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D¤最)r快C上酷`匠k3网

  “妹子用我帮你吗?”

  “你...你,你是一个人,你打不过他们的......”那陪酒女孩已经哭了出来,双手按在我的腿上不让我站起来。

  “经理过来!”我一声大喝伴随着女孩吃惊的表情,她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能支配这家酒吧的经理。

  经理一会儿就过来了,看他沧肿的半边脸我冷笑道:“经理啊,挨打很爽?”

  “太子哥您说笑呢,挨打怎么会好受。”经理一挥手又叫人给上了一打啤酒自己启开了两个递给我一瓶。

  “今天我帮帮你,一会儿叫弟兄们过来活动活动筋骨。”说罢我缓缓地走上台去,DJ正戴着耳机在随着音乐摇摆,丝毫不知道前台发生的事,只有一票喝酒的小弟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tm谁呀,敢在虎哥的地盘上撒野,今天又有好戏看了。”

  DJ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岁数与我相差也就那么两三岁,整闭着眼睛叫唤着:“开心吗?来吧,大家一起!下面为大家带来的歌曲是……”

  舞台上还有无数男男女女在疯狂的扭动着身躯,仿佛想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自己的身材是多么的火辣,是多么的棒。

  我拍了拍DJ的肩膀,随手摘下了他的耳机。

  DJ在放音乐时绝对不能有人打扰,他猛的一抬头,原本带着怒火的清秀脸孔立刻变的满带笑容,因为他看到了跟在我身后的经理。

  我耸耸肩膀说:“把麦借我用用!”

  “好!”很干脆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只不过他将麦递到我手中的时候,冲着麦头喊了一句:“下面有请这位小兄弟为我们说几句。”

  我取了麦,揽着女孩便来到舞台上,挥手到:“不好意思,各位,请等下再跳,现在由我,箫强为大家友情奉献一段表演!”

  我借着酒劲儿大咧咧的站在台上,抱着身边的酒吧女,说:“刚才谁tm动她,现在给老子滚出来跪下认错!”

  一群酒吧看场子,惟恐天下不乱的小弟已经疯狂的叫嚣起来:“擦,这他tm谁呀,虎哥地盘上这小子都敢这么狂!”

  而此刻的王成他们也都一个个的醒了,僵硬的看着我所做的一切,不知道自己是帮我还是不帮。那四个男人都跟看笑话一样看着我,每当与我对视的时候都往地上啐一口唾沫。

  不一会儿一个彪形大汉果然出现了,身后还跟着一帮小弟,一个个的都有纹身,金链子,一看就是十足的混子,我猜这个人就是虎哥。

  “B崽子!”虎哥身后的小弟拿着刀就要冲上来,但虎哥把他们拦下了,缓缓地掏出一支烟说:“兄弟,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在这闹,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说完就让身后的小弟们死命冲上来,自己则是在原地站着看这场好戏。

  此时经理急匆匆的走过去跟虎哥说了些什么,虎哥突然大喊道:“住手!”说完转过身一把抓起了那个CK男子,一啤酒瓶子就给他放倒了,随后跟身后的小弟们说:给我往死打,太子哥不放话就算他亲娘来了都得给我打!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拥有权利的快乐,第一次知道有些人一句话远比有些人努力一辈子有用的多......这句话刚撂下,那几名大汉还没站起身来,无数桌椅板凳已经飞了过来,随后便是几十人拥了上去。

  这时我早就已经拉着那个女孩跑到一边私聊去了。

  “太......太子哥,让他们别打了,会闹出人命的!”经理跑过来焦急的劝着我。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对着麦克风喊到:“哥几个,听我说,别给打死了!”说完,将麦往桌上一扔,翘起了二郎腿,也不理他们听见没。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我走上前,拉开了众人,再看看那四名大汉,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已经被打的全身是血。

  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他们没死。

  推我的那个家伙竟然还在骂我:“TMD,你等着,老子……报警!”原本这句话是想说:“老子已经报警了。”结果我就没听清楚,听成了:“老子要报警。”

  我笑,报警就报警,有什么好怕的?

  我摆了摆手到:“好了,没事了,都回去喝酒,今天这顿酒小弟我请了!”

  说话之后,周围一阵欢呼声,这时,虎哥才带着小弟们走过来,笑着扔给我一支烟,然后点燃,说:“太子哥,帝尊那边有事叫哥几个就成。”

  我随便跟他说了几句,因为我妈告诉我说,不要去接触这些社会上的人,不一会儿,地上的那名男子反而起劲了,一把抓住我的裤角叫嚣到:“玛德,老子不走!老子要让警察把你们抓起来!”

  我心想,警察可是帝尊的常客,搭理你?!

  我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左右看了看,“呼”一口浓烟喷到他的脸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那男子的脸已经粘满了鲜血,早已看不出长什么样了。

  我将手机递到他手中,说:“打电话报警,不报警的话,现在就废了你!”

  这时候那男的已经彻底害怕了,颤抖着手拿起手机拨通了110......不一会儿几辆警车里下来十几个打着哈欠的保安,一个个的都牛13带闪电的,过来问经理咋回事啊,还没等经理说话哥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那个管事的一皱眉毛说:“帝尊老板熟吗?”说完拿出手机,翻出我妈的一张艺术照。

  这时候那个管事的态度直接就从爱答不理变成笑哈哈的了。

  领队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你说你在我的地盘上玩我都照顾不好你!”说完,也不理会那躺在地上的几名男子了,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

  这队长人太碎,跟我套了半天的近乎。不一会儿我再回头一看那女孩已经走了,只在我的杯下面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刘媛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