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慕小小命人查找沐海住处,不到二更,便来人回报,已经在村内丰盈客栈找到他。于是,慕小小唤来一人。

  “小虎,我派你去丰盈客栈,将那个柳沐海的随身之物带来。”

  “是。”兀突虎实为慕家山寨第一护卫,也尊寨主之命保护少小姐——慕小小。

  “我和你讲,小虎,万不可惊动他。”慕小小递给他一张字条,“拿到东西,留下这个,就迅速回来。知道没?”

  “是。”

  兀突虎当下行动,趁着夜色潜入沐海房内。见桌上尚有杯盘,料想此人已饮酒,醉入梦乡。兀突虎本为藩外之人,身材不高,颇为壮硕。但因熟练中原武功,身手极为敏捷,欺身至沐海塌前,竟毫无动静。瞥见他床角处放置一包袱,伸手小心拿起。正在此时,床上之人翻了个身,口中唤道:“羽娇......”兀突虎一惊,怀抱包袱,闪到窗前,准备应付他几招,好脱身。半晌,并无动静,才知那只是他梦中呓语。按慕小小吩咐,兀突虎将那张字条留下,迅速离开了。

  “好!小虎,干得好!”慕小小看着那包袱,乐得十分开心。

  “少小姐,此事是否禀报寨主?”

  “胡说!小虎,明日之前切不可泄露此事!听到没有?”

  “是。”

  “好了,你去休息吧。我也可以好好睡它一觉了。哈哈,寻仇,这等快事怎么能少了本女侠?”慕小小一夜熟睡。

  翌日清晨,那丰盈客栈内,沐海铁青着脸,看着手中的字条:慕家山寨——慕小小,到此一游!再看原本放包袱的地方,一片空荡荡,他手上使劲,将那字条捏得变形,似是在捏慕小小那嬉笑的脸。

  随后,他向村人询问了慕家山寨的位置,骑马赶去。

  慕家山寨位于孝贤村后山的半山腰处,山寨内包括仆人、护卫等约有五十余口人。而慕家山寨在当地颇有威望,只因那慕寨主为人正直,保护一方百姓。每到棉花收获的季节,他总是派出寨中高手,在地头巡视,防止成熟的棉花被歹人窃去或是毁坏,故而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护。

  沐海到达的时候,见一仆人模样的男子,在山寨大门外清扫地面,他便上前询问:“请问,这里是否为慕家山寨?”

  “正是,您有何事?”男子停下手中动作。

  “我欲见寨中慕小姐,劳烦通报一声。”

  “请问尊姓大名?”

  “在下柳沐海。”

  “少小姐早有吩咐,柳少爷至此,便请您入大堂,她正在堂内等您。”男子忙引他走进慕家山寨。

  寨中出乎他意料的安静,正堂外的院内种植了几棵桃树。正值桃花盛开的春季,朵朵花儿伸展开粉嫩的花瓣,微风轻拂,每一朵都舞在枝头。无心赏花,他心中怒气未平,只盼快些见到慕小小,他要叫这小妮子知道做小偷的下场。

  ^更V新Mn最快上√酷W匠网

  大堂内,慕小小笑嘻嘻站着,看沐海走进来,张口道:“沐海兄,大仇未报,怎么有空来看我?”

  沐海狠狠瞪她,谁知她并不害怕,仍然大胆挑衅他的耐心:“既然来了怎么不坐?快请坐吧。来人,上茶。”

  “包袱在哪里!”他感觉他快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了。

  “好!明人不做暗事,小虎出来吧。”

  兀突虎手中拿着包袱走了出来。

  沐海眯眼看他,双臂粗壮,个子不高,体格倒是结实。此人手力应该不小,他心中暗思。

  “沐海兄,昨日你出手相助,我便答应你,与你同去寻仇。若是你带我同去,我即刻将包袱交还给你。如何?”

  “好。”沐海应允得十分爽快。

  慕小小见他答应,拿过兀突虎手中的包袱,上前递到他面前。谁知他接过包袱,转身就走。

  “哎!你......!小虎!快拦住他!”

