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就上来啤酒了,总共是十二瓶,她开两瓶递给我一瓶,说:来,咱俩先对吹一瓶。说真的这丫头豪放的程度再一次震惊了我。

  从起床到现在我都没喝水呢,本来嘴就干的要命,又加上旱冰场打架给我渴的都不行不行的了。也不是苏陌陌家没水,而是她家那个大饮水机怎么用我都不知道,生怕别人见了骂我是屯逼。

  喝的时候那帮女的就一劲儿给我打气,我寻思我是个男的,自然也得喝的快点,这样才能显现出我酒量比她好。等我喝完一瓶之后,杨涵蕾的瓶子里还剩三分之一呢,我擦了擦嘴,故意刺激她说,你行不行啊你,她朝我竖起了中指,闭着眼睛又猛喝了几口,总算了把那瓶酒给干了。

  随后我俩一人又喝了三杯啤酒,这时候她显然不行了,倒不是她醉了,而是她的肚子容量太小,根本装不下那么多酒。

  她说肚子撑,要去厕所,回来继续,说实在的,哥当时也不行了,想尿尿,但我没敢说,怕那帮人说我喝不过杨涵蕾。

  杨涵蕾一走,那帮人就跑过来给我支招,能看得出来,她们也都跟苏陌陌一样,挺痛恨杨小妞的。有人跟我说,把酒撒出去,再兑半杯水,我给拒绝了,说她一个女的,我要是连她都喝不过,那也太丢人了,不用搞鬼,老子肯定能把她喝趴下。

  杨涵蕾回来后,要继续跟我拼酒,喝了没几杯呢,我就感觉有点吃力了。我也去了个厕所,、放了放水,然后回来继续跟她喝,我也挺奇怪的,一个女孩子,喝了这么多,居然脸都没红一下,而我脑子都有点不会转了。

  杨涵蕾我俩喝完了第二瓶,她问我说还喝不,我说老子怕你啊。她笑着说,别装了,你都上脸了。我说,你不知道上脸的人都能喝吗。她说那成,老娘肚子小,喝不下啤酒了,咱们要一瓶白酒吧。我当时也蒙圈了,傻逼呵呵的说喝就喝谁怕你。

  她又找服务员要了瓶半斤的白酒,我俩一人倒了半杯。从小到大我还没喝过白酒呢,因为那玩应太辣,光是闻闻就觉得恶心。

  我先是猛吃了几口煮好的菜,把菜含在嘴里,然后跟杨涵蕾碰了一下杯,可能是没有喝白酒的经验,喝的时候我憋着气,像咽药一样,一口就把半杯白酒给闷了。

  更g新B最?x快UZ上x酷匠$网n

  那味道,就感觉难受的不行,差点给吐了,从喉咙一直烧到肚子里。杨涵蕾也是用一只手捏着鼻子,喝完赶紧抓起一把生菜,就往嘴里塞,这可把其他人逗乐了,都问她你咋突然饿成这样了。

  这杯白酒下肚之后,刚开始还好,但是没片刻,我就晕的厉害,杨涵蕾看起来比我还遭,这让我挺欣慰的,我问她行不行,行就继续。

  她说了个行,然后就把剩下的酒全都给倒上了,这次倒的时候,一些都洒了出来,她明显是醉了,眼神都有点迷离了。

  这时候有人给我加油,说杨涵蕾已经醉了,这杯下去她肯定就倒了。

  其实这时候我也不好受,但我还是忍着给干了,可能是舌头已经喝麻了,这次喝并没有上次那么难喝。完事之后,她用筷子去夹菜,夹半天没夹住,醉了。

  她们就开始使坏说,杨涵蕾醉了,杨涵蕾说没有,说着她就站起身来说她还能走直线呢。刚走了两步,就听得噗通一声地倒下去了。

  这下,那几个都笑疯了,都说杨涵蕾输了,杨涵蕾从地上爬起来,趴在桌子上,支支吾吾的说她没喝多,我笑着说,喝不过别人耍赖是吧,别人也跟着说:就是,就是,快给人家看胸,快脱。

  杨涵蕾被这么一激,只好说:让他看就让他看,有啥的,说着,就歪歪扭扭的走到我跟前,搂着我的脖子,说:走,咱出去,出去我给你看。

  我当时就以为她是真喝多了,神智都不清了,并没当真,但其他的女的一个劲的起哄,给我说机会难得,快去。墨镜洁这时候就跟我说:你是不是也醉了,怕一站起来就倒了吧?白给你看都不看?

  我这才一下站起来,说:走,白给的胸不看,那还真是煞笔。

  我站起身,就觉得脑袋沉得厉害,杨涵蕾这时候搂着我脖子倒是帮了我了,让我晃得不是那么厉害了,就算是晃,别人也会以为是她晃得带动着我也晃,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对看她的胸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寻思她就是装给屋子里的人看罢了,不想让大家觉得她耍赖。

  走到门口,杨涵蕾就把我往厕所那边的拉,临走的时候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包厢,其他的女的尖我朝里头看,都起哄,让我好好看,最好摸一把,反正杨涵蕾现在醉了,容易得手。

  本来我觉得能看一眼,就算是祖坟冒烟了,这下别人一提醒,我一琢磨,对啊,她喝的烂醉,要是能摸一下,那多爽,想着想着,裤裆那玩意就有精神多了,虽然我人醉了,但那玩意并没醉。

  她拉着我走到厕所门口,刚好有个女服务员从里面出来,这里说下,这个厕所并不分男女厕,只要一间屋子,男女通用的,杨涵蕾拉着我就进去了,我关门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还回头看了我俩一眼,眼神里有点惊讶,不知道人家会咋想呢。

  进去之后杨涵蕾就跟我说,来吧,看吧,说完她就靠墙上了。当时天气都有点冷了,杨涵蕾穿了一件长袖的蝙蝠衫,看上去挺潮的。

  我说你穿着衣服我咋看,其实我心里激动的要死,过后回想,那天如果有有一方是清醒的话,我是绝B不可能得手的。

  哥低头一看,就哭了。她虽然比同龄人发育的早,但毕竟还是个初中生,况且这B的外套又宽松的要死,没法将她那胸给完美的勾勒出来,只能隐约看见两个小包。

  我说:你他妈逗我玩呢,你让我咋看?就隔着衣服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