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边打一边冲我抡动甩棍,几棍下来,我被打的接连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打架的禁忌就是不能倒下尤其是在对方人多的时候!

  他们全都冲上来了,死命拿起棍子就是一顿瞎逼打!

  脑袋中了几棍子,耳朵里嗡嗡的响,估计流血了。好一会儿之后,大辉他哥叫那帮人住手,那几个人又踹了我几脚就退到了大辉后面,他哥活动了几下胳膊,拿出了一把水果刀,说:“你给我弟弟搞进了医院,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他攥着刀就要刺我的大腿!

  慌乱间我看见了网吧大开的窗户,趁着他们缓手的时候,猛地站起来几步跑到窗前,跳了出去。

  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腿脚也有点不灵活了,双手捂着脑袋跑到了一户农家的草垛后面,那帮人嘶叫着追了我好久,尤其是大辉他哥像是发疯一样用甩棍到处乱砸,当当的响声吓的我脖子一紧一紧的,后背也阵阵发凉。

  我摸了一把脑袋,流了不少血,而此时大辉哥他们仍然在外面到处寻找,嘴里还喊着我发现你了!萧强你跑不掉的!

  有个混子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胡同问大辉,你看那个是不是,大辉他哥也是气急眼了,黑灯下火的就跟人家干起来了。

  我站起来想跑,没想到刚一起来眼前一片黑,脚下轻飘飘的,没走几步就晕倒了......刺眼的阳光照的我睁不开眼睛,等我酿跄的坐起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被包扎上了,不远处的屋内,梳妆镜前坐着一个清纯的女子,身着白色连衣裙,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小声嘀咕着:“昨天那个哥哥好帅啊......以后我会娶到这么帅气的丈夫吗......”

  我穿上了衬衫,她已经发现我早已经醒了,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羞涩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老大爷进来了,摸着我的手说:“小伙子,身体不错啊,这么快就醒了。”

  我笑着挠了挠头,问:“大爷,咱们这是在哪啊?”

  大爷捋了一把下巴上雪白的胡子说道:“哦,这是我的家,昨晚我听见一阵嘈杂声从对面传来,等到出去查看的时候,正巧碰见了你,那时你已经晕倒了,流了很多血,伤的不轻。”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只想起了大辉他哥在网吧碰见我,然后追杀我,剩下的事情就不记得了,这时候脑袋突然剧烈疼痛了一下,眼前的情景瞬间开始天旋地转,像是整个人被泡在了水里一样,飘忽不定。

  大爷一见我这样,不仅不忙的从布卷里拿出了一根头发丝那么细的银针,扶住我的脑袋缓慢的刺了进去。

  刚开始疼痛并没有减轻,反倒加重了不少,但随着银针慢慢的刺进肉里,疼痛居然神奇的消失了,我本以为这只是电视剧,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形,没想到今天在我身上居然成真了!

  他又接连拿起几根银针刺在了我的脑袋上,让我回想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想了半天没竟什么印象了!

  他跟我说这只是暂时的感觉,可能你把还会有其他部分的记忆消失了,不过等到过一阵子你的於块消了就好了。

  我不禁对面前这位老者的医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问他说:“老爷爷,你的医术怎么这么高明啊。”

  没想到那老人不仅没高兴反而叹了口气说:“医术再高明能怎么样,还不是被人看不起。”

  我有点疑惑继续问他:“什么?你医术这么高明,怎么还会被人看不起?”

  那老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散发出淡淡幽香的茉莉花茶说道:“我祖传中医,学习了一辈子,本想治病救人,没想到却深陷其中。”

  我没有打断他而是静静的听他慢慢道来。

  “中医虽博大精深,但也不是万能之举,很多人来我这里看病,都是在西医医治不好的情况下才会到抱着侥幸心理来这儿来试一试。疑难杂症不说,竟有些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这里投医,我劝他们不要再浪费金钱来治疗了,有些想开的人还好说,那些有钱怕死的,就说我医术不精,找人来砸我的药铺,还说我是江湖郎中,慢慢的,也没有人再来我这里看病了......小伙子我说到这你就应该明白了吧,我们中医现在正是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说完老大爷把杯子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又摸了摸我的脉跟我说小伙子,你只是头部有些淤血在里面,我送你喝几副药喝了自然就好了。

  我心想,我肯定是脑震荡了,没想到那个中医居然几副药就给我解决了!要知道这在西医里面是不可能完成的!

  老大爷刚要离开,我叫住了他:“爷爷,敢问你尊姓大名......”

  姓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个名字,叫作鹦烈。

  ;更_I新J最2◎快上;酷c匠网

  我点了点头,那个名字让我印象很深刻,鹦列,听着就那么大气。

  老大爷说完话之后就出去了,等了一会儿,刚才那个小女孩又进来了,跟我说要给我换药,然后就爬上了床帮我一点点的从头上摘纱布。

  她的脸虽然没刚才那么红,但也显得不那么自然,给我换药的时候,胸口一起一伏的贴在我的脸上,很热。她的衣服也很香,但不是那种很浓的香水味,而是一股淡淡的清香,她的床上也是那种味道,估计是某种花瓣的香气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我是处说:

  爱新觉罗·鹦烈:爱新觉罗·鹦烈(1916—),辽宁清原人,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六子塔拜之后代。其祖先世袭清朝御医。自幼聪颖,十一岁考入沈阳满族维城中学,同年由族人举荐,边读中学边跟叔父爱新觉罗·书堂学习中医,因此掌握了清宫300年间的多种宫廷方剂,其中许多是祖传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