  兀突虎跃起,一个翻身,挡住他的去路,伸出右手企图抓住他。沐海左手挡开,右手袭他肋处。他竟不闪,左手一个翻腕,将包袱拧在腕上。沐海见状,胸中怒气本无处发泄,他既要和自己打,便成全了他。沐海右手向下抓,正抓住他腰间佩带,运浑身之力于右手,一个发力,竟将他连人带包袱扔了出去。只听得啪嚓一声,堂内木桌被兀突虎压了个四分五裂。

  “小虎!抓住包袱,不要给他!”慕小小喊道:“柳沐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为何应了我又反悔?还伤了小虎!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你要造反是不是?亏我还当你是个侠士!”

  “贼人行径,还敢与我理论?”沐海冷冷看她。

  “你......你说什么!你说我是贼?你......”

  “小小!不要吵了!”正在争吵着,忽有一人出言呵道:“何人在我堂内捣乱!”

  沐海寻声望去,见从堂内走出一男子,一身布衣,年纪已过而立。眉目间有着不容忽视的威严,此人可是寨主?

  “爹爹......此人欺骗女儿!”

  “小小,不可胡闹!”他转向沐海道:“刚才的事我已看见,小女失礼在先,还没请教这位小兄弟姓名。”

  “在下柳沐海。”

  “哦?哈哈,我是这慕家山寨的主人——慕古郎。沐海兄弟请坐下叙谈。”慕古郎让过沐海,自己也坐在正座,“不知沐海兄弟欲前往何处?”

  “慕寨主,我欲往宁福城......”

  “爹爹,他要去寻仇。”慕小小在一旁补充道。

  “小小,不得无理!昨日之事我都知晓,还不反省?”

  慕小小闻言瞪向拿着包袱站在门口的兀突虎,小声嘟囔:“哼!背着我告密,等我找你算帐!”

  “你一言一行如何逃得过爹爹的眼睛?还要怪他人么!”慕古郎斥她,又对沐海道:“沐海兄弟果真是去寻仇?”

  “并非寻仇,是慕小姐误会了在下。”

  “哦。既如此,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应允?”

  “寨主但言无妨。”

  “小女自小任性,夫人去世的早,无人管教。我也拿她很是头疼,若是沐海兄弟同意,可否此行带小女同去?一来见见世面,学些本领,二来我见沐海兄弟出手不凡,若是同去,我也放心。”

  “这恐怕......”沐海闻言,脑中所想无他,只盼想出办法推却此事。他一见那慕小小就怒火中烧,若是同行......后果不堪设想。

  “小女的姑姑住在那宁福城中,此行将她送至姑姑处即可。若是应允,我即刻将包袱还于你。可好?”

  “可是......”沐海不便讲出任务一事,又念包袱在他人手中。他没想到这慕古郎竟是个老狐狸。表面和善讲理,又在此处用包袱反将他一军。看来他若不带此女同行,还需要纠缠很久。

  “沐海兄弟念我寨中事务众多,无法亲自送小女,就此应了我吧!”话似恳请,却又不容推却。

  “既如此,沐海就从了寨主,将慕小姐送至姑姑住处。”

  “好!来人,备马。”慕古郎对慕小小道:“女儿,去准备一下。爹爹叫人给你拿些盘缠。”

  “谢谢爹爹!”慕小小跑去房内做准备。

  “沐海兄弟,你真是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啊。哈哈,来来,我送送你们。”

  时近午时,沐海与慕小小上路了。慕古郎在山寨大门处目送他们,阳光很充足,照得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恍惚得不真实。

  “慕寨主,为何不派属下随行?”兀突虎在旁问道。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怎会无心恋落花?”慕古郎笑得意味深长......一路上,沐海都忍着心烦,听那慕小小哇啦哇啦地聒噪。

  “沐海、沐海、沐海......”

  “又要干什么?”

  “叫起来太麻烦了,像小虎,他本来叫兀突虎,叫起来也很麻烦,对不对?那......我叫你小海吧,这样简单。”

  他狠狠抽了马屁股一鞭子,跑得更快些,他简直快要被这个叫慕小小的女人烦死了,难怪烈师父以前对他说过:“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不过,她果真是第一次出远门,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得紧。

  “小海,那是什么花?”

