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舞刀弄剑 纤纤玉手取麒麟
  酷。%匠网:唯\?一u@正版‘,/其%他^》都Zo是S`盗%}版Q*

  慕小小在客栈内,狠狠咬一口牛肉,气自己跟踪失败,只好打道回府。刚才叫客栈伙计帮她出去买东西,那个嬉皮笑脸的伙计还站在门口与她罗嗦许久,真是个包打听!

  “等小海回来,我要叫他换一家客栈!哼!”又是一口。

  她却不知,沐海正面临危险,并且是不知名的危险......齐尔冬房内,沐海屏住呼吸,屋里充斥着齐尔冬醉酒后如雷的鼾声。沐海紧紧盯住那个黑暗的缝隙,窗外月光洒了一地,却照不亮的角落里隐藏着的,究竟是什么人?

  时间慢慢流逝,缝隙处终于有了动静,悉悉簌簌的轻微响声,的确有个黑影从那个只有一尺宽的缝隙里钻了出来。望着黑影的动作,沐海心中一惊——缩骨术!那人似乎还没有发现沐海的存在,慢慢移动到齐尔冬的塌前。沐海趁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撤到书柜处,脑海中快速回忆师父楚江南的话。

  “沐海,所谓缩骨术,需从孩提时期每日服用须臾草的汁液。”

  “江南师父,那须臾草为毒物。”

  “正是因为用毒素软化骨头,才可使骨头任意伸缩。”

  “如此,会此术者,当如何应对?”

  “应对此种人,可用马蹄莲的花粉。只一钱剂量便可使其晕厥。”

  “若是身边无此药剂,又当如何?”

  “如此说,只有一计可施,猛击其双耳后方,此为其最薄弱处。且攻击此处,可使其一个时辰内无法施展缩骨术。”

  才回忆出师父所言,沐海就听得“扑哧”一声,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正是刀锋穿过身体的声音。坏了,齐尔冬已经在烂醉中悄然死在那人的刀下,换言之,今夜必须寻得麒麟丹,否则......来不及细想,那人已朝书柜这边走来,月光下,沐海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孔。一身绛紫黄衣裤,身材很高,却不成比例的瘦。脸也比一般人长些,两条眉毛淡的几乎看不到,而眼睛,却鼓起,似青蛙般圆睁着。在惨白的月光下,那人一张毫无血色的嘴唇,竟然......竟然朝沐海咧开!他笑了,那骇人的笑,像是要吞噬沐海。

  沐海一个侧身,闪到书柜旁的古董架前,双手抖出一双精铁打造的龙凤匕首,左手持龙,右手持凤,等那紫衣男子先出手。

  那人歪头看看他,从腰间抽出一柄金灿灿的手刀。突然,他原地不动,朝沐海劈来一刀,他二人之间还有五尺距离,可他的手臂像面店的面条般,伸长开来。沐海见势不妙,弓身躲开,向前一顶,右手的上的匕首真如凤凰展翼般,迅速朝那人腰部刺去。那人竟腹部一缩,闪开了沐海的攻击,右腿踢向沐海胸部。沐海忙用双手抵挡,这一踢力量倒不算大,可是,本该停住的时候,沐海竟还在向后退着。只听哐啷、啪!沐海竟被他踢得撞在古董架上,上面一个月白瓷瓶晃了几晃,便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好在这齐尔冬独住一个小院,这点声音难以传到别处。

  正打斗的二人,不约而同住了手,只见那堆碎片中,竟有一丸状物,墨黑颜色,隐约中泛着阵阵蓝光,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麒麟丹!沐海正欲拾起,那人手只一伸,就轻松将麒麟丹攥在了手心里。

  “究竟何人?报上名来!”沐海压低声音问他,心里琢磨着如何抢回麒麟丹。

  “小小毛贼,有眼不识泰山!罗鹞帮幽篁都不知晓?”那人嗓音阴柔,倒像个女人。

  “不曾听说,何处贼人?”沐海鄙夷地上下打量他。

  “呸!寻死!”那人恼了,动手与沐海缠斗起来。

  招式间,沐海处处保留,佯装败走,向门口退去。那人招招紧逼,锋芒毕露。看准时机,沐海喊一声:“看刀!”将左手上匕首掷了出去,那人想也没想侧身闪过,谁知沐海掷刀的同时已袭其身后,双手对准其双耳后方一记猛击。

