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个大汉觉得被打脸了,拍了一下桌子就起来了,揪住我的领子骂道:“草泥马,你以为这是你家!”

  说完大汉挥起拳头对着我的脸又是一拳,要不是林叔叔扶着我,恐怕那一拳过后我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挨了这一拳要还没啥反应,那就不是我箫强了!

  我擦了擦嘴上的血说道:“确实,我现在啥也没有了。你啥都有,但你tm只有一条命!”说完我抄起一个酒瓶砸向了离我最近的那个男人。砰的一下,酒瓶整砸在大汉的脑袋上,大汉闷吼了一声一屁股坐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这家伙刚一倒地,他身后的那几个人,直接一股脑冲了上来,虽然我不怕死,但死也不能白死!

  我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心想先避开这下子之后再上的,没想到刚才被我打倒的那个男人竟然捂着头呲牙站了起来,上前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

  林叔叔一看事情不对,就干脆上手去干那个抓住我的大汉,可大汉实在是太壮了,林叔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大汉冷笑一声,抬手就给了林叔叔下巴一拳。

  他们拽着我的头发把我往茶几上死命甩,前几下我脑袋还是清醒的,心想着抄起一个酒瓶反击,但再几下之后我就扛不住了,脑袋又懵又疼,身子也软了。

  大汉拎起我把我推倒在地上骂了句小兔崽子蹬鼻子上脸!就这样,我被人家几个人围着群踩了一顿,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打完了我,还有个人一个劲的骂脏话,说啥我不想活了,估计这个人就是刚才被我砸的那人吧,他拿起包厢里的金属麦克风,就朝我身上闷了一下,完事又捡起来又闷了一下,一共闷了三下后才被身旁的人拦住说:差不多就行了,别闹大了。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原来是小旭刚才趁乱报警了。

  警察一进来就明白事了,这种破事他们一天见的多了,好在林叔叔认识这帮人,带我录了口供之后就离开了。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林叔叔看了看我,说:“小强,我看娱乐会所这种地方不适合你做,不如这样吧,我工地有认识人,介绍你去那干几天。”

  我心想,这几天我确实给林叔叔添了不少麻烦,兜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应该让他省省心了。

  那晚我回到别墅,一推门,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一男一女正搂抱在沙发上做那个呢!

  而那男的想必这辈子我也得感谢他祖宗十八辈单亲!陈书记!

  那女的更是狂野,赤裸着上半身,坐在陈书记的腰间,下面被一个超短裙紧紧的盖住了那些少儿不宜的部分!他们俩仿佛在告诉我说这就是我的家!

  一定是陈书记私吞了我妈的额别墅!这给我气的牙齿咯嘣跟蹦作响,二话没说,拎起门前的灭火器就冲了上去,陈书记这时候可能听到了动静,脑袋从那女子的头发里钻出来一看,手忙脚乱的推开了身前的女子,系上腰带就跑!

  他穿的是拖鞋所以跑不快几步,等到快追上他的时候,我用尽全力把灭火器往前一扔,灭火器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砸中了陈书记的脑袋。

  瞬间鲜血就把陈书记的脸给盖住了!我还没解恨,因为就是这个人害的我家破人亡!我骑在他的胸口上对着他的脸猛打了好几拳,直到陈书记抓着我的手松开了,不省人事。

  我擦了擦身上的血拿着几件衣服离开了,心想,那个没人味的家呆不呆也无所谓了。

  夜是朦胧的,夜色是寂寥的。天空中闷雷大作,一阵西风过后,豆大的雨点顷刻间铺满了整条街道,我突然笑了,笑昨天我还年少轻狂,我突然哭了,哭的是人情冷暖,昨日黄花。

  “我箫强对天发誓,不混出个样子来,我就誓不为人!”我仰天一声大喝,血水夹杂着泥浆顺着脖子流进了衣领里,凉凉的,就像我被冰封的心。

  晚上我找了个凉亭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应该是发烧了。

  我找去了那家工地,规模不大,只有几栋楼,工头是一个光头的胖子,见我年龄小给我开价说一天三十。

  刚开始还好,等到后来头疼的实在不行了就坐在砖上休息,工头过来问我到底行不行,我说能行,就抬起了那架装的满满的独轮车深一步浅一步的往工地深处走。

  突然脚下一空,给我重重的摔了个跟头,我刚想开骂,这时候面前出现了两个小工模样的人,手里都拿着砖,跟我说,识相的话把钱拿出来滚蛋。

  我骂了句草泥马的,就冲上去想打他,可我脑袋迷糊的,眼睛也有点看不清人了,几下就被那个瘦子给撂倒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躺着,身旁坐着一个少女,脑袋正冲着窗外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最新q章K^节,上酷G匠-网

  我刚一坐起来她就回头要扶我,我一看,居然是王子曼。

  “箫强你醒啦,可真把给吓坏了。”王子曼拍拍自己的胸脯,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不是在工地干活吗?”我起身揉了揉脑袋,才发现自己的头上缠着一层药布。

  “什么?你在工地上干活?我跟王成他们出来玩远远的就看见工地上躺着一个人,我看那衣服像是你的,走进了一看才发现你已经晕倒了。”王子曼拿出了一个削好的苹果,割下一小块塞进了我的嘴里。

  “王成他们呢?”我本想站起来活动一下腿却发现腿像断了一样疼!

  “他们学校那头还有事,给你凑齐了住院费就离开了。”

  我们俩就这样闲聊了一下午,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子曼,王子曼瞪着大眼睛一副吃惊表情看着我,顿了一下之后结结巴巴的说:“那...以后就住在我家吧,反正我爸妈常年不在家,就我一个人住。”

  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但还是敌不过王子曼的软磨硬泡,就答应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