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到沐海被雷寒带去皇城。其实不为别的,只为能训练沐海成为组织寒瞳的一员,既已认沐海做儿子,雷寒必要将他带在身边好好培养。

  组织寒瞳,在当时已是天下闻名。在贫苦老百姓眼中,寒瞳是个慈善机构,总是为穷人慷慨解囊,倾力相助;而在各地的达官显贵眼中,寒瞳则是一颗毒瘤,这个组织中的杀手个个身手不凡,若是被他们盯上性命危矣。

  究竟为何柳瞳和雷寒会创立这样一个劫富济贫的组织?时间就要追溯到六年前一场战争了。

  那时的柳瞳还是个年方十八的娇俏姑娘,家里的爹爹和娘都是宁福城的普通老百姓。柳爹爹是个铁匠,手艺精湛,为人也老实忠厚。一家人靠柳爹爹做做手艺,日子过得也算殷实。

  战争忽起,毫无征兆,这也许就是战争本来的面目。

  景阳帝命大都督李仕德率部下,驻扎宁福城,镇压当时对抗朝廷的民间组织。得胜后便将宁福城交与李仕德管理,李仕德念此必是不遗余力,他命部下以最快速度铲灭乱民。

  哪知,那李仕德虽带兵有力,可对士兵德行却不加管理。部下们个个骁勇善战却有抹不去的匪气。

  到达宁福城后,士兵们开始以搜查乱民为由,闯家入户,烧杀抢掠自是不必说。单说四名士兵搜查到柳家铁匠铺时,推门便入。为首的士兵粗着嗓音道:“我们奉大都督命搜查乱民,家中老小出来见我!”

  柳爹爹闻声,便携妻女上前接受检查。

  “呦呵!这个老头儿家中竟有这样美貌的女子?说!这老头儿是你什么人呐?”士兵边说边靠近柳瞳母女。

  “是内人和女儿。”柳爹爹岂不知此人意图?上前一步挡在他面前。

  “滚一边去!”士兵见状怒道。一挥手将柳爹爹推开。谁知柳爹爹一个趔趄竟摔倒了。

  “爹爹!”“他爹!”柳瞳母女忙上前搀扶。

  “嘿!兄弟们,听听,多甜的声音?”其他士兵讪笑起来。“这对母女皆有可疑,带回去审问!”

  士兵们正欲带走柳瞳母女,忽闻门外有人传报:“大都督有命,所有士兵速回都督府听令!”

  四名士兵不敢耽误,丢下一句:“看好你的妻女!我们随后便来捉拿,少了一个拿你试问!”匆匆离去。

  一家人正庆幸时,门外走进一人,正是隔壁布庄的少爷——雷寒。

  柳爹爹忙将门闩插上,引雷寒到内室坐下。谈话间,知道门外的喊声便是雷寒见他一家有难,急中生智谎报的。

  “柳爹爹,此四人已去过我布庄,我闻柳爹爹爱酒,家中有藏酒地窖,本欲来此借地窖一避。但那四人若知真相,必会速回。柳爹爹还是带着家眷快快逃了吧。”雷寒是智谋之人,规劝柳爹爹道。

  “雷少爷,我虽是个手艺人,靠得便是这几分体力,怎奈我年势已高,身体已难受那逃跑之累。蒙少爷出手相救,我代一家给您磕头了。”柳爹爹说话间就要下跪言谢。

  雷寒忙上前搀扶道:“柳爹爹,晚生怎是那见死不救之人,还请柳爹爹不要为难晚生,快快起来吧。”

  “雷少爷,我自知不能逃命,但有一事相求,还希望少爷能助我。”

  “请讲、请讲。”

  “我素知雷少爷家中在皇城也有事由,不知少爷可否携内人、小女前去避难?”

  “此事晚生自是照办,但柳爹爹您......”

  “爹爹!我和娘怎能将您独自留下?”柳瞳出声道。

  u酷7匠l网、B首发

  “瞳儿!那些土匪若见你已不在自会离去,勿要担心爹爹。”

  “爹爹......”

  “他爹,我对这老铺已有感情,绝不离弃,还是让雷少爷快快带了瞳儿逃走吧。”柳母拉起女儿的手,用力捏了捏,眼中的泪水已泛滥而出。

  “娘......”柳瞳是懂事的,怎会不明白爹娘的苦心?

  “既如此......还望雷少爷速速带小女离去吧......”

  雷寒见时间不多,便答:“柳爹爹,事不宜迟,晚生这便带柳小姐去皇城避难,请二老多多保重。”遂携柳瞳离去。

  谁料,还在途中,布庄留守伙计便传信来:那四名士兵去而复返,回到铺子发现柳瞳已逃,不由分说,将柳爹爹视做乱民,斩杀了。而柳母,竟遭到四人侮辱,事后含泪自尽,死前只留一书:“瞳儿,保重。”

  雷寒愕然,柳瞳见信便昏将过去。醒来后,执意要回宁福城家中见爹娘。雷寒好言相劝,命人将二老厚葬。她还是不依,他只好将柳母生前留下的话重复道:“瞳儿,保重。”

  泪眼朦胧的柳瞳闻言,抬头望向他,他眼中尽是浓浓的悲伤,此等有情有义之人,她终于将回城的念头埋进心底。

  到达皇城,两人朝夕相处,自生情愫。于是在第二年,雷寒便许下誓言:“非卿莫娶。”

  怎知柳瞳虽为女儿身,却有着男子般刚强的性格。大仇未报,她不肯也不能轻许终生。她深知能得雷寒倾心,已是人生一大福事。但是,爹娘之死,在她心中是个疤,是个死结。

  于是,她和雷寒商议后创立组织寒瞳。做别雷寒,她只身回到宁福城,明为经营济富庄,实为物色人选,送去皇城,在雷寒处训练成为组织成员。

  目前,雷寒既是要训练沐海,自是要用最为出色的人选。

  “派人请‘清烟’、‘惊天’、‘银狐’、‘赤狐’四人来布庄商议要事。”雷寒在布庄内堂吩咐道。

  “是。”

  ‘清烟’----名唤楚江南,组织内用毒高手。‘惊天’----名唤赵翼,组织内使用火药的高手。‘银狐’与‘赤狐’为兄弟,名唤司空良、司空烈,二人分别是组织内使用及制作暗器的高手。

  有此四人教导,沐海若是可塑之材,便可成大事。雷寒心中盘算着:“沐海,儿啊,你可不要辜负了你娘的期望.....”

  窗外树叶见黄,时间如梭,等不得、误不得......人呐,心中若是被仇恨刻划过,便忽略了时间,于是等空了四季,误了美景;于是等空了日月,误了朝暮;于是等空了心,误了情......怎奈两人同样痴情,你懂我我知你,‘君心我心’天地间几人敢言?几人能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