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后又熬了一碗汤药给我喝,那药的味道很不好喝,但是喝完之后就像吃了薄荷糖一样,脑子里凉凉的。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不禁问道。

  “你说我啊,小女子我叫爱新觉罗.孀雪。”她说完对我露出了很甜很清纯的微笑。

  “爱新觉罗?你别逗我了,这可是皇室的后代,难不成你祖辈是皇帝?”

  女孩揉了揉酸涩的肩膀,说道:“这个我到不知道,只是听爷爷说,祖辈们以前世代为皇上的御医。”

  我有点被震惊的点了点头,心想,要不是她们,我昨天晚上真的很可能死掉......说完孀雪非要带着我去她家的院子转转,这时候我才发现,她们家的地上铺的全是那种青色的砖块,看着挺老的,却很结实。

  院子不大,就像普通农家一样,这时候孀雪看了一眼不远处在摇椅上熟睡的老大爷跟我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领着我悄悄的进了她们家的药房。

  z7看正*版3章节)B上-i酷匠t网。

  里面全都是药材,上面写着各种我不认识的繁体字,还有无数本药方。我听她说了很久,才知道,一些疑难杂症在中医的领域是可以完全治愈的,但有些西医却不行,临走她还拿出了一瓶药,让我揣好,说是叫寻花草,以后想起我的时候,可以打开它闻闻,那时候你自然就能找到我了。

  我有点不相信的哦了一声。

  又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从老大爷那里拿了一些可以保存的药丸,就离开了。

  说起来也有两天没上学了,等进了教室之后,老肥看见我,连忙跑回来跟我说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也不接,我说我电话一直没充电,这几天在别人家养伤来着。

  老肥看了一眼我脑袋上的药布,叹了口气,跟我说:没事就好,可惜杨子他们就惨了......“杨子?”我瞪大了眼睛,拳头攥的紧紧的。

  “杨子昨天晚上在宿舍被兄弟盟的人偷袭了。”

  我骂了句去TMD,说完就拽着老肥去了医务室。

  杨子躺在床上,看样子伤的挺重,脸也被划了个大口子,估计以后得留疤了,我问他谁干的,杨子跟我说就是兄弟盟,我气的剁了垛脚,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兄弟盟,我跟你势不两立!

  杨子说:兄弟盟的势力太大,现在贸然行动就像是鸡蛋碰石头,毫无胜算而言。好在雷龙老鬼他们都保住了,没啥事......我问他:怎么?居然连他俩也被偷袭了?

  杨子呆滞的看了一眼窗外说:那天晚上我们正在打牌,没想到兄弟盟的人带着二十几个人就进来了,都带着家伙,我看他们人太多就让老鬼和雷龙先跑,我留下来挡住他们,结果.....杨子没再说话,而是用力的砸了几拳床头。.我抱住了他的头,搂的紧紧的,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啊!我仰天大喝,声音在楼道中回响。

  沉默了许久,他强挤出一丝笑容,跟我说:强哥,没啥事,等我好了的,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我用颤抖的手拿起了一个苹果递给他,这才发现,杨子瞎了!

  我在他面前用手比划了几下,他没说话,反倒笑着问我:“强哥,你不是说给我拿苹果吗?”

  我一听他这话,心中的愤怒立刻又加剧了不少,眼圈中含着泪......声音颤抖的跟样子说:“兄弟,苹果给你,你等着的,老子把夏晓雨的脑袋摘下来放在你面前!”

  从那里离开后,我联系了雷龙让他去这几天打探一下兄弟盟的消息,雷龙找了两个小弟跟他一块出去了。

  坐在座位上我就在想,兄弟盟难道是因为打篮球的事情跟我们闹矛盾,如果是这样,那我在动吴凡的时候他们就应该出手,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呢?

  我不明白,很不明白!

  终于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打探到了兄西盟的消息了,雷龙告诉我说:“是有个叫曹森的人在背后指使的。”

  曹森?我越念这个名字越熟悉,直到我上下一节课的时候才想起来,曹森不就是初中班长吗!

  我说这些日子不见他,原来是偷偷的在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时候一个挺漂亮的,身材也非常好的女同学走过来跟我说,“萧强,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还有你脑袋上的药布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打架受伤了。”说完面前的那个女的就开始哭,哭的梨花带雨的。

  我心想我跟你熟悉吗?我拿了张面巾纸递给她说:你是谁呀,为什么对我这么在意?

  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哭,跟我说你别逗我了,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疼不疼。

  我一把推开她的手说,干什么啊你,我跟你又不认识!那女的愣住了,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说:萧强,你不喜欢我也不用这样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一刀两断!说完就哭着跑回到了座位上,不再理我了。

  我骂了句神经病,旁边的老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强哥,真牛b。

  这一系列的问题搞得我脑袋又开始疼了,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赶紧拿出两个药丸嚼了,头疼的症状才有所缓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