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阳五十二年,李仕德之子翔天已有十一岁年纪,在他爹爹李仕德的培养下,知书达礼,为人和善,并勤习武功,熟读兵法,颇显大将端倪。

  此时,翔天正在房外空地舞剑消遣,忽见二夫人之女静儿躲在一旁望他。

  “静姐姐。”他停住动作。

  李静朝他点点头,却不走近他。

  “静姐姐,我正一人无事。”他见她不动,招呼道:“前些日子爹爹命人送来瓜果,正好与姐姐分享,快来。”

  “不、不,四弟莫要如此!”她闻言忙上前阻止。

  “怎么?”

  “若是让爹爹见到......”她嗫嚅道。

  “莫怕,待我唤人取来。”

  “可是......爹爹命我不可接近你,如此......恐怕不妥。”

  “为何?”翔天皱眉道。

  “怕......怕我身上晦气沾染四弟。”

  “晦气?何来晦气?”翔天眉头皱得更紧,上下打量李静,此女虽称不上倾国倾城,却生得端庄可人,唇红齿白,言笑间均可见大家闺秀风范,“莫说静姐姐这般端秀,就是那民间女子,且不可轻言晦气。待我去见爹爹!”

  “四弟!”

  “姐姐莫要拦我。”

  “四弟,既言与我分享瓜果,我留下分享便是,何必惊动爹爹?”她劝道。

  翔天不便为难李静,唤下人取来瓜果桌椅,与她在院内闲聊。

  但翔天内心对此事颇有不满,他深知爹爹为人迷信,可要迁怒于自己亲生女儿,实不妥。他也知家中除静儿之母二夫人外,众人皆不与她交谈,更何况是同桌而坐。可翔天岂是那不明事理之人,他偏不信邪。

  谈笑间,已是傍晚时分,奶娘胡妈来唤翔天去正房吃饭。

  “静姐姐,一起去吧?”他邀请她。

  “四弟快去吧,我娘想是已为我备了饭菜,我回去了。”李静不待他挽留,匆匆离去。

  翔天无奈,只得随胡妈去了正房。

  *酷G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b

  途中,胡妈几次欲言又止,不为别的,只为她手中那条鲤鱼挂坠。

  还是在翔天进府的第一天,大夫人严氏便发现了这个挂坠,厌恶得将其取下,丢给胡妈,命她扔掉。“若是亲生父母找来,岂不是证据?扔掉、扔掉!”严氏边说边为翔天换上一条赤玉大鹏挂坠,望他人如起名,可高翔入天。

  但是,胡妈并没有将那鲤鱼挂坠丢掉,此刻她正犹豫是否该将挂坠交与少爷。最后,她将挂坠在手中握了握,还是没有将此事告知翔天。她从小疼爱他,看他一天天长大,她比任何人都高兴,他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她相信。所以,时候还太早,还没有到告诉他真相的时机。她又一次将秘密藏进了心里。

  “翔天,快来,和爹娘一起吃饭。”严氏见他进来招呼道。

  “爹爹,娘。”

  “哈哈,我的儿,爹爹闻你正在舞剑,不知最近进步如何?”

  “爹爹,孩儿只会些毛皮,还需练习。”

  “好、好!明日我便唤人寻来最好的剑师,教你习剑,可好?”李仕德见他如此勤奋肯学甚是高兴。

  “谢爹爹,孩儿必刻苦练习,不忘爹爹教诲。”

  “老爷,你们这父子,饭桌上也是刀呀剑的,何不聊些其他?”

  “你一个妇人,固是听不懂,哈哈,我儿自知,是否?”李仕德和翔天一同乐起来。

  “是、是!”严氏见他父子如此融洽,笑道。

  屋外已是一片墨黑,屋内一片合乐融融,却不知豪门深府内另三位女子有着如何的伤心......翌日,都督府便张贴布告,为翔天聘请剑师。

  不到午时便有人揭榜,那人竟是——柳瞳。

  都督府内。

  “我早闻柳姑娘大名,殊不知姑娘也习武。”严氏假意笑道。

  “夫人,我自十八岁习剑,虽不敢言天下,但就这宁福城内,已无人可及。”柳瞳微笑而答。

  “哦?”她竟出此狂言,我倒要试探试探她。严氏道:“既如此,我唤来一人,柳姑娘可敢与其过招?”

  柳瞳微笑不答。见如此,严氏接言道:“若柳姑娘赢了此人,我便通禀老爷,并奉上拜师礼;若赢不了,还请姑娘自回吧。”严氏心中所想无非两件事,其一,翔天的未来固然重要,若是这人武功高强,对严氏自有好处。其二,若是她所言非实,送走了她,也可防留她在府中为老爷垂涎。两全其美。

  柳瞳点头应允。随严氏来到中庭,听那严氏对下人道:“去,请梁护卫来。”

  一刻工夫,见从小道处走来一人,来人身穿铁灰盔甲,手执亮银配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严氏引见,方知他便是都督府第一高手——梁护卫。

  两人稍做休整,便拉开架势,准备过招。

  梁护卫注视柳瞳,一袭红衣,手中那一柄素剑也被映得红灿灿。如此美丽的女子,竟敢与他过招,若非她武功精湛便是小看了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负于她!想着,他便先发治人,一剑直指她而去。

  那柳瞳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柔软的身体轻闪而过,手腕使力,剑柄磕在梁护卫背后。他一个趔趄,稳住身体转身正欲还击,却被柳瞳的架势慑住了。

  只见她执剑轻舞过面前,似是仙女,身体飘忽,只看清那一团火红。忽然,她右手领剑,左手护剑,身体前倾,乘风般,只一瞬,那剑便停在梁护卫眉心处,微微颤动。

  严氏大惊,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只一招,便取胜。她微愠,道:“梁护卫下去吧!柳姑娘请随我来。”

  那梁护卫从未见过这样的剑法,一招败下阵来,虽心有不甘,也只得怏怏告退。

  “翔天,来见过柳师父。”严氏引柳瞳到翔天房外。

  “柳师父。”翔天出门行礼。

  柳瞳第一次见到他,年轻带稚气的脸,多么纯净的孩子,她想着,笑了,却笑出寒意。

  突然,柳瞳猛得拔剑,剑锋直抵翔天胸前。严氏惊叫出声。再看翔天,一脸平静,眼中一片黝黑尽是无邪。

  “柳姑娘!你这是......”严氏见她没有杀意,抖声问道。

  柳瞳手腕一翻,收起剑来。浅笑道:“习剑者,不可惧剑,翔天少爷具备习剑之材。”

  “吾身爹娘予,吾命天自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之剑何以惧哉?”翔天坦言。

  严氏见并无大事,忙引柳瞳面见李仕德,并奉上拜师礼。随后,便派人送柳瞳回到济富庄。

  夜半时分,四周皆寂静。

  惟有柳瞳毫无睡意。她在榻上辗转,翔天无邪的眼睛在她脑海里不断闪现。这样干净的面容,她曾经也拥有过,究竟.....究竟是谁撕毁了它.....她猛然坐起,心中暗下决定,教授那个孩子——“吟瞑彻骨剑”!

  夜漆黑,似是吞噬一切,哪里的鸦声忽鸣,更显夜寂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