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家山寨内,兀突虎徘徊在寨主门外,犹豫着什么。突然,房门打开,寨主慕古郎正欲出门,看见门外之人,便开口道:“找我有何事?”兀突虎清清嗓子道出原委:“寨主,少小姐已随那柳沐海离开多日,属下实在担心。想去那宁福城,找到少小姐的姑姑,好知道少小姐是否平安抵达。”

  慕古郎略带微笑问他:“你可知道,我并无姐妹,小小又何来姑姑?”

  兀突虎大惊,忙道:“寨主!这......这岂不是失了少小姐的联系?”

  “那柳沐海非歹毒之辈,而我那顽皮女儿的心思我也看得出,此行无非在宁福城耽搁几日。柳沐海知道事情真像自会将小女送回,你等不必忧虑。”

  “可是......那人来路不明,脾气暴躁,武功好得很,若是......”兀突虎还是忧心忡忡,“寨主!此事并非儿戏,请准属下速去寻回少小姐把!”

  慕古郎但笑不语,只朝他摆摆手,口中哈哈笑着洒脱离去。只留兀突虎在原地跺脚重叹一声:“唉!!!”

  此时,沐海与慕小小正坐在宁福城有名的荥荣饭庄内。

  “慕、小、小!”他每说一个字,牙齿都发出咯咯声。

  面对他的怒气,慕小小似乎早有预料,笑容保持得很完美,总是眨呀眨的眼睛此刻也乖巧地眯起来。

  “怎么?”她右手捋着辫子,若无其事。

  “本以为你只有些贼人行径,没料到你竟还是个小骗子!”他几乎伸手将她可爱的笑容撕碎,一切都是个阴谋!

  “可是,我并没有欺骗你。”

  “那便告诉我,你姑姑的住处。”

  “我说过了,我没有姑姑。”她从容。

  “你!”他右手攥成拳头,骨节发出可怕的响声,这是爆发的前兆。

  “你诬陷我是骗子,倒是说说我什么地方骗了你?”她身体前倾,认真盯住他的双眼,“姑姑的事情么?随你来此地,皆是爹爹与你商量。我可曾言及姑姑?”

  他默然,回想事情经过,青筋显露在脸上——他的确被那个老狐狸摆了一道。

  “好了,吃饭吃饭!”她美滋滋夹起桌上的油酥鹅肉包,咬下一口,“实在是人间美味!小海,快吃呀,不要暴殄天物!”

  “唉......”他叹口气,并不动筷子,看她吃得尽兴。他想,必须告诉她,他是有任务在身的......不!不行!这小妮子他太了解了,若是告诉她,必然吵着与他同去,还是想个别的法子吧。

  “小小。”

  “嗯?”

  “我来这宁福城有私事要办,用过饭,我去寻间客栈,暂时住下。待我办完事,便送你回去,如何?”

  “好,听你的。”这一次她居然没有追根问底,叫他一时难以适应。

  “办私事你可不能与我同去,在客栈等我,可好?”他又补充道。

  她用力点点头,格外乖巧。他长长舒了口气,方拿起筷子慰劳自己已经饥肠辘辘的胃。

  饭后,沐海寻了个名叫安亭的客栈,距离陆知府府邸只有两条街。

  慕小小自然与他住隔壁,安排妥当,他去敲她的门。

  “小海?”

  “我这就出门,一路劳顿,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晚饭自己叫伙计帮你买来,不要出去,等我回来。”

  “嗯!但是,若是回来,一定告诉我!”

  他轻轻点头,转身离开。

  “哈哈,上当了!”她确定他已经离开后,开心笑起来。接着,进房间,换了一身轻便的墨黑镶红边的衣裤,从窗口望去,正见沐海往南走的身影。她唇边一丝坏笑,翻出窗户,轻松落在客栈旁,行人稀少的小巷里,尾随沐海而去。虽说她的武艺稀松,轻功倒算上乘。

  慕小小始终与沐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见他穿过两条街,人影一闪,钻进一条小巷里。她忙赶几步,追上去。

  “啊!”她刚走进巷子,就看见沐海双手环抱在胸前,神情悠哉,似是在等她。

  “跟踪者如此惊慌?”他语气嘲讽。

  “你!”她一张俏脸涨红起来,“你怀疑我跟踪你?”

