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盖着厚厚的棉絮被子,浑身赤裸,石磊不由得疑惑,回忆昨天的事情,一点也想不起来,头也特别的痛,他不由得皱一下眉头。“你醒了?来换上衣服!”石磊顺着声音望去,说话的是明明,难道昨晚上……

  看到石磊疑惑的目光,明明淡淡地说,你昨晚上喝了那么的酒,最后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只好把你背我这里,你说你,吐得哪里都是,衣服都脏了,没办法,都给你脱了扔了。这是我新买的,穿穿试试。

  啊?看来自己艳福不浅,自己怎么当时就睡了呢……石磊不由得佩服明明的勇气,更惋惜昨晚自己的大醉。

  恩,忘了,我让隔壁王大叔给你脱得,就那个,那个,烙大饼的,顺便给你洗了洗澡,恩,破费了50块钱呢,先还我钱来……明明好像知道石磊在想啥。

  这下石磊不笑了,把明明赶走后迅速穿好衣服,又去了洗澡了……明明看着这一切哈哈大笑。洗完后,石磊看了看手机,有个陌生号码,他激动地打过去,接电话的却不是青青,他有些沮丧,但是他迅速整整自己的情绪,他一向都是这样,遇到困难和痛苦,却迎难而上。明明端来了牛奶和面包,“饿了吧,来吃吧点。”

  石磊现在感觉毫无头绪,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不想回家。他向明明问了那家酒店和青月的情况。明明也只是知道那个舞厅,去过也没几次。猛然间明明问了句,你认识她吗?你们什么关系?

  石磊没有回答,静静地望着窗外的远方,轻轻地说了句,我该走了。

  明明一撇嘴:“不行,便宜你了,你把我男朋友骗走了,你赔我的男朋友!”

  看{正版QD章节}}上;G酷匠3`网F

  石磊既好气又好笑,这是你自己的导演的好戏,我只是配合一下,又不是我的责任……他没有回答,静静地回到了旅社,当然还有明明。没办法,他只有带着明明行动。

  他们选择了靠近舞台的一个座位上,一边喝酒一边等待青月的到来。这时候明明的手机响了,明明出去接电话了。回来的时候她脸上铁青,看样子是刚刚和打电话的人争吵过。“是昨天的帅哥吗,喂,不是我不赔给你,是人家不要你了,恩,原来自己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内疚,现在自己一点愧疚都没有了。两个人吵架正常啊,不要往心里去!据我观察,那位帅哥很帅,可能好多美女追他,可惜啊……”石磊趁机放松一下心情,调侃道。

  “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人家可不认识你,你却死缠人家。这是什么世道?”明明情轻松地讽刺到道。

  石磊恢复了沉默,他在想见到青青后怎么行动。毕竟这里是人员混杂,如果太冲动,翻到会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青月来了,这次她唱的是王菲的《传奇》,许多人伴随着婉转的歌声翩翩起舞。结束的时候,石磊依旧拦住了青月,想跟她好好谈谈。这次青月没有拒绝他,只是淡淡说了句,你就是石磊吧?

  石磊嗯了一声,你不是青青?

  青月没有回答,等我一会,带你去个地方。青月卸了妆后,带着他们到了一栋普通的楼房前,青月始终是一副郑重的表情,“我是青青的孪生妹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青青。”说着,她用幽幽的目光看着石磊:“我姐看上了你,果然不错。”

  “青青现在在哪里?”石磊急着问。

  “我姐姐她,在两年前去世了……”

  “啊----不可能,不可能。一年前还给我送去了我喜欢的茶叶,”他喃喃道。

  “那是我送的。我姐姐是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同时也是很倔强的一个人。我和姐姐生下来后,我爸就去世了,我妈无力养活我们俩个,就把我送到了养父家里。我们活在不同的世界里,直到我的养父母跟我讲,才知道,原来我们是世上最亲的人……我的养父母待我很好,我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而我姐姐生活就惨多了。姐姐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感伤的人,而且有一点点自闭症,在她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我妈病倒了,肝癌症,昂贵的医药费让她一筹莫展,我们姐妹就静静在陪在我妈身边直到她去世。我妈去世前,为了筹集医药费,我姐把房子卖了,我姐和我住到了我养父家里。”讲到这里时,青月突然停了下来,整理好思路,继续说道:“姐姐常和我聊起你,说你对他很好,是她心中伟大的浪漫主义王子。我就跟她开玩笑,借我给两天怎么样?她像地主一样吝啬地说,不给不给。两年前,我们两姐妹逛超市回来的路上,当我们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轿车窜了出来,我姐姐情急之下就推开了我,而她……送进医院的时候就停止了呼吸。”说到这里,她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是她生命最后时刻递给我的东西,托我好好保管……”那是一块精美的女士手表,是石磊当初表白的时候送的。

  “那她毕业的时候为什么提出和我分手呢?我想不通。”

  “姐姐没有和我说,我不知道。”

  “谢谢……”石磊知道想了解的一切,他伸了伸懒腰,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这个给你吧,就算是青青给你的。舞厅,能不在那就不在那,那里很乱……”“不用了,谢谢!我喜欢我的工作,在那很好。”青月礼貌性拒绝了石磊的赠与。石磊没有说话,和明明告别了青月。青月的目光一直停在石磊的身后,脸上竟有一抹眼泪。

  几个月后,崂山上一对青年男女在闲聊着:“你说要来崂山,说自己是什么钢铁侠,爬个小崂山都不行。”女孩显然在取笑男孩。

  “这几个月还不是因为你,这不能吃,有脂肪;那不能吃,说什么地沟油,搞得我整天跟和尚一样吃素吃生菜,哪里有力气爬山……”男孩无奈地说。

  “活该,你应该减减肥了……走,赶紧了……”女孩有加加温。

  “有你这样的老婆真是难受啊,好好的一个人被你折磨成这样……”

  “当时是谁把我的男友赶走了,活该,这辈子我是黏上你了,一辈子也逃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