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桌学那B学习不咋地,但是人长得漂亮,正所谓男人不花心,除非来月经!女人不风骚,档次不够高!所以传闻学校里不少男的都干过她,虽然不知道真假,但她平时那副总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我很不爽,甚至我都怀疑这娘们连我叫啥都不知道。

  “刘氓,起来回答一下第三题。”说话的正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苍木熏,我们私底下都偷偷叫她苍老师。她同样也是我们学校众多屌丝心目中的女神。

  今天苍木熏一身黑色绕腿厚丝裙,肉色的丝袜包裹住一对儿修长的美腿,略显暴露的女装下峰峦叠起,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勾勒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樱桃小嘴粉嫩鲜红,仿佛等待别人去品尝一翻。

  当时正在上初中的我,对性这种东西甚至连一点概念都没有,只知道只要一看到班主任那身性感的打扮和那张俊俏的瓜子脸,我的下体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刘氓!想什么呢,回答第三题!”班主任一句大喊把我从无限的意淫中给拉了回来。“啊…啊…”对我这种不学习的学生自然是一本新书,一笔未动。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同桌杨涵蕾的书上,也什么都没有,哥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个一二来。

  苍老师一句清脆的“出去!”哥就起身而出,丝毫没有半点迟疑。老子早就熟悉这个套路了!只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叫刘氓?为什么我弟弟叫刘鸿涛?弟弟的名字为什么这么高大上,我的怎么却这么猥琐加龌龊呢……我想我可能的确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虽然我是初二的一个骨灰级屌丝学生,但我同桌可算是我们二中的四大校花之一了,平时这家伙天天都有一堆男的争着抢着给她抄作业,为的还不就是跟她吃顿饭,或者靠近她闻闻这B身上的奶味。奇怪,为什么今天这家伙数学书上却是一片空白的!

  我临出去的时候杨涵蕾还对我吐了一下舌头接着用中指鄙视了我一下,那意思就是你丫被骗了,搞得老子现在还对她耿耿于怀。

  我从门口一看,原来她居然有两本书!一本写着答案,一本是空白一片。杨涵蕾似乎知道我在看着她,还故意回头,用手指了指脑袋,嘴做出口型骂我一句“大傻逼。”

  老子天天给你抄作业不算,你他妈还这么玩老子,杨涵蕾你他妈的死定了!我心里骂着杨涵蕾但脸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那都是因为杨涵蕾的对象可是我们二中的扛把子钱冲,人送外号:高村银枪小霸王。

  况且杨涵蕾跟我的家境又不同,她家是那种有钱有关系的,她爸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我死去活来,而我家的情况和她家简直是天壤之别。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家里只剩下父亲带着我。自打那之后父亲就经常教育我说英雄一怒为红颜,红颜一怒却是为了钱,有些人你别看透,看透了,心疼。有些人你别看懂,看懂了,伤情。

  事实证明他做到了,原本孤苦伶仃的生活却又因为父亲几年前捅人进去了变得雪上加霜,听人说父亲可能这辈子都出不来了。搞得我只能寄居在小姨家里,期间母亲没有来看我一次,甚至是写一封信……

  我眼眶湿了,但我是不可能哭的。不知道为什么,听我爸说我一下生就不会哭,起初大夫以为我死了,都把我扔上了手术台,但一听心跳,我却还活着。

  我正想到这,就听门里一声刺耳的“杨涵蕾,你怎么有两本书,这本是谁的!给我出去!”班主任这母老虎又发威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班主任替我出了一口恶气。

  涵蕾,我治不了你,有人能收拾你!我心里虽然已经把杨涵蕾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但表情还是那副苦逼的笑脸,有句话说的好,叫:抬手不打笑脸人。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踏,踏,踏…’的声响,想都不用想,那就是杨涵蕾的高跟鞋,全学校也就只有她能骚的穿高跟鞋上学了。

  “笑你麻痹,瞅你那副屌丝样我就恶心。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脖子上长得是头还是屁股!”杨涵蕾这句话彻底勾起了我心中的怒火,但我一没本事,二没实力,顶多也就只能把她说的话当作放屁而已。

  杨涵蕾却依旧是不依不饶,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今天都因为你这个废物,我才出来站着的!”她又骂了我几句,把我损的狗血淋头,我全当没听见。咱们这个仇,我以后再报!

  当她骂道我爸的时候,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别人你可以说,可是对于我这样的单亲家庭来说,拿我爸开玩笑不就相当于打我嘴巴子吗!我一句话没说,直接一拳打在了墙上,松动的墙皮瞬间散落了一地。

  酷:t匠网*p唯)一O正`E版,其;他B都是E盗版#G

  杨涵蕾也没能想到我这个受气包居然还有脾气,先是惊了一下,紧接着看了看我流血的右手,轻蔑的来了句“就这点能耐啊,晚上你怎么撸?有种你现在就来打老娘啊。用这个吓唬我?今天中午走路可一定要小心一点,别被我对象不小心把你给抓到了,往死干一顿!”

  别的我都听懂了,只是那个撸是什么意思,当时我还是不知道。总之大部分是骂人的话,我恶狠狠的瞪着杨涵蕾,杨涵蕾完全没叼我,转身一个人从楼梯走下去找别的班正在上体育课的人玩去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我看着远去的杨涵蕾,心里默默生出一丝邪念。我明着干不过你,咱可以来暗的。

  这时候一声清脆的下课铃声响起,杨涵蕾也从楼下慢慢悠悠的走上来了,见到我,很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哼哼,穷逼。”

  我也没管她说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我心中一直想着那几个计划,我冷笑了一下,心里暗暗说看我不搞死你。

  “你们两个,过来!”班主任一声大喝,整个楼道都回想起略微刺耳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很耳熟,我记得隔壁那对新婚夫妇结婚当天晚上我就听见了这个声音,整整响了一夜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新书启航,追书加撸撸是必须的,小呆群号7995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