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脑袋疼的要命,眼前还时不时的闪现雪花,甚至有些重影,感觉整个头就像要炸开了一样,我开始有点怀疑那个老中医的技术了,不过在吃了药之后所有的症状都有了不小的缓解。

  我想找班主任开张假条去医院看病,等到进了办公室之后看见班主任正在那判卷子呢,而我牛b的零分卷正好明朗的摆在整个办公桌最明显的地方。

  “尼玛,待会又得挨骂了!”我心里一边叨咕着一边往班主任的办公桌方向走。

  她一见到我,眼神中闪现出一丝紧张,转而又咳嗽了几声,恢复到了一贯严厉淡定的表情看着我,跟我说:“萧强,找我有什么事?”

  我跟她说我脑袋疼想去拍个片子......“拍片子!片子在哪?!”班主任突然慌张的大吼道。

  “我要去拍片子,脑CT,还没拍呢。”我疑惑的解释了一下。

  班主任胸脯一抖一抖的,眼神有些迷离,心不在焉的站起来穿上了衣服,跟我说:我跟你去吧。

  “什么?老师跟我去!”

  “正好我有车,萧强同学这不是生病了吗,我顺路给你送到医院吧。”

  我哦了一声跟着班主任屁股后面走了,心想,怎么一贯冷漠的班主任今天竟然对我这么热情!

  在路上她的腿总是不安分的在那乱夹,短裙几次也被蹭到了腰上,露出肉色的丝袜。我装作一副没看见的样子,实际上下面却闹起了老高,幸好今天穿的是个牛仔裤,要不然绝逼暴漏了。

  班主任回过头发现我正死死的盯着她的大腿,脸呼的一下子变的通红,当时这给我尴尬的......好半天之后班主任才跟我说话:“萧强,你前几天怎么没来上课啊。”

  “哦...你说前几天啊...我脑袋受伤了,回家养伤去了......”

  “以后再有事情跟我说一声,还有你一定要注意休息哦。”她说完这句话冲我很不自然的萌笑了一下,给我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医院到了,她先是带着我挂号然后又带我看的病,这期间的所有费用都是她花的,我要给她钱她还跟我说不用不用,都是老师应该的。

  拍完片子,医生跟我说你的淤血正在快速的融化,会无意间触碰到你的神经,引发剧烈的疼痛,甚至可以回忆起已经彻底遗忘的断片记忆。

  而且你的颅骨也被打掉了一块,正在塌陷,不过塌陷的周围已经慢慢的长出了新的组织正在覆盖那块缺失的位置,他问我几天前受的伤,我说三天前,医生惊呆了,又给我做了好多个测试,发现我都没什么问题,还问我之前治疗过吗,我说只是喝了些汤药,那医生直接尼玛暴躁了,非说不可能这么快就愈合的,给我气的差点没跟他干起来。

  从医院出来之后班主任看了看表说,已经中午了,我带你去我家吃饭吧,我说不用,她非得拽着我去,一路上还对我嘘寒问暖的,声音可骚气了。

  她做的菜很好吃,我连吃了三碗米饭,这是我自打来学校之后吃的最爽的一顿。

  之后她让我好好学习,别一天天的不务正业,我自然是点头答应了。

  回学校的路上班主任眉头紧皱着,若有所思的,好半天之后才低声跟我说:“萧强,那个...那天...我办公室丢了个U盘你看见了吗......”

  我擦,原来是问我U盘的事情,怪不得对我这么好呢,我赶紧说:“没有,我在你走之后就被别的老师叫去他那里搬卷子去了。”

  她挺失望的跟我说那是最重要的一些资料,丢了它耽误咱们学生的学习,我心想,学习?呵呵......我回寝室之后,找了那个U盘很久,发现已经丢了,估计在那天晕倒的时候掉了吧。

  晚自习的时候昨天给我信封的女的也没来上自习,听老肥说好像是病了,在寝室休息呢。我说病了正好,省得他妈烦我。

  晚上去厕所抽烟,雷龙过来跟我说,我碰见曹森今天去小卖部买了整整一条中华,而曹森平常是不抽烟的,应该是给兄弟盟的人上供去了。

  如果烟被收下的话,说明兄弟盟就快对我们动手了,强哥,你看咋办?

  “先躲着,按兵不动。对了,那个夏晓雨的住处和回家路线查的怎么样了?”

  “查好了已经,他为了图个方便,每天都走小树林的那条小道,小道人少,基本上没什么行人,只是有几个混子跟他一块作伴回家。”

  我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转而跟雷龙说,让老鬼,吴凡,扑克带好家伙我们周五晚上行动。

  雷龙握紧了拳头,骂了句打死这个孙子!给杨子报仇!

  我笑了,心想暗想,夏晓雨,你给老子等着吧!

  C》看;{正版};章DP节-上K(酷;%匠网y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