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月走过来跟我说要不行让他爸带人过来吧,算是还我一个人情,她这么一说整的好像我多怕扑克他们似的,我说不用,我自有计划,今天中午我非得教训教训他们!

  最后一节语文课,语文老师长的挺漂亮的,穿了身制服,偶尔还提提裙带故意给我们这些屌丝看。

  快下课的时候,扑克跟老师说肚子疼,估计是联系杨子他们提前去了小树林,我拿出昨天晚上从床上卸下来的钢筋,别在了后腰里,等到了小树林那有十几个小子站着呢,除了杨子还有几个应该是高二高三的,看着都挺猛的。

  我一过去,杨子就开口了说:“昨天是个失误,今天就不会了,你惹了我兄弟就是不行!”说完就带着人上来了,我直接把那根钢筋拿出来了,虽然只有三十多厘米,但对付他们赤手空拳足够了!

  我没管别人,冲着杨子就过去了,一棍下去,杨子用胳膊一挡,啪的一下,他直接被打的呃了一声,然后跟触电一样的把手缩了回去,又是一棍,这给杨子吓得直往后跑,我身上被砸了几下,但没不至于把我打的不能反击,我又挥起棍子照着杨子的脑袋批了下去,杨子一伸手,接住了我的棍子,这时候我一脚揣在他腿上,杨子直接倒了,紧接着就骑在他身上用棍子往他脸上戳,杨子用手挡住的地方全都被我戳流血了,嗷嗷的叫唤着让别人救他。

  那帮小子围上来就是一顿干,抓着我的脑袋,让我放人,可我就是不放,死死的骑在杨子身上猛干,等到我被揪下来的时候杨子已经躺在那不动弹了,那帮人拽着我就是一顿踩,眼前一黑一黑的,感觉快扛不住的时候,竟传来了杨子的声音,“都别打了。”

  杨子叫了好几声那帮人才给我放开,我一摸脑袋,已经出血了,杨子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跟我说,“强哥,以后我跟你混了。”

  这时候扑克不愿意了,走过来骂杨子说:你tm让箫强打傻了吧,杨子说你看他的腰,扑克一看不说话了,因为他看见了我腰间别着的那把匕首。

  “你本有机会杀我,宁可被我们打却没有动刀,留我一条性命。我杨子服了!”说完扶起我,就往医务室走,剩下扑克和那帮小子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我。

  那天晚上王子曼也不知道听谁说的我受伤了,着急忙慌跑到我寝室,也不管那些穿着裤衩子满地跑的舍友们没敲门直接就进来了,跑过来一边看着我脑袋上的纱布一边哭。

  酷匠P…网?/永R久免N`费看.小\说

  “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提前给我哭丧啦。”我拿出纸巾擦了王子曼脸蛋上的泪水,王子曼这时候哭的更厉害了,干脆抱住了我,跟我说以后别打架了,我说行。

  这时候对面上铺那个开口了,说:小子有点能耐啊,打了杨子还收了一帮小弟,cao!我本想干他,但考虑到现在跟他硬拼肯定吃亏就没说啥,后来听老肥说他是高二吴凡的人,至于这个吴凡到底牛气到什么程度,老肥就不清楚了。

  那天晚上王子曼走之后,我躺在床上就想,原来在学校混光靠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的,我还要继续扩张我的势力,直到称霸整个华海市三中,但后来发生的事表明称霸三中绝非是件轻而易举事。

  这天中午我刚出学校就看见高一的跟高三的打起来了,好像还有校外的人,打的挺凶的,保安室里出来了三四个保安,啥都没说上来对着校外的人就是一顿干,都是用的空心铁棍,打疼了人却打不出什么毛病来。

  他们一打,高一的那帮更猖狂了,居然捡起地上的石头开始砸高三的,有几个胆子大的直接就拿着手里的凳子腿反击了,等到高三那边软了,这几个人又开始回头销高一的。

  但打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停下,最后许国平直接过来了,带着几个男老师,手里都拿着家伙,干了一顿之后才给那帮人制止住,然后让高三的站一对高一的站一对。这时候校外的那些人也都跑了,估计是被这些老师和保安给吓跑的。

  校长训完话之后又一人给了他们一脚,赶回家了几个头子才算了事。

  我本以为农村人的胆子都不大,但看见了这一幕我才明白,在这上学还是要十分小心的。

  我出去买了几把西瓜刀,又带着杨子买了跟镐把,那人一直说镐把家里有的是,不要钱,可能是把我们当作种地的了吧。

  下午回去刚上了不一会儿的课,杨子就进来了,看他身上都是土,鼻子也闹出大姨妈来了,我问他咋了,杨子跟我说,上厕所的时候遇见雷龙了,雷龙问他为啥叛变了,跟了我,杨子告诉他说:强哥值得我追随,雷龙骂了句追你妈了个b就让跟他一块来抽烟来的那几个混子给他揍了,完事还跟他说想会会我。时间定在周六,怀远县稻子场。

  他走了之后我问老肥雷龙到底是什么人,老肥跟我说他是高二龙帮的老大,高二一共有三个帮派,分别是龙帮,凡帮和雪帮,雪帮老大薛文成是个很谨慎小心的人,一般不会和咱们发生冲突。

  我哦了一声之后就去了杨子他们班联系杨子说......杨子点了点头同意了,我笑了,笑的是那么阴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