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都像是在泡热水澡一样,酥了。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为了刘家的香火,我要跟小姨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交配!

  但我怎么可能和谐自己的小姨,哥坐在屋里忍了又忍,最后都用凉水拔了自己的二哥,但还是没用,后来我才知道,伟哥是一次吃半片的,有的人四分之一片就够了。而我把整片都吞了,你说劲儿大不大。

  小姨早都睡着了,门也没关,可能是插电褥子了,她还故意把被给踹开了。她的卧室旁边就是一盏路灯,所以她那屋很亮,亮到能看清一切。

  她的睡裙早都在翻身的时候被提到腰肢上去了,在被子的掩盖下,隐约露出了粉色的底裤,小姨的腿很美,白白的,嫩嫩的,就像一块玉一样。

  哥的那啥甚至随着我的心跳开始了一上一下的摆动,每次摆动都要摩擦一下裤DANG,跟苏陌陌上次给我闹差不了多少。哥的眼前都能看见以前看过的AV镜头在不断的回放。只不过主人公全都变成了小姨。不过这次哥并没有失去理智,扶着墙一边颤抖一边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换了裤衩子躺在床上,强忍着想睡着。可是小姨那屋的声越来越大,真好像是有人在跟她那啥似的,叫了十几分钟才算完事,然后我就听见了小姨的脚步声。

  声音应该是往阳台去的,估计是换内裤去了。

  刚才她口口声声叫着我的名字,还做出了那样的动作,伴随着略微痛苦的声音。难不成我在梦里帮她接生了?

  哥越想越迷糊,胃里有点恶心,但还是没忍住困意,睡过去了。

  这一晚上,哥这梦做的,不是当男妇科医生,就是兼职出去做鸭子,要么就是和杨涵蕾干坏事,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不仅内裤湿了,就连床上也粘了不少,黏黏的,滑滑的。还有一股子煤灰味。

  幸好小姨还没起床,我趁着她睡觉的功夫把内裤给洗了,凉到了阳台上。直到走我也没叫她,反正今天休息。临走哥还不忘偷着看一眼小姨的卧室,可惜她把门锁上了,哥只好丧气的骑自行车上学去了。

  一到学校苏陌陌就把我给叫了出去,说今晚就是个好机会,我请了杨涵蕾去KTV,到时候你趁机把东西给放进去,让她喝,等她发骚的时候我再给她拍照片,之后随便找几个混子就给她上了。

  哥一听说找人把杨涵蕾给糟践了,心里就不愿意了。尼玛,再怎么说她也是个校花吧,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几个混子得逞!

  虽然哥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敌不过苏陌陌的软磨硬泡,几轮过后我就缴枪投降了。

  中午回家的时候,庞光叫我说班主任今天中午要在学校的浴池洗澡,问我看不看,我说哥已经看透红尘,不跟你们这些偷窥别人的萎缩郎君斤斤计较就回家了。其实我是想把那几片东西给换了,换成土霉素。

  `酷@B匠c网k;首h发8$

  中午回家小姨居然不在家里,不知道干啥去了。哥找了半天才从抽屉里翻出几片红色的土霉素,长的跟伟哥差不多,心想看苏陌陌当时给我药的神情,她也应该没仔细看过这东西啥样,到时候再给撵碎了,就更死无对证了。

  说完,哥就找了一根擀面杖把药给撵了,路过小姨那屋的时候,能看见床单中间湿了一大片,哥寻思小姨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尿床?

  不管那么多了,看班主任洗澡才是首要任务,哥跨上了二八大铁驴就往学校猛蹬。到那的时候正看见庞光和胖子在那锤头丧气的站着呢,我问他们咋样了,苍老师洗完没,给没给我占一个位置。胖子告诉我说情报不准,她妈的里面全是些广场舞大妈,最可恨的是庞光这小子看着大妈都居然能来一发!

  我佩服的冲浑身颤抖的庞光竖起了大拇指说一句:光哥威武,老少皆宜!

  晚上去KTV的时候,我心在怦怦乱跳,哥不断的安慰自己心里想着这只是一场特别的玩笑,别把这件事看得那么重,好半天之后才算是把呼吸给调的均匀了。

  按照苏陌陌的指示我到了八号包厢,包厢里面已经坐下了几个女的,全都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校花,班花,当然还有她杨涵蕾。

  几个美女一见我来一下子就把哥给围住了,七嘴八舌的问杨涵蕾说这就是你同桌啊,长的这小样看着还挺逗。杨涵蕾把头扭到一边哼了一声之后说:别他妈跟我提他,这傻逼老娘不认识,陌陌谁让你把刘氓也给叫来的。

  说罢杨涵蕾就把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苏陌陌,苏陌陌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缓缓地说:这不是你们俩闹矛盾了吗,我寻思让你俩今天好好唠唠,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杨涵蕾用眼睛剜了我一眼说谁他妈和他和解。她这么一说我也急眼了,骂了句整的好像谁她妈愿意搭理你一样。说完我就要往外走,刚一起来就又被苏陌陌给拽下来了。苏陌陌冲我叽咕了几下眼睛,说看来矛盾有些复杂,那咱们今天就不提那些不愉快的了,咱们喝酒吧,说完就叫服务员给上了两打啤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