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福城苏醒在一片喧闹声中,集市开了。

  “江南兄,我携沐海同游市集,您同行否?”柳瞳询问楚江南。

  “我闻城南为药集,欲往。故不扰庄主与沐海少爷之行。”

  “既如此,柳瞳不便勉强。”辞别。

  青砖铺展的街道,已负担起匆匆的人流。道路两旁,充斥着叫卖声。何等繁华的城市。

  走着,望着,过往的人群,一闪而过的小小摊位。沐海见到了很多,年轻的他未曾见过的。非那种种稀奇之物,而是那一张张似同迥异的脸。平淡的,兴奋的;焦急的,悠闲的;忙碌的,懒散的;他似乎掉进了某种奇怪的旋涡,但是他却欣然接受着。

  那边的老人,出售着茶水,伴随青瓷茶碗碰撞的清脆声音,老人娴熟地为每个客人倒茶。一碗接一碗,似是匆匆流逝的人生。老人有一双灵巧却已见干枯的手,发黄的双手像是陈年的茶水。仔细看那张脸,仿佛被皱纹赘得累了,所有的皮肉都松弛了,惟独那双浊目,竟精神地睁着。忽闻有人唤他,“瞎子吴,来碗茶。”“来嘞!”老人回答得底气十足。沐海愕然,他,竟是盲的。

  “吾儿,人世百态皆尽其中,你且细细品味。”沐海抬头看娘,却望见娘眼里幽然的沧桑。

  再往前行,叫好声连连,那是把式们一显身手的场地。壮年男子表演着令人掩口惊呼的危险动作,锣鼓声阵阵,更衬其险势。沐海看到有很多与他年纪相当,甚至更小的孩子,为了讨生活,在场上大显身手,比那些壮年男子的惊险表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光头小子,个子小小,眼睛圆圆,单脚站在红樱枪尖上,一个同是光头的男子,举着他绕场一周。喝彩声顿起,只听得铜板落在铜盘里叮当作响。沐海眯起眼,见那光头小子,汗珠从头顶涌出,浸了衣领,却不见他皱过一下眉,眼睛还是圆圆睁着。

  正看着,忽然前面喧闹起来。柳瞳引沐海寻声找去,原是那翔天被人前呼后拥着游集市。

  “柳师父!”翔天一眼便看到在人群中的柳瞳,唤道。

  众人见翔天叫师父,便闪出一条道来。柳瞳见状,带着沐海走上前去。

  “吾儿,这便是为娘的弟子——翔天少爷。翔天少爷,这是吾儿——沐海。”

  “哦?”翔天闻言上前抱拳道:“沐海兄。”

  沐海不语,抿唇冷冷望他。旁人便议论起来,“这就是翔天少爷的师父?”“我知道她,她便是那济富庄的庄主,可是并为完婚,何来子嗣?”“未曾见过啊,从哪里冒出来的?”“莫不是抱养的吧?”.......沐海眯起眼,更不作声。

  “翔天少爷,吾儿此前一直居住皇城永景,初来此地怕是认生。”柳瞳对议论充耳不闻,接言道:“何不为为师引见身旁少女?”

  “柳师父,此处不便言谈,我们同去茶庄小坐如何?”

  “甚好。”

  满盈茶楼,二楼一房间内,此刻只剩柳瞳、沐海、翔天、翔天的三位贴身随从及那位不知名的少女。

  几人坐定,翔天便令随从门外候命。

  “柳师父,待我介绍,此为陆知府之女——陆羽娇。”

  “柳师父。”少女与翔天年纪相当,举手投足尽显名门闺秀的优雅、稳重。

  “陆小姐,我与你父亲也曾有一面之交......”

  三人言谈中,沐海望那陆羽娇。面目清秀,肌肤嫩白,嘴唇一抹樱桃红。娥眉淡扫,略施粉岱,那一双秀目似含秋水,幽幽然,一片云淡风轻。

  “师父有所不知,父亲已为我二人定下婚事。”言及此,翔天面露羞色。

  “哦?那么为师要恭喜你二人了。”

  那陆羽娇闻言低下头,嘴角带笑,脸颊已染一波红晕。

  无人注意到沐海一闪而逝的惊讶。

  “娘。”沐海突然出声道:“我欲与翔天兄切磋,可否?”

  几人皆望向他,当然也包括那陆羽娇。他感到自己的心正咚咚作响,却不知那便是爱慕。

  “这......”柳瞳稍有犹豫。

  “无妨,师父,沐海兄既出此言,我也正有此意。这茶楼后,有一空地,我们在那处切磋如何?”