  “小海,那是什么草?”

  “小海,这条河有名字么?”

  “小海......”

  她每每发问,他都不愿理睬,但是她就是那么固执,总是问到他回答为止。他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所有女子都像这小妮子一样?但是,他只要一想到陆羽娇,就在心中肯定,世上只有一个女人如此饶舌——慕小小。

  跑了一段路,他突然觉得耳边清静,回头望,只望见慕小小的马儿站在路上,却不见她人。他掉转马头,往回跑。

  他在路旁的一片草地上找到了她,她呆呆站在那里。

  “慕小小!”他吼她。

  “别叫!你看......”她指着前方,他看去。

  漫山遍野的蒲公英,风扬起,伞一样起飞,忽忽悠悠,飘飘荡荡,像是春天的裙角。又一阵风,飞得更高更远,它们携带的是生命的延续,所以要更努力地飞翔......慕小小看得出神,忽然被花瓣搔了鼻子,阿嚏!喷嚏,狠狠打了一个。沐海笑了起来。

  “笑什么!要不是我,你根本看不见这么美的景色!真是恩将仇报。”慕小小甩甩袖子,回去上马,准备继续前行。

  沐海望她的背影,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单纯得很,也许,他只需要当她是自家妹妹;也许,她也有安静感性的时候;也许......可惜这也许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她依然保持唧唧喳喳,他眉头还是拧得像麻花。

  不出几日,他们就吵吵闹闹的到了平乐山附近。

  “小海,那些建筑是什么?”

  “宁福城。”他已经学聪明,她问了他就回答她。

  “啊?这么快就到了?”她似乎一犹未尽。

  “还没到,前面的平乐谷有山贼,跟紧我。”他可不想马上能送走她,又把她丢掉。

  “山贼?太好了!本女侠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你可不能再小看我了!”

  “你听好!若是不跟紧我,我可是会用药把你迷晕。你自己选。”跟她相处这些日子,他总算总结出一些对付这个小妮子的办法。

  “你......你吓唬我......是不是?”

  他不作声。

  “哼!跟紧就跟紧!若是来了山贼,我再救你不迟!”

  果然灵验。

  到达平乐谷的时候,已是傍晚,沐海若是一人自是敢通过,可现在多了个慕小小,他不得不小心行事。他决定在平乐谷外围休息一晚,翌日再前行。

  怕他会用药,慕小小自然乖乖听话,吃过干粮,月亮刚显露出轮廓,她便靠在树旁睡着了。

  沐海折些树枝燃起篝火。这一夜他不能睡了,他靠在另一棵树旁,看她做着怎样甜美的梦。

  安静下来的她,还是出落得很美的。瓜子脸上毫无瑕疵,白天眨来眨去的眼睛,现在安然闭着,淡淡花红的双唇,就连做梦时都牵出微笑的弧度。她总是活得如此单纯,想是梦中也是一片怡然吧。

  树林中的夜晚也是很热闹的,猫头鹰在树间飞过,发出咕咕声;什么动物在挖洞,土被扬起;是不是野兔在草间跑过,沙沙的响。沐海仔细分辨这些声音。

  还好一夜平安,天亮的时候沐海拍拍慕小小,叫醒她。吃过东西,他们要继续上路了。

  马蹄声哒哒哒哒......在平乐谷内回荡。沐海一路小心警惕着,倒是那慕小小,似乎也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一路上安安静静。

  快要出谷了,正要松一口气的沐海,突然听得山中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都给我站住!”一个声音在平乐谷的出口处响起。

  “小海......”

  “跟在我后面。”沐海低声回答她。

  “前面的两个人都给我下马!”那人继续喊道。

  沐海不下马,嘲笑他道:“十年前就交过手,负于我师父,怎么记吃不记打?”

  “什么!”那人一惊,跑到众人中,对一个强壮身材的人说了些什么。

  那个强壮身材的人走了出来,并且朝他们走近,只有五、六米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睨着沐海道:“来者可是那十年前用药使我兄弟浑身奇痒之人?”

