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这人,从来都不是那种倔强不屈服于的,不管打不打得过,我不怕他,我敢跟他拼,毕竟你再有钱再有地位,你的小命可只有一条。前提是,面前站着几个如花似玉的婊子。

  杨涵蕾直接不愿意了,在高富帅的后面大喊道:你要是今天敢动他以后我就再也不搭理你了。

  高富帅显然是不在乎,转过头去说蕾蕾,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得对你同学出手了,说完就径直走了过来。

  他说完这句话,哥哪能受的了,自然也是回骂了一句:看你那狗篮子样,等下老子闹不死你。

  那家伙往那一站,都没正眼瞅我,摆明就是看不起我。我心想,待会儿我就往高富帅裆上猛踹,踹一脚我就跑进旱冰场,保证那帮人追不上我。毕竟我可是我们学校长跑的记录保持者,那都是因为我爸在我小的时候成天满大街追着打我给练出来的。

  但是刚近身,人家突然用脚使劲勾了我脚踝一下,也可以说是扫了一下,我的脚直接就被人家铲开,重心不稳,重重的摔在地上了。我的半边屁股挨的地,这家伙给我震得疼的厉害。我也顾那么多就想站起身,打人家,但是还没站起来呢,突然面门上重重的挨了一拳,脑袋瞬间就有点懵了,还没缓过劲来呢,第二拳第三拳又来了,我的手这时候也先抓住他,但是感觉胳膊都没力气了,身子一下瘫软了,直接又躺在地上了。

  有句成语叫急中生智,说人只有被逼上绝路的时候才会爆发出身体内前所未见过的潜能,现在揉着麻木的半个屁股我才知道急中生的不是智,是尼玛痔疮!

  尼玛,为了胜利,拼了!哥揪住那小子的黄毛就是一顿死命拽,给黄毛小子疼的直接跪地上了。旁边几个人还在不停的锤我,拿拳头往我脸上使劲砸。

  这时候还是杨涵蕾和苏陌陌她们上来,硬是把他给拉开了,杨涵蕾还吼着说:这辈子也别指望我搭理你了。

  过了差不多有七八秒钟我才缓过来劲儿,说实话,以前被不少人打过,但从没觉得像今天这么丢脸,我起身后也没直接去找他,因为之前我看见了旱冰场周围有不少用铁棍围起来的栏杆,上面缠着彩带,下面用砖固定,我看了一眼砖头,想要用砖头盖他脑袋。

  但就当我快走到砖那的时候,突然听见后面有很剧烈的动静,一转身,那帮人已经冲过来了,我赶紧伸手去拿砖。人家一脚就撵我手上了,给我疼的赶紧缩回了手,这家伙紧接着腿一扫,我就倒了。

  那帮人骑在我身上就开干,一拳接着一拳,尤其是那个大块头,压着我根本动弹不得。而且他打人特别疼,就像是手上呼了一层石膏一样,几拳下去,我就冒金星了,整个人赶脚萌萌哒。

  我用膝盖往起顶自己的身体,虽然他也不算太重但很有技巧,每次我快要起来的时候他就一拉哥的小腿,整的我狗吃屎了好几次,有一次都差点磕到门牙。

  杨涵蕾估计也急了,过来打了他好几下,苏陌陌也过来劝他对象别打了,他们还是不放过我,直往我脸上揍。等到我彻底没反抗能力的时候,他们才从我身上下来,这时候就感觉鼻子里一热,一股暖流顺着脸蛋流到了地上,脑袋也昏昏沉沉的,站都站不起来。

  杨涵蕾的眼睛都红了,我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心疼的,估计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等了好几分钟我才被她们俩扶着站起来了,那个高富帅还骂我说:别总装B,这个世界上比你牛逼的多得是。说完他就走了,其实我挺怕他跟我对视的,要是他再看我,那我只能继续瞪着他,那时候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再被打一次。

  高富帅跟杨涵蕾道别之后就离开了,杨涵蕾也没好气的骂了句以后别他妈找我了,就扶着我离开了。

  苏陌陌问我说你鼻子都出血了,赶快去医院看看吧,我说不用,给我点卫生纸塞上就行,苏陌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然后,然后,然后!

  苏陌陌颤抖着直接尼玛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号的卫生巾,问我说这个行不,我用着可好使了,我说尼玛,这玩应也能止血!

  最后还是杨涵蕾去小卖店买了一包才给我解决了。

  苏陌陌说今晚咱们去喝酒吧,我说咋还喝,她胸脯一挺说反正也没啥事,难不成你怕了。她这么一说,我就不愿意听了,说喝不过你我是你生的。

  苏陌陌笑着说,走吧,就去旁边那家火锅城吃点。我没说啥点头答应了,杨涵蕾也跟着去了,刚一坐下,那帮女的就叽叽喳喳的挑逗我,然后拿我和杨涵蕾开玩笑。杨涵蕾说:别拿我开玩笑,说完脸就红了。

  到后来她们还聊到,我给杨涵蕾喝精华的事,不过没聊的太深。当时想想,本以为我这辈子都和杨涵蕾没什么瓜葛了,但是没想到才短短几天,我们的关系就比原来又近了一步。

  }P酷◇S匠网n!唯¤一正。:版,其“@他E&都6是iY盗版

  后来苏陌陌就提到了要喝酒,不过是让我和杨涵蕾喝,我之前就已经猜到了苏陌陌的话里有话,没想到她居然动手这么快......我当时顿了一下,说了句不喝,我刚一说完,那帮娘们就叨逼着说我没趣。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杨涵蕾这反倒是玩开了,直接就跟服务员要了一箱啤酒。

  我说你要喝的话你自己喝啊,我可不喝了,杨涵蕾说你是不是不行啊。其实哥的酒量要是真喝,可能还真喝不过杨小妞,可是碍于面子,我还是同意了,心寻思你丫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杨涵蕾还不愿意就这么干喝,嘴角上咧了一下说:要不咱加点堵住吧,我说啥堵住,她说谁输了就得听谁的,让干啥就干啥。我说那老子要是赢了,老子就你胸,说完我眼睛就放在她胸脯前面不动了。杨涵蕾骂了句色逼就不理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