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老鬼,问他:“雪帮昨天没来偷袭咱们吧?”

  老鬼不说话了,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说:“哎......说你也不记得了......昨天晚上我们几个送你去医院没在现场,听人说小弟们在他们下来之后直接跟他们火拼上了。扑克被连砍了几刀,到现在还医院抢救......”

  “你说什么!那...那萧帮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能打的也就那么几十个了,剩下的要不住院了,要不投奔了雪帮了。”

  PY看A%正C版章X节b上z酷匠…~网jb

  “不可能!他们一共多少人啊!”

  “本来是十几个,但是在火拼的时候又上来了一百多人,直接把我们的人给包围了!”老鬼把手中的烟头狠狠的砸在地上,用了的剁了几脚。

  “什么?咱们不是去偷袭吗?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老鬼眉头紧锁,双眼见闪现出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光,一字一句的说道:“强哥,萧帮之中肯定有内鬼......”

  “内鬼!”我直接坐起来了,继续问他:“那你说这个内鬼是谁!”

  “这个我暂时还不能确定,何况萧帮还走了那么多人,这个人目前还是在暗中注视着萧帮的一举一动。”

  “嗯......看来只能只能逼我使出我的杀手锏了。”我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龙月的电话。

  “龙月吗?”我问道。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萧强,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上次苏晓晓那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哀求的说:“别闹了,我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

  “呦呵,还重要的事情,别说是跟我结婚,以前你还行,有钱有势的,我听马叔叔说了,现在帝尊倒闭了,你妈也被抓进去了,你这种土鳖还是找王子曼去吧!”

  我疑惑的听着电话的内容问她:“王子曼?我妈?帝尊?你在说什么!”

  “你别管我说什么,总之惹了我龙月,这就是你的下场!”说完龙月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自言自语的叨咕着:为什么那个女的和龙月都在提一个叫帝尊的地方啊,还有曹森,到底和王子曼什么关系?

  说完我让老鬼先出去了,还告诉他让小弟们这几天都消停点,别总是惹事生非的。

  老鬼点了点头说只能这样了。

  我躺在床上想了许久,到底该怎么办,越想头越疼,难受的要命,真想再喝个烂醉,把我给彻底喝死!

  “喝酒!......对!就是它!”我换好了衣服,就去找了雷龙他们,跟他们说:今晚,陪我一起去英皇酒吧。

  雷龙有点责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强哥,这都啥时候了,你咋还有心去英皇逍遥啊。”

  “强哥,我怎么没想到!”老鬼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老鬼你咋的,想叛变是不?”雷龙挥起了拳头对着老鬼就想砸。

  “雷龙!住手!”我说完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老鬼走了,雷龙骂了句操的也跟了上来。

  出了学校,直奔英皇酒吧。

  那里还像往日那样歌舞生平,我刚坐到座位上管酒保要了一打啤酒,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金姐,正跟着几个顾客在那周旋呢。

  喝了大概有半瓶酒吧,金姐就过来了,暧昧的扭动了几下屁股,声音绵软的跟我说:“哎呦,小强啊,是不是想金姐了。”

  “金姐谁不想啊,嘿嘿,我萧强做梦都在想呢。”

  金姐用指甲点了我脑门一下说:“油嘴滑舌,以后肯定能混得开,说吧,今天来金姐着是准备喝醉了趴着出去,还是在我金姐的床上过夜啊。”

  “金姐你别闹,弟弟我今天来是迫不得已有一事相求啊!”

  “求什么,破处吗?这个金姐最拿手了,来我这的姑娘啊,你随便挑。”

  酒吧这地方就是这样,尤其是这种服务场所,对每个人都要热情十分。

  “金姐,我想问,咱这有多少看场子的?”

  金姐一听我说这话有点警觉的问我要干什么。

  我给金姐打了根烟说道:“金姐,你看你紧张啥,我又不是来砸场子的,就算砸场子,我又怎么敢砸你金姐的场子呢。”

  金姐笑了用手指勾了我下巴一下,骂了我一句:小顽皮,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只要我金姐能办到的,姐姐我绝对不含糊。

  我笑着说,“金姐,就等你这句话呢。这不嘛,老弟我在学校遇到了点麻烦,想找姐姐你去帮帮忙啊。”

  金姐扑哧一下子笑出了声,笑了很久过后,跟我说:“学校啊,学生之间能有什么矛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金姐插手岂不是显得你太斤斤计较了。”

  我没说话,揭开了头上的药布给金姐看了一眼,说:“你看,这还是鸡毛蒜皮吗?”

  金姐看了几眼我的伤口,说:“这忙,姐姐我帮定你了,你说吧,要多少人。”

  我笑了,举起右手,慢慢的在她眼前攥紧了拳头说:“我全要!”

  “呵呵,口气不小嘛,明天正好姐姐我有事不开门,那些人就都借你吧。”

  我跟金姐碰了一下酒瓶一口气干了整瓶酒说:“金姐爽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