  “那是家师。”沐海打量他,体格健壮,相貌相比其他山贼出众,似是头目。

  “哦?”那人微微一笑,忽然眼睛一瞪,狠狠道:“你可知我众兄弟等报此仇已久!兄弟们上!”

  他猛向前跑几步,从身后抽出一把墨黑斧头,向沐海腿上砍去。沐海飞身下马,却见他收住斧头,跑向慕小小,心想:坏了。

  果然,他只虚晃一招,实是跑到后面,拽住慕小小的胳膊将她摔下马来。

  其他人见头目得手了,便高呼着,围拢过来,企图困住沐海。

  “小海!”她唤他。

  “等着我!”沐海招架左右的攻击,想着如何将那慕小小救出来。

  “小海!不用管我!看本女侠如何打败这个山贼!”谁知那慕小小并不害怕,从马上摔下来,似乎毫无感觉。站起身来,右手中已握了一条翠绿蛇鞭。她将鞭子舞起来,左手顺势接住另一头,猛得勒紧,鞭子啪啪作响。这架势着实唬人,那山贼头目似乎也被震慑了,楞楞看着她。她得意的笑了。

  沐海见她如此自信,也放开手脚,先制伏这六十余人。十年时间,这个山贼组织似乎更壮大了。

  再说慕小小,见那头目呆楞,右手一抖,朝他颈部挥鞭。那人突然回过神来,左手抬起,只听那鞭子,啪!飕飕飕......绕在他左臂上,他翻腕握住鞭子,一个使劲,竟将鞭子夺了过来。将鞭子扔在身后地上,他恶狠狠走过去。

  “哎呀!”慕小小叫了一声,发现沐海看着她,朝他喊道:“小海!不用管我,失误了,没鞭子我一样能打败他!你放心吧!”

  沐海感到一阵头疼,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能学会服输?

  他必须迅速解决这些喽罗,只好......他双腿马步状,左右手缓缓抱于胸前,再向上举起,口中念道:“天下无奇...泥土抚育...昏昏欲睡...醉——倒——江——离!”猛得左右手分开,瞬间四周白雾腾腾,众人皆昏昏睡去。

  他收势望去,见那慕小小被逼到一棵树旁已无力招架,快被那贼人掳去了。他忽然看见地上的鞭子,上前抄起,用力甩向一棵树,唰唰几声,那鞭子一头便缠绕在树枝上。他纵身跃起,吼道:“贼人!”

  那人闻声回头观望,只被他飞起一脚踢中面部,直挺挺朝后倒了去。沐海忙冲上去,拽起慕小小,将她托上马背,两人迅速逃出谷。再看那人躺在地上嘴里念叨着:“给我记住了!我余席地不会放过你!”

  “小海,那些人怎么都睡着了?你用药了?”慕小小边跑边回头望平乐谷。

  “嗯。”

  “啊?那他们死了?”

  看慕小小夸张的惊讶表情,沐海不禁莞尔她的善良,道:“他们中的是江离草制作的迷药,只会昏睡过去,两、三个时辰就会醒了。”

  她点点头,继续说:“我还不错吧!其实你不来帮忙,我也一定可以打败那个山贼!哎......你跑那么快,我要跟不上了!哎!你不相信?哎......!”

  他跑在前面,留她在后面嚷嚷,他不想让她看见......他唇边的笑意。

  宁福城近在眼前,他难以解释,即将摆脱掉这个累赘的小妮子时的感觉。

  此时,她正兴奋得指着城里热闹的街市,朝他开心地笑着,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阳光似乎跳跃了一下,照得更灿烂......一切都待到将她送到姑姑家再说罢......他下马,拍拍她的头,她便笑得更单纯,随他一起下马,两人走向城内......“你姑姑家住在哪里?”沐海问她。

  “姑姑家?”她又朝他眨眨眼。

  “嗯!”

  “可是......”她摇晃起两条乌黑柔顺的辫子,“可是我没有姑姑呀!”她依然单纯得笑,直笑得沐海一阵天旋地转......他被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