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新生办理入学我才知道,怪不得开学这么晚,原来我们是在华海市的一个县城里的分校读书---怀远县,原来的海市三中已经整体迁移到这里了。

  怀远县其实离着市区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坐车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吧,那边也靠近大山,听说很穷。

  我和王子曼到了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在县中央有一条柏油路的大道,直通着我们学校,道两旁都是些绿油油的农作物,路上只是偶尔能看见几辆送孩子上学的车。据说晚上经常能在学校里听见狼嚎的声音,正因为这个有好多人在这上个一年半载的都转走了。

  学校的大门是俩片黑漆漆的铁门,不知道大家看见过监狱没有,基本上给人那种压抑的感觉跟监狱没有什么差别,门卫室里坐着几个二十来岁的男的,估计是保安。

  我把被褥都领了之后又帮王子曼布置了一下寝室,我们学校的寝室其实就是那种农村的砖房,一间挨着一间的,不过还算让我满意的就是学校和寝室里都有暖气。

  铺完东西王子曼拿出了五百块钱给我,说是看我也没什么收入就先给我用着,我没同意,而是给她看了看那张里面一毛钱都没有的工商银行卡说:“我妈临走给我留了两千块钱。”她不信还要去跟我查查,我安慰了她好半天她才同意把那五百块钱暂时放在她那。至于那一万块钱,校长昨天一口气就要了五千,剩下的书费学杂费什么的也得一千多。

  酷x匠¤网唯z一正x版,¤~其●{他bT都是盗MD版C0

  吃过晚饭我们又去见了班主任,昨天没仔细看过,离近了瞅才发现班主任是个少妇,近看着挺漂亮的,名字也好听叫崔莹莹,只是今天穿的有点土气,但透过那件比较宽松的毛衣还是能发现她的身材挺不错的。

  晚上排座位的时候,那个崔莹莹并没有让我跟他们一起排队,而是让我在外面等着,可能是校长交代给她让她好好照看我了吧,等所有人都坐下之后,她指着第二排中间的一个女孩说,从她开始跟后面的同学,统统往后挪一个座位,意思是,让我顶替原来那个女孩的位置。

  那女孩嘴一撇显然是不乐意了,就问班主任,为啥这个箫强就得坐在前面,何况他的个子根本也不低。班主任怒了,指着她说:“你不挪以后就不用来上课了!”这时候后面站起来一个小子,寸头个不高,指着班主任骂道:“泥马,你说话给我注意点。”班主任自然是没惯他毛病,直接就给叫办公室去了。

  我本来学习也不咋地,所以那个位置只坐了一天就叫班主任给我派到最后一排去了,坐那的时候那小子总是用眼睛瞪我,而且在我跟他对视的时候他都不会把目光移开,听旁边的老肥说他爹好赌,自己学习不咋地,留级了,人都叫他:扑克。

  我让班主任给最好的位置留给了王子曼,这天早上我正跟老肥闹呢,也就这时候吧,全班的屌丝哇的一声,然后就是私底下各种意淫YY什么的,我抬头一看,吓我一跳!居然是她!龙月......龙月看到我还挺吃惊的,跟我说怎么来这上学了,我说家里出了点事情又问她咋也来这了,她说自己会画画,就来这了,在这上个半年一年的就出国了。

  我跟她说话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全班男生对我的那种仇恨和嫉妒,但我也没看出龙月哪好看啊,我寻思可能是自己从小跟那群姐姐们在一起,审美都高了吧。

  都折腾的差不多了,中午放学的时候班主任把我给叫住了说:“以后有啥事直接去大院找她就行,这个学校里老师和学生们都是住校的。”

  中午我跟王子曼从食堂出来之后,那个寸头小子就过来了,还带着几个人说让我晚上放学在操场等他,我急眼了,直接一放倒了旁边的一个人说,谁不来谁是孙子!

  由于我来学校最晚,所以好位置都被人给占了,住在了窗户旁边,冬天肯定得冷。这时候老肥过来跟我说箫强咱俩晚上出去上网吧,我跟他说晚上还有事,老肥问我是不是关于那个扑克的,我说是啊,他跟我说扑克可是杨子人,我问他杨子又是谁,他说他也不清楚,只是知道他昨天开学第一天就给老师打了,其他的小混混已经默认他是咱们高一的扛把子了。

  晚上放学王子曼直让我让我赶快回寝室,我说你先回去吧,说完就叫老肥给他拉回去了,我从后面找了根墩布杆,拿着就去了操场。

  我到那的时候已经有六七个人在等我了,为首的那个又高又壮的人应该就是杨子,扑克指着杨子说到:“妈的,就是他!”杨子活动了几下胳膊,问我你丫的咋回事。

  我没吊他,而是告诉他说,别jb墨迹,想咋的直接说!

  扑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砖头说:我就数三下,要么你给我跪下,要么......我就拿着那根墩布杆站了三秒钟,刚数到三,扑克上来就给我的衣服揪住了,对着我的脑袋就开始盖,我用膝盖一顶,给他顶出去老远,又挥起手中的棒子,一下戳在了扑克的胸口上,完事说了句:“老B,都留级了,也不见这功力有什么长进啊。”

  扑克刚想开口骂我,杨子就说话了,他只说了一个字:擦!说完接过扑克手里的砖头就扔了过来,速度很快,一般人根本没法躲,我潜意识的用棒子挡了一下,咔吧一声,棒子居然直接折了,砖头邪悠悠的就呼在了我的胸上,好在棒子吃了很大一部分力,才让我感觉没那么疼。

  我刚想捡起地上的棒子反击,没想到那个杨子已经冲过来了,当的一拳,干净利落,而且根本识别不出他是什么时候出的拳,也不知道他出拳是要打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姑娘我是处说:

  感谢书记的大力支持,感谢所有哥哥姐姐的慷慨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