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落在皇城永景城的雷寒的布庄内堂,聚集了名震天下的四位高手。

  “清烟”,墨绿色短衫,下着一条靛蓝长裤,上缀绿色藤蔓衬饰。此人长脸盘,面目煞是清秀。他便是那用毒高手——楚江南。坐在他下手,口中总在呼呼喘着粗气的,正是“惊天”。由于精通火药术,长期接触硫磺等物,导致他呼吸起来总是比别人粗重些。其有一显著体征——左耳下方靠近脖颈处有一明显黑痣。

  “雷庄主,沐海少爷交与我们四人,我赵翼自当将所学,无一保留,全部传授。请庄主放心。”“惊天”道。

  雷翼微微点头,便将目光投向“银狐”“赤狐”两兄弟。

  他两人同是一身黑衣,唯一区别,便是那上面,分别用银线、火红赤线刺绣的莲花,栩栩如生,且耀眼。

  “银狐”——司空良,剑眉,细目,眉宇间英气逼人。再看那“赤狐”——司空烈,浓眉,星目,竟是相貌如此不同的两兄弟。

  “听从庄主安排。”“银狐”说话间,手中摆弄他最中意的暗器“凌霄斩”。其弟“赤狐”点头示意。

  “既如此,雷寒便将沐海托付给四位,望他早日成材。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四位英雄海涵。”雷寒抱拳言谢。四人还礼后离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沐海已是十岁年纪。

  “沐海,再给师父背诵用毒忌诀。”

  沐海正在院内扎马步,答道:“忌凉、忌热、忌水、忌土、极忌余。”

  “嗯......怎么讲?”

  “毒物遇凉热、遇水土均可改变其毒性,而为使人致命,便加妄自增加药量则为用毒大忌。用毒者,需谨慎行事。”

  “好!”楚江南正微笑点头间,身后忽出一声。

  “烈师父!”沐海闻声便知来人是司空烈。

  “好小子!你将你江南师父的本事全都学了去吧?”

  “未可,沐海才疏学浅,若要精通师父们所授,还需倾海一生苦学。”

  “哈哈哈哈哈......!”楚江南与司空烈见他小小年纪,言语、行事、习武均谦虚诚恳,相视朗声大笑起来。

  “小子,为何还不歇息?”司空烈看天色已渐暗,问他。

  “良师父出门前,叮嘱沐海需等师父回来方可收功。”沐海一动不动继续扎马步。

  晚些时候,厨房的张嫂招呼吃饭。独缺司空良与沐海。

  “什么时辰了,沐海还不来吃饭?”

  “烈,良不是要沐海等他回来么?他怎可违背师父教导?”楚江南深知司空烈的火爆脾气,劝道。

  “我去喊他。”张翼起身朝院子走去。

  “沐海,吃饭!”

  “翼师父,沐海在练功。”

  张翼走近他,夜风已鼓起阵阵寒意,但他脸上却渗出汗来。张翼不得不暗自欣赏沐海,试问十岁孩童,哪个有如此毅力?练功苦,也不忘师父教诲,难得......难得啊!

  其实,如此刻苦优秀的徒弟,哪个师父会不爱?并非那“银狐”司空良狠心,而是此时他正因任务耽搁在永景城的凤凰楼内。

  凤凰楼乃胭花之地,楼内红遍永景城的窑姐——柳琳灵正倚镜梳妆。

  “银狐”收到消息,入夜,富豪姚大全将来此处会柳琳灵,故藏身室内,静候那人。

  柳琳灵,年方二八,生得可人,皮肤白里泛红,娇嫩得似是能掐出水来。一双杏眼,勾人魂魄。举手投足皆娇媚。

  “柳姑娘,姚大人到。”门外来报。

  “请。”她微皱秀眉,虽只有一瞬间,但“银狐”看得真切。

  “哈哈,柳姑娘,见你一面可真是难于上青天呐。”姚大全晃着肥胖的身体走进屋来。

  “姚官人,快请坐。”柳琳灵淡然道。

  “今日一见,果不虚传。哈哈,柳姑娘也坐。”姚大全欲伸手拉她坐下。谁知她不着痕迹避开,道:“官人想听何曲?小女子伺候您。”

  “曲?何曲?你可知本大人今日买了你的人?”姚大全瞪起了眼。

  她眼中的惊愕,没有逃过隐藏在角落的“银狐”的眼睛。

  “小女子只卖艺不卖身,请官人自重!”“银狐”看到她在做无力地抵抗。

  姚大全花了大把银子,只为得到她,怎会罢手?他站起,将她推倒在床上。紫红的床单将她的肌肤映得更加诱人。

  “卖艺?卖身?对本大人都是一个样!就是银子!”他欺身压她在身下,肥厚的嘴唇一张一合得说着:“银子本大人多的是!美人儿快让大爷快活快活......啊!!!......”他正蠕动的身体忽然在一声惨叫后僵硬不动了。

  柳琳灵睁大眼睛,楞楞看着,蒙面的黑衣男子从姚大全背后拔出一把雕花匕首,上面鲜血淋淋。

  他杀了姚大全。他帮她把姚大全肥胖的身体从她身上移开,扔在地上。她惊恐又目不转睛得盯着他,甚至忘了动作。

  ,n更s新%u最快上:*酷,匠`O网k*

  他该走了,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但是,他还是将目光停留在柳琳灵雪白的脸上,那张脸因为惊吓和恐惧已经毫无血色,发丝因为姚大全的缘故有些凌乱,一双美眸,里面正映着“银狐”的身影。

  她是美的,无需论出身,她是美的,因此灼痛了他的眼。

  他将匕首在姚大全身上抹了抹,擦去血迹。

  在柳琳灵还没有反应时,他伸手轻拭她的颊,动作很轻,似是怕碰碎了她。她流泪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

  因为恐惧?因为无助?因为......感激?她难理清。

  他的确该走了,门外已有脚步声,于是,他闪到窗边,一个翻身,跃出窗子,消失在皎洁的月光下,消失在她眼前......“银狐”见到沐海,已是二更时分。

  “良师父。”沐海还在扎马步。身后居然站着另外三人。

  “哥,去了哪里?”司空烈心疼沐海大声道。

  “沐海,去歇息吧。”司空良摆了摆手。

  “是,师父。”沐海方收功,被张翼带去吃饭,然后歇息。

  “良,你这是.....”

  “江南兄,代我谴人通报庄主,姚大全已死,可依计划行事。”司空良声音疲惫道:“我先去歇息了。”

  “我哥这是......”司空烈迷惑不解,从不曾见他如此这般疲倦,仿佛经历了大难,可只是刺杀姚大全此等鼠辈,何需如此?

  楚江南不语,只定定望着“银狐”的背影若有所思......夜,深了,司空良在房内已入梦境。

  “曲悠悠,心幽幽,何人谱调?雨连连,泪涟涟,谁人知晓?”梦境中.....哪个紫衣舞女在声声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