  “这是事实,无庸质疑。”

  “我......我只是.....上街转转......对!上街转转,不可以么!”

  “回去。”他表情严肃,却不似以前,并没有对她动怒。

  望着他的表情,她第一次真正的乖乖照做了。

  确定她回了客栈,沐海慢慢走向陆知府府邸。他已经向客栈伙计打听过,那齐尔冬前日便已抵达,目前正住在府内。低着头,他绕府一周,看好地形,心下决定行动时的潜入地点及完成任务的脱身处。而府内情况只得等晚些时候再做打探。

  酷k匠网6J永#%久;@免`费‘看Ki小说☆

  打定主意,他便在路边寻了个茶楼消磨时间,静待夜色降临。

  傍晚时分,府邸内热闹起来。下人忙碌着,在庭院内摆起大圆桌,似是有筵席。

  天色渐暗,沐海的目光也渐渐冰冷起来,他缓缓靠近一条寂静的巷子,手碰触到坚实的墙壁,望望四下无人,脚下使力,一个纵身,轻松跳到高墙上。

  脚下是马棚,只有微弱的夜灯,再往南看便是大摆筵席的庭院。他翻身下去,一身黑色隐匿在如墨的夜色里。

  筵席上,正是陆知府——陆卓与那齐尔冬推杯换盏。

  “齐兄,饮了这一杯,你我可是许久没有如此尽兴了,哈哈。”

  “同饮同饮!”齐尔冬肥厚的手掌几乎将那小盏吞没。

  “哈哈哈,陆兄听闻你有女待嫁,不知是哪位千金?”陆卓一妻一妾,正室房氏育有一男两女,两个女儿已经出嫁,唯一的儿子在军前效命;而侧室王氏只育有一女,便是陆羽娇。

  “来来,羽娇,见过你齐伯伯。”

  一旁的陆羽娇起身行礼道:“齐伯伯。”十年光阴,她的容颜愈加美丽,比起当年的稚气,此时的她更添了成熟的韵味,只是望着便令人陶醉。

  “不必行礼,快坐快坐。陆兄真是有福气,女儿生得这般美丽,哈哈,有福气啊!”齐尔冬询问陆卓,“不知许配给哪家公子了?”

  “哈哈,齐兄过奖。你可知那李都督之子——李翔天?”

  “李翔天?”齐尔冬一双小眼睛努力张到最大,“莫非是当今皇上钦点的弑虎将军?”

  “正是。”

  “嘶......”齐尔冬倒抽一口气,心中思忖,有了这门亲事,陆家岂不是平步青云?他眼珠一转,谄媚道:“那真要恭喜陆兄、贺喜陆兄了,来来,饮酒!哈哈哈!”

  他二人饮得痛快,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旁边的陆羽娇却生出一丝愁绪在眉间。

  这一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沐海的眼睛,藏身在阴暗角落的他,仔细端详着这个十年都不曾见面的女子。他忍不住多望她一些时候,虽然这个时间他本应找出那齐尔冬所住的房间。他想怎样?他能怎样?他惟有细细看她,将她烙印在自己心里......筵席接近尾声,两个男子已是酩酊大醉。陆卓由妻妾搀扶回房,而齐尔冬则由随身家丁送回房内歇息。沐海自然尾随其后,等那家丁离去,便潜入房内。

  今夜能不能完成任务,不在刺杀那个已经倒在床塌上,烂醉如泥的齐尔冬,而在寻找到麒麟丹。

  房间内漆黑一片,沐海小心地摸索,绕过中间的小桌,先从箱柜找起。

  突然,他猛得靠在墙边,眼睛渐渐适应周围的黑暗,他仔细感觉着,每一根汗毛都变得敏感。忽然,他的视线停留在齐尔冬塌旁的窄小缝隙,久久看着......他断定,在这个房间内,除了他和齐尔冬,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着。而且,那人就藏身在那只有一尺宽的缝隙里。

  究竟是什么人?如何能藏身在那样窄小的地方?此人是否也为麒麟丹而来?沐海无从得知,只有静待那“谜底”自己揭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