  “也好。”

  几人来到茶楼后空地,有好事者也聚拢在周围,等待观战。

  两人面对面,翔天一身银白,上好丝绸绣有朵朵云彩;沐海一身靛蓝,并无其他。相互抱拳,翔天似那大鹏欲冲入云霄,沐海似那蛟龙潜藏于深海,还没开战,四周已是好声一片。

  沐海先发制人,箭步冲到翔天面前,一个转身左手肘猛得向翔天胸口撞去。翔天后退一步闪开,顺势抓住他左臂,用力往怀里一拽,右腿横在身体前方。沐海见要摔倒,脚下使劲,腾空侧翻,右手挣翔天左肩,欲借势扭倒翔天。翔天却不慌忙,双脚忙赶两步,稳住身体,与他僵持起来。沐海也不服软,一个跃起,双脚踏他前胸,脚下使力,像后翻去。站稳再看翔天,他已后退数步,掸掸胸前的黄土,他竟面露笑容。随后,那一白一蓝的身影又扭打在一起。

  人群中,一抹樱桃红牵动着场上两人的心。陆羽娇一袭樱桃红的飘逸纱裙甚为显眼。她在场边静观,眼神却不自主被翔天吸引了去。她自小便知已许配人家,却不知对方是如此令她心动。这种感觉是她不便道出,也无人倾诉的,她便将感情锁在双眸中,静待出嫁那一天。

  此时,场上已打得难分胜负,两人体力皆有不支。沐海发觉如此耗战不是办法,他要赢!他忽一抖双手,袖中甩出两条钢链,不偏不倚正紧绕住翔天双手。翔天见双手被箍,双臂用劲,与沐海各执一端,拉紧锁链。沐海飞起一脚,欲踢其脚踝。翔天为躲避纵身跳起,沐海又一抖手,那锁链活了般在空中绕了个圈,正锁在翔天颈上。众人皆惊。

  “翔天!”陆羽娇惊呼出声。此时。沐海只需拉紧锁链,他便赢了。但是,他眼中只有那一抹樱桃红,他忘了接下来的动作......翔天见安全落地,转过身,左右手抓紧锁链,用全身力量将另一头的沐海甩了出去。

  沐海,重重摔在了地上,仰面躺在地上,他输了。他睁着双眼,看到无边的蓝天,云朵白得刺眼......周围充斥着众人的欢呼声,他们拥护他们的翔天少爷,他们的翔天少爷怎么会输在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手上呢?他们高兴的欢呼,好象赢的是他们。

  柳瞳始终保持着沉默,扶起地上的沐海,才轻声说:“走吧。”经过翔天和陆羽娇身边,点头示意,离开。

  倒是沐海,在经过陆羽娇身边时,在众人眼皮底下,用小刀割下她袖边一缕樱桃红,紧紧攥在手心里,紧紧的。

  走在街上,已是午时,柳瞳便带沐海到聚贤堂饭庄用饭。

  席间,沐海出声道:“娘......孩儿给您丢脸了。”

  “午后,为娘带你去集市挑选些衣物,可好?”

  “娘......”

  “沐海,切磋武艺,何需放在心上?”柳瞳话间夹菜给他。

  “可是......”

  “听好,”柳瞳见他心思全在刚才的比武上,便正色道:“与人过招,最忌分心,若心思不在,何谈切磋?既非切磋,何需自恼?”

  沐海低头思忖。

  “其实,吾儿还不到与那人切磋的时日。为娘早有你二人比试之意,若是过些时日,你可愿与他再比?”柳瞳问他。

  “孩儿愿意!”

  “若是......为娘命你再苦练十年,你可愿意?”

  “孩儿亦愿意!”

  :酷Sb匠网V{首发

  “十年......可赢他否?”柳瞳再问。

  沐海迎视她,眼神坚定。柳瞳笑着又为他夹菜,他埋头吃起来。

  不几日,市集结束,沐海便随楚江南回那永景城。

  离开那晚,柳瞳久久不能成眠。她心知沐海对那陆小姐......但是她却利用了她的沐海,她的儿。第一次,她痛恨自己,她甚至笑不起来,即使是冷冷的笑。她掏出那对“菊绿”,在手中像是会飘起来的柳叶,她轻轻抚摩,好似在抚摩沐海,直到拂晓。她再一次,将那物锁于柜中;她再一次,冷笑出声......而沐海,回到永景城后,每晚都攥着那一缕樱桃红入睡。他期待着下一次与翔天的比试,期待着胜利的一刻,期待着她口中唤他:“沐海。”每每思及此,他的唇边便会显露难得一见的笑意,便将那一缕攥得更紧。殊不知,这一攥,真就攥了十年光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