的人想冲过来干我,我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往门口走去,这时候有几个小子用板凳腿给我拦住了,我骂了句让开!他们依旧是稳如磐石,眼睛死死盯着我,随时准备好爆我的头。

  “让他过去!”沉默许久过后,王博终于开口了,继续说了句:“今晚六点,萧帮复习班,不见不散。”

  我走出去笑了,电光火石之间,表情是那么的邪恶。

  下午似乎过的很快,似乎也很平静,也许这就是大战前夕的安宁吧。

  雨越来越大,在洗刷着一切。

  我拿起一根趁手的棒球棍跟雷龙点了点头,雷龙给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不一会儿五十几个人就集结在了雨夜中。

  地上溅起的一层雨雾让我看不清前方的事物,雨水顺着脸颊滑下的感觉凉凉的,沁人心脾。

  我们到了稻子场,地上的积水足足有一巴掌高,就这样在雨夜中,几十个男人整整齐齐的站了十分钟,终于听见了一阵马达的轰鸣声袭来。

  不久之后,那个叫老猫的人终于出现了,只带着三十几个人,也没打伞,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就是萧强?

  我点了点头说猫哥好,老猫没说话,扔掉了嘴里那根已经被雨水熄灭的烟,脱下了上衣,整个人就这样在接近零度的雨中光着膀子。

  我看见了他后背上的关公,以前听林叔叔说,能扛得起关公的人都是命硬的。

  还有几个小子开着天眼,身上纹着龙,虎,鲤鱼什么的,看上去就让人退步三分。

  没过一会儿王博的人也过来了,当然,身边站着薛文成那只狗。

  薛文成牛逼哄哄的走过来,看着我说,就这几个人呐,怎么和我们二百多个人打,我看你趁早滚出三中吧,省得到时候我把你亲自送出去,丢人,哈哈哈……

  我没说话,看着他很久,用眼神挑衅了他一番,突然挥起手中的棒球棒,一下子戳进了他的嘴里,薛文成躲闪不及,直接就吞进去了,大牙被我砸掉了好几颗。

  薛文成胡乱的后退了几步,我跟上去飞起身,一脚放倒了他。

  “哼,狗逼!”我脱了口唾沫,继续拿着手中的棍子看着王博。

  老猫走过来,晃动了几下脖子,说:你不用上了,看我们的吧,人,要活的死的?

  '更新{最快WN上S@酷匠_l网

  我说你看着办吧,说完带着小弟们后退了几步。

  那边不少小子都趁着自己人多,叫嚣着要干死我们,老猫慢慢的转身从后备箱取出了一根一米八九那么长的关刀。

  关刀是自己焊的,手握着的地方是木头的,看上去老狠了,那帮人一看到这个都有点害怕,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