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大都督李仕德,娶有一妻三妾。正室严氏自不必说,无儿无女,但本家与李仕德倒是门当户对,故而在府内地位很是稳固。那三位侧室个个貌美如花,却只得三女,说话便没有了底气。

  这次收养之事,便是那严氏在李仕德面前念叨多日,李仕德考虑到自己大都督的显要官职,竟膝下无儿,岂不让人笑话,又念得自己家业的继承问题,便应允了。

  没料到的是,翔天的到来,给都督府上下增添了喜气,他虽只是一岁多的孩子,却不怕生,淘气起来都煞是惹人爱。李仕德大喜,严氏更是满面容光,仿佛翔天本该是她亲生的。

  一日,天气炎热,李仕德携严氏及三位侧室在府中花园乘凉。

  “胡妈,花园凉爽,带少爷来乘凉。”严氏吩咐专门负责照顾翔天的奶娘。

  等待工夫,三夫人叶氏递了个眼色给二夫人连氏,连氏会意道:“老爷,今日无事,恰逢少爷乘凉,何不让他来玩个‘百日抓’?一来可以给少爷定定性,二来也可博老爷一笑,岂不美哉?”

  所谓百日抓,无非迷信一类,适逢孩子百岁便摆出一些代表各种前程的玩具,让孩子自己选,选出来便说孩子未来由此可定。真为无稽可笑,可那李仕德偏是迷信之人,连声道:“好,好!”

  这倒叫严氏心中一惊,想之前三夫人之女静儿,就因为这一抓,抓只扫把,老爷至今还对此女不闻不问。她多少可以猜到,今日二夫人出主意,必是三位侧室早有计划。怎奈老爷主意已定,她只得暗自祈求翔天“出手不凡”。

  胡妈将翔天少爷抱来时,花园地上已经铺好席子,上面散落着书、球、勺子、梳子、毛笔等十余物件。

  8'最N1新?\章@-节√=上酷,,匠&网_l

  “胡妈,让少爷自己挑。”李仕德对这个儿子的未来已是期待不已。

  翔天被放在席子中间,开始时还有些站得不稳,严氏顺势扶了扶翔天,也将那扫把推到了更远点的地方。

  “我儿,好好选个爹爹称心的。”

  翔天似懂非懂地眨眨眼,低头看向那一地东西。孩子毕竟是好奇的,他似乎有了自己的主意,迈开小腿儿努力朝一个方向走去。

  当翔天的小手碰触到那只扫把的时候,严氏感到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她似乎已经能想象到老爷厌恶的眼神,她甚至听到了三位侧室得意的刺耳笑声。

  只见翔天费劲的将扫把拨到一边,伸手抓起了压在下面的一柄木剑,那木剑对于幼小的他来说实在太大了些,当他终于将剑抓在手里的时候,木剑的重量使得他一屁股做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翔天咯咯的笑声。

  “哈哈哈哈,我儿,是我的好儿子!”李仕德上前高高抱起翔天,举过头顶:“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儿!哈哈哈......”

  严氏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再看那三位侧室已是黯然离去......于是,翔天少爷的身份地位一跃成为大都督李仕德接班人的不二人选。

  他,身上穿得是绫罗绸缎;他,口中含得是金玉汤匙;他,成为了整个宁福城的大少爷。

  这个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柳瞳的耳中。她便笑得更深,内心更加期待和雷寒的会面。

  月底,雷寒如约而至。

  在柳瞳房内,雷寒仍是那一身惯穿的白袍,手执纸扇,风度翩翩。殊不知,天下闻名的组织,寒瞳的首脑竟是书生模样。怪哉!

  “瞳,你心意已定?”

  柳瞳转过身,怀里竟是沐海。

  “沐海,这是干爹。”柳瞳柔声唤醒他。他睁睁眼,嘴里咿呀着“娘、娘......”

  “是干爹。”柳瞳耐心教导。

  此时雷寒已经眯起双眼,定定看着柳瞳,他虽外表文弱,但心思缜密,他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她、他们一生的选择。

  “瞳,孩子我可视如己生,但是,你我的婚事......”

  “寒!”她出声道:“大事未成,不婚。”语气坚定而决绝。

  “大事未成,不婚......”是的,五年前,这个女子,在他雷寒说出非卿莫娶的誓言时,便对他说过一次了。五年......做这个选择她已破釜沉舟,他明白,他怎能不明白?

  “来,沐海,干爹带你去皇城。”他伸手抱过孩子。

  柳瞳注视雷寒年轻英俊的侧脸,若不是那仇恨的过去,他现在怀里抱的应该是属于他们的孩子吧;若不是那悲伤的过去,他现在口中唤得应该是娘子吧;若不是.......若不是却都已成幻影......“寒......知卿莫若君,足矣!......”她轻轻靠在他肩上,才得以卸除笑意,只有他才知晓那笑容,她已挂得疲惫、麻木,那笑容背后应是含羞带怯,或是风情万种,或是...泪眼婆娑......雷寒带着沐海走了,去皇城,路途迢迢她不在意,因为早在五年前他便已将她的魂魄带了去,她倚窗轻吟:“君心我心......”一遍又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吥笑貓说:

仙魂录·陵光by吥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