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唐一天和张国栋正昏昏欲睡被突然闯进病房的洪娇娇吵醒,洪娇娇一双眼睛明显哭过,一冲进病房二话不说把唐一天身上的被子掀翻地上带着哭腔冲他骂道:“你还有心思在这睡觉?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唐一天一副游离状况外的表情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人,几日没见洪娇娇看起来憔悴多了,这让他心里也不好受。

  “洪记者,你这一大早又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情了?”一旁睡眼惺忪的张国栋冲满脸怒气闯进来的洪娇娇问。

  张国栋这句话像是导火索一下子炸开了洪娇娇内心不满的闸门,她忍不住一边流泪一边冲人哭诉:“你们可把我妹妹害惨了!”

  唐一天听了这话不由一愣,他记忆中洪娇娇好像是独生女?于是问她,“你妹妹出什么事了?她出事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从哪冒出来一个妹妹?”

  洪娇娇也是一时气昏了头没把唐一天的话听仔细,否则她肯定要诧异,“唐一天怎么会知晓她没有妹妹?”

  洪娇娇伸手一指唐一天冲他指责道:“都是你!都是你害惨了我妹妹!曹国铜那个混子一直追求我堂妹洪欣欣,妹妹一直不喜欢他,没想到这次曹国铜居然利用你们被打这件事把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让很多人都受到牵连,现在我堂妹为了二叔不被牵连被逼答应跟曹国铜结婚,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所赐!你们这是在助纣为孽知道吗?”

  唐一天愣了一下,问洪娇娇,“你的意思你二叔是洪副部长?你堂妹洪欣欣是洪副部长的女儿?曹国铜一直喜欢洪副部长的女儿?”

  洪娇娇冲他翻白眼:“事情都到了这会你还装什么蒜?难道你不知道洪副部长是我二叔?难道你不知道曹国铜一直在追求我堂妹洪欣欣?现在我堂妹为了保护二叔不得不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这就是你串通曹国铜干的好事?”

  唐一天立刻矢口否认,“我没有串通曹国铜害你堂妹,再说,我怎么知道曹国铜追求你的什么妹妹,更不知道曹国铜的个性,所以你说的我不了解!”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唐一天枉我以前一直把你当男人,做事不承认就不是男人!”洪娇娇气的浑身发抖。

  唐一天很快从懵圈状态中调整过来,他挺直腰杆对洪娇娇说:“你妹妹被逼婚的事我并不知情,曹国铜只是说要帮我和张国栋讨还公道,其他的事情我们根本一无所知,也无法知道,我们也不想知道,身在外地他乡能有人帮助我们伸张正义,那就是好人。”

  “你的意思自己反而是被利用的无辜者?看你一脸狡猾的样子,你觉的自己说的话现在还有人信吗?”洪娇娇咬牙切齿。

  张国栋忙在一旁替唐一天作证,“洪记者我可以证明我兄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我们真不知道曹国铜会耍这样的心机,我们一直呆在医院哪也没去,如果不是你今天闯进来说这番话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W‘看◎{正$版章节%上b酷&E匠h网0

  “撒谎!全都是谎言!以前我就是太善良太相信你们还会害了堂妹深陷沼泽,现在你们俩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相信,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们,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串通曹国铜害了我妹妹一辈子的幸福,我洪娇娇绝不会放过你们!”

  唐一天头回看见洪娇娇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瞧着她恨不得一口吞了自己的表情跟昨天秦娟被护士门硬拽着离开时的表情如出一辙,他心里也是一寒。

  唐一天不想让毋需有的罪名扣在自己和张国栋身上,两眼看着洪娇娇无比严肃神情对她说:“洪娇娇,我唐一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清楚,但凡我做的事绝不会赖掉,但是我没做过的事别人也休想推到我头上。”

  “你别以为随便几句话就能洗脱自己,这次的事我早晚要为我妹妹讨一个说法,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清者自清,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再说了,如果你和你二叔跟敬老板之间没什么隐秘恐怕曹国铜想要找机会对付你们也没辙。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想帮你二叔和你堂妹解决麻烦还是先想想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曹国铜手里再做打算吧,否则你在我们这里吵破了屋顶也于事无补。”

  “你少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洪娇娇压根不领唐一天这份情,怒目圆睁冲他说,“你以为我和敬老板之间有什么利益勾结是吗?你错了!我跟敬老板之间唯一的关联就是他妹妹是我洪娇娇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

  唐一天冲她反问:“既然你跟敬老板之间没什么利益勾结为什么又会被曹国铜抓住把柄呢?我可记得你一直在想方设法逼我把汽车城项目给敬老板做。”

  洪娇娇听了这话脸上充满愤慨的神情慢慢平静下来,她往前走两步站在唐一天面前两眼死死盯着他冷笑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拼尽全力帮助敬老板招揽工程是吗?”

  “洗耳恭听。”

  “那我告诉你,因为敬老板的亲妹妹,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她病了!她上大学的时候突然生了一种很严重的病需要很多钱来保住性命,敬老板之前也在省城机关工作,他为了救自己的妹妹不惜下海做工程就是想要多赚钱救回妹妹一条命,你说遇到这种人你会不会出手相助?”

  唐一天这回彻底懵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洪副部长和洪娇娇一心一意帮着敬老板揽工程的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段隐情?他以前只知道敬老板政治背景雄厚,却从来不知道他原本也在省机关工作,更不知道他家里还有一个急需用钱治病的妹妹?

  现在他才明白过来,洪娇娇为什么一直尽心竭力帮敬老板拉工程,她帮敬老板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帮自己的闺蜜保住性命。

  可她一个小小的记者能帮得了敬老板什么大忙?于是洪娇娇把敬老板介绍给自己的二叔洪副部长,洪副部长对侄女的朋友自然另眼相看,他竭尽全力帮敬老板拉工程的时候敬老板自然对他感恩在心,平日里送些东西表达心意也是人之常情。

  偏偏这些事情不知怎的入了曹家兄弟的眼里,曹国铜对洪欣欣情有独钟奈何洪欣欣一直对他不感冒,于是曹国铜必定早已在一旁窥视寻找机会能够逼洪欣欣对自己就范。

  自己和张国栋被打原本不过是一件极其微小的小事,但是曹国铜算准了自己手握汽车城项目一旦出事后必定会引起洪娇娇和洪副部长的关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