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婵眼角抽搐,迟疑的向小白伸手。

  在知道小白已经被古傲天控制,成了对方暂时的‘傀儡虎’之后,姜婵就感觉,小白是古傲天的化身,她不想去触碰。

  然而,她如果表现的太明显,就会穿帮,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洛心说的一点不假,魔族的人,真是阴险狡诈之极!”

  姜婵向小白伸手之时,在心中嘀咕道。

  她从未想过,她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也在古傲天的监视之下,这真是让姜婵的背上惊出了冷汗。

  嗖!

  突兀,向姜婵走去的小白,被一只手五彩羽翼环绕的手臂,给一把拉入到地下。

  小白在地下挣扎,它的口中吞了许多沙石,难过之极。

  将它一把抓下来的人,还在用特殊法宝打它的头,这让小白痛苦之极。

  在掌控小白的古傲天,在远处,已经疼得双手捧着头,冷汗直冒的暗骂:“是谁看穿了本皇子的对小白的控制,在用精神力攻击之法?”

  “是魔族的人吗?”

  u\酷!匠,网p首发0

  姜婵与玄风惊悚的齐声开口道。

  石炎与洛心同时摇头道:“不是。”

  洛心一怔,她眨动黑亮如珍珠的眼睛,看着石炎,问道:“石炎,你怎么知道来者,不是魔族的人呢?”

  姜婵与玄风也都惊讶的看向石炎,二人也好奇,石炎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石炎没有解释,他面朝大地,喊话道:“孔翻天,你再不将我们的异兽放出来,你就别想着与我们合作了!”

  砰!

  石炎的声音刚落,一身五彩羽毛,身材细长,满脸老态的孔雀羽翼族的孔翻天,从地下冲出。

  在孔翻天手中,是满嘴泥沙,双眼飙泪的小白。

  “臭小子,你还知道我们是要合作的,那你还将我族的圣子打成猪头状,还要勒索我族?”

  孔翻天一出来,就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玄风立即冲过去,喷道:“老孔雀,你还好意思质问我们?你给我们的地图靠谱吗?分明是引我们入吞火族的陷阱,如果不是我们够强,早就死在吞火族的陷阱中了!”

  孔翻天鄙视的看向玄风,道:“我都已经将地图,绘制到了三株树的跟前,这你们自己都找不出它,只能证明自己蠢!”

  玄风瞪着眼,还要喷孔翻天。

  石炎阻止道:“孔前辈,你已经将你们种族的圣子劫回去了,又暴打了我们的同伴一顿,我们算是扯平了。”

  孔翻天将小白丢在地上,眼中还有怒意道:“如果不是还要合作,我拖到地下暴打的,就是你们这二个恩将仇报的家伙!”

  洛心黑着脸开口道:“翻天圣子,你这样真的好吗?将我们二族联防的地图,泄露给人族的参与新锐比试的弟子?”

  孔翻天扑闪着羽毛,将羽毛中的泥沙散出,淡然道:“泄露就泄露了,你回去告状就是。”

  洛心神祗般的美丽脸庞上,浮现无奈之色,道:“算了吧,我告状也没用。”

  孔翻天满是老态的脸上,浮现得意笑容,道:“你也是个明白人。”

  玄风不爽孔翻天,这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它对洛心说道:“洛心美人,你怕这老孔雀干什么?你去告状,肯定能得到你爷爷的支持的。”

  洛心摇头道:“翻天圣子是我们南山最强的大师级锻造师,他的地位是特殊的。”

  微顿,洛心提醒道:“还有,小蜥蜴你别叫翻天圣子老孔雀,它与我是一代的,与石炎也是一代的。”

  石炎,姜婵,玄风都瞪大眼睛,有点不能相信。

  孔翻天的样子,简直是偏老年人了,怎么可能与洛心,石炎是一代人?

  “啧啧,老孔雀,你不会才是二十几岁吧?你这张脸长得的也太着急了点吧?”

  玄风阴坏的讥讽道。

  孔翻天道:“我一百八十岁了,这张脸是锻造东西受伤了,所以才想要与你们合作,去巫山之上,摘取续命神药,将这张脸恢复过来。”

  玄风一愣,看向洛心道:“洛心美人,这位都是一百八十岁的老人,你怎么说他与你,还有石炎老弟是一代人?”

  孔翻天自己回应道:“因为我们孔雀羽翼族的人,寿命最少都是一千年。所以,做圣子的,一做就是一百年。我是一百岁做的圣子,往后还得做二十年。”

  玄风目瞪口呆。

  石炎与姜婵的心中一阵感叹,孔雀羽翼族的人,最少都能活一千年,这已经堪比人族的神火境圆满期修者了的寿元了。

  “老孔雀,你也别装嫩了,一百八十岁了,怎么都是老家伙一个!”

  玄风怼道。

  孔翻天的羽毛闪动,道:“别废话了,都跟着我,我们走一条捷径之路,快速抵达苍梧之野的中心地带。”

  “你的捷径之路靠谱不靠谱,别等我们走过去,又是各种险境。”

  玄风质疑道。

  孔翻天无比自信道:“放心,真遇上险境,或是你陷入重围,我也能救你出来。”

  玄风正要吐槽孔翻天。

  石炎此时则对孔翻天,发问道:“孔翻天,你刚才偷袭小白,用的是五行遁术中的土遁之术吧?”

  玄风一听石炎的话,一双蜥蜴眼瞪的老大,五行遁术,这不是大地球的神仙绝技吗?

  仔细想一想,孔翻天救羽翼族的圣子,殴打小白的过程,这真是很像是,大地球上关于五行遁术的描述的样子。

  正所谓,五行遁术,遁土不破土,于山川大地中,犹如鱼儿游大海。

  姜婵与洛心的反应不大,因为她们不知道五行遁术的,这一门法术。

  孔翻天很吃惊,而后他老态毕露的脸上,露出得到知己的笑容,道:“石炎,你不愧是能看破,我布下的裂山杀阵的人,我偶然得到的一门战技,你居然也知道。”

  “你刚才用的还真是五行遁术中的土遁术?”

  玄风激动的问。

  孔翻天承认道:“不错!”

  玄风后退二步,盯着孔翻天,呤诗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洛心,姜婵,孔翻天三人惊愕的看着玄风,不明白玄风突然蹦出的这二句话,什么意思。

  只有石炎明白玄风的意思,它在怀疑会五行土遁术的孔翻天,是大地球的老乡。

  然而,看孔翻天的反应,他不可能是大地球的老乡。

  “老孔雀,我这首诗的后二句,你有印象吗?”

  玄风问道。

  孔翻天摇头道:“这是诗吗?我不知道,而且我们现在为什么要讨论这些呢?”

  玄风立即更靠近孔翻天,说道:“好,我们不讨论这些,那孔老哥,你的五行土遁术可以外传吗?你看我的资质,适合学吗?”

  砰。

  孔翻天一脚踢开玄风,道:“我这绝学,只传给我儿子,其他人免谈……”

  “爹!”

  玄风在孔翻天话语没说完之时,扑向孔翻天,呼喊道。

  孔翻天呆怔当场,石炎以手掩额头,无奈至极。

  姜婵又一次笑喷了,这一次笑喷的还有洛心,这玄风真是太没有下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