  “啊!”那人只叫了一声,手中的麒麟丹便应声落下,沐海伸手接住。

  突然从房内的小里间,飞出几只银闪闪的袖箭,其中一只正扎在沐海右臂上。一阵刺痛,他定睛看去,小里间内步出一个女子,长长的白色裙摆在月光下亮的不真实。

  “小子,身手不错。”那女子蒙着白色的面纱,看不清容貌,听声音也难知其身份。

  “你又是何人?”

  “帮主......”幽篁已使不出缩骨术,在一旁小声唤那女子。

  “丢人的东西,闪一边去!”那女子厉声责骂,幽篁也不敢顶撞,看来她果真是罗鹞帮的帮主。

  “小子,可将那丹药交与我否?”

  沐海冷冷看她慢慢走向自己。

  “中了我的箭......”她伸手指指沐海的伤处,“竟然能撑这么久......这丹药我是要不来了,呵呵......”她言语柔软,连那轻轻的笑都能迷惑人。可沐海深知自己中了毒,早在他中箭的时候,便已吞下一包天星散。但这种可延缓各种毒物发作时间的药,只有半个时辰的效力,他必须尽快回客栈找到解毒的方法。

  沐海左手将麒麟丹握握紧,猛退几步,右脚踹开房门,欲走。

  “小兄弟,慢些走......”那声音轻飘飘,似乎很远。沐海忽然左手麻木,麒麟丹滑出手心,他要去抓,却看见左手腕上隐约的银色细线,已将他手腕勒出血来。再看麒麟丹,被身后一条白色绸布卷了走。

  “呵呵......”

  “你究竟是何人?”沐海转身望她,她竟然就近在眼前。

  “手腕出血了。”她玉手一捻,那细线竟碎成粉末,消失无踪了。沐海还没反应,她就伏在他耳边,吐出三个字:“索云宓。”他忽感呼吸困难,眼前那女子的脸,在白纱后面越来越模糊......“小海......小海!你究竟怎么了?醒醒吧......小海!......”

  慕小小在喊他吗?他回到客栈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慢慢睁开眼,眼前正是慕小小哭得一塌糊涂的脸。

  “小小......?”

  “你......你醒了?小海?哈哈,你真的醒了!”慕小小笑起来,脸颊上还挂着泪珠。

  “我怎么回来的?”沐海坐起来,发现自己是在慕小小的房内。

  “客栈的伙计告诉我,说你躺在客栈门外。我就和他下去看,结果你身上全是血,我吓死了。赶紧叫伙计帮我把你抬进来。”

  是那女子送他回来的么?他忙低头看,发现那只箭已经不见了。自己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是她帮自己解了毒?他抬手摸摸颈部,一阵巨痛,果然,是那女子勒晕了他。可她为什么要救自己?她最后说的那个三个字,是她的名字么?他感觉自己似是掉进了迷魂阵中。

  “现在什么时辰了?”

  “刚过丑时,怎么?”慕小小给他倒了杯茶,递到他手上。

  “丑时......小小,快!收拾行装,我们必须连夜离开。”沐海匆忙下床,忍着受伤的不适,朝自己房间走去。

  “为什么?事情办完了么?明日再走不行么?”慕小小追在他身后问他。

  “莫要再问,跟我走便是。”沐海说话已感吃力,想是那一勒所致。

  慕小小抬头望着他,现在对她来说,他全身都是谜。除了知道他叫柳沐海,他究竟是哪里人氏?他所说的私事看来很危险,他究竟被何人所伤?他匆匆离开又是为何?她一概不知。可她还是跟着他上路了,趁着浓浓的夜色......翌日,宁福城一片惶恐,街头到处可见官府布告:富商齐尔冬惨死陆府,奇药麒麟丹被盗,全城缉拿凶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 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