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帮和雪帮一向不和,这几天因为篮球场的事又接连好几次发生了纷争。

  原因很简单,雪帮老大薛文成为人谨慎小心,怕是这次跟他们打篮球输了,连原本的两块场地也丢了,场地没了不要紧,关键是万一小弟们不服,说不定闹出什么乱子来。

  我点了根烟悠闲的坐在课桌上,问道:“扬子,篮球赛什么时候?”

  “应该是下周五吃晚饭的时间。”

  “事情来的有点突然,我们只剩下五六天了。要是想趁这几天来招揽小弟的话,基本上等于宣判了自己帮派的死刑,开销不够不说,小弟衷不衷心还是个硬伤。老鬼,有什么想法吗?说来听听。”我问道。

  老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篮球场的方向,手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轻蔑的一笑,说:“这夜半三惊的,谁知道我们是凡帮还是萧帮呢?”

  我恍然大悟,拍了一把老鬼的肩膀,转身对扬子说:“是时候该活动活动筋骨了,扬子,这几天你去探探雪帮的动态,过几天晚上,咱们大干一场。”扬子哎了一声说:“能打架就行!”说完离开了。

  沉默了片刻,我问道:“老鬼,英皇那边怎么样?”

  “小龙说似乎杀人那件事对英皇没多大的影响,现在照样是歌舞升平,而金姐只是上了几次贡就给轻松搞定了。”我哦了一声,缓缓地吐出了嘴中的烟雾,看着头顶上结网发黄的吊灯,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个金姐......到底是何方神圣......周六晚上,苏晓晓给我发了条信息说让我明天跟八姐妹出去玩,我心想这几朵姐妹花之中确实有那么几个长的非常地道,而且日后必有大用,就说了句:不见不散。

  苏晓晓要带着那几个人去打台球,这东西刚好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心想说不定还能好好的展示一下,就果断跟她们去了家台球厅。

  台球厅不大,而且也不是那种按小时收费的,都是一杆多少钱,我记得好像是三块钱一杆吧。

  去的时候屋里面没什么人,就老板在那玩赌博机呢,见我们来就开了五个桌子,刚好把整个台球厅都给占满了。

  苏晓晓这货球技不差,在我没手感的时候她连赢了我三次,等我们俩刚玩到第五局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七八个不速之客。

  那几个混子一进来,看见场地都满了就大喊道:“玛德,都给老子滚出去。”

  我回头一看,那七八个人都比我们大,有二十几岁。老板连忙上去跟他们说:“对不起,张哥,今天他们先来的,你等我一会儿啊。”

  “tmd快点,不知道我来打球啊。”说完往我们这边推了老板一把。

  老板跑过来跟我们说:“小兄弟,对不起了,今天张哥来玩,恐怕你们得......”

  z6最新Nl章节9上b酷/匠网2

  “我不管什么张哥,狗哥,我今天就在这,谁过来我就干谁!”我故意加大了声音,目的就是给这个张哥一个下马威。

  那边一个身上纹龙的小子走过来皮笑肉不笑的跟我说:“小伙,你不怕死啊。”

  我不仅不忙的撸动着手里的台球棍说道:“你爸爸我来这个人世上又不是为了活着回去的,哼哼。”说完我拿起台球杆对着那老B的脑袋就是一顿敲,不几下,血都溅到台球案子上,那小子的双手在空中乱抓几下,瞪着眼睛直接躺地上,不动弹了。

  那帮人一看到同伙挨干了,拿起台球杆就冲了上来,我们九个直接就跟那几个人撕吧上了。这帮十足的混混,下手黑而且打架又有经验。打了几轮之后我就有些扛不住了,八姐妹也倒了两个,剩下的都被吓的嗷嗷的大叫。

  那帮人一见她们都害怕了,就不管她们了,而是转身过来开始集体针对我,我刚要冲上去打人家,人家一拳就给我搂回来了,然后拿起台球杆就要打我脑袋,我脑袋往右面一闪,整批在了我的肩膀上,给我疼的大喊了一声:“tmd!老子拼了!”说完胡乱的挥动着手中的台球棍,心想这次不死也得住院几个月了!

  等到一睁开眼睛,居然看到已经有几个小子躺下了,而他们的身后的八姐妹正有些得意的拿着台球在那笑呢。

  我说了句聪明,又发力放倒了一个,打完就带着她们跑出去了。

  跑了有几条街才把那群混子给甩开。

  “哎,萧强,你咋脾气那么爆呢。”八姐妹里一个个头最高的跟我说道。

  “我也不是为了被欺负而出生的,谁欺负我,我就干他。”我说完揉了揉脑袋,用纸巾给头捂住了。

  “呵!口气还不小呢!”她笑了,笑的很灿烂,也很清纯。

  “你......你就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那女孩把头扭过去,留下了一抹长发及腰。

  “你俩腻歪不,这货叫王雨嫣。”苏晓晓拿出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继续说:“一见钟情啦,二货。”

  我说没有边说边挠头。

  从诊所出来之后我们就分开了,临走的时候她还不忘回头看我一眼,那感觉就像电影里的那样,慢动作镜头,离开许久后她的身影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我是处说:

推荐一本书,《屌丝武神》,长白白腿著

《屌丝武神》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