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铃一打,我和班主任的对话也就不了了之了,其实我心里比班主任都急,只是刚才没有表露出来而已,哥心想要不给大爷来个下马威,把本给死皮烂脸要回来?

  这节是化学课,还容不得哥在这胡思乱想,哥跑回去拿起一件校服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个枕头形状的软垫,倒在那就睡过去了。

  正睡着呢,就听到门口轰的一声,哥还以为彗星撞地球了呢。前几天我们那还有老太太跟我说世界末日要到了,让我赶紧给她五毛钱她好帮我念念经超度一下,让哥来生做个高富帅。

  但听了一会儿也没听着外星人攻打地球的声音啥的,正当我准备继续在梦中干苍老师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咆哮:刘氓是哪个傻-逼,给老子出来!

  哥抬头一看,差点没吓尿了,这不就是那天在楼下日小树的那个大汉吗!看来今天这B是为了杨涵蕾来报仇的。

  虽然站在讲台上的是科任老师,但是也不能容得下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胡闹,语文老师果然显示出了她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后退了几步,掐着腰细声细气的说:你是哪个班的学生,现在是上课时间,有什么事下课再说!

  那小子一看那吊样根本就不怕语文老师,揉了几下拳头说:刘氓欺负杨涵蕾这事老师你不能不管吧!你让刘氓出来,我跟他好好解决一下!

  语文老师的脸上这时候有点挂不住了,毕竟她也是个老师不能被个学生呼来唤去的,所以她就又厉声的对那小子说,你先回班,这件事我通知班主任的!

  那小子见语文老师没有退缩的意思就在门口一个劲的叫唤着哥的名字,就像《还珠格格》里的那样,只不过声音粗一点,音调低一点。这时候全班同学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哥,那意思就是刘氓在这呢,快过去扁他,我们好看戏。

  哥哪是个坐着等死的人,一发力死命拧了胖子一把,胖子嗷的一声就站起来了,那小子一看仇人都主动送上门了,就在门口继续骂:那个胖子,你妈B你出来!

  哥寻思胖子应该会理解我吧,毕竟他是个煤气罐精扛打一点,而我撑死就算是个人精,就他那一巴掌还不得亲自把我给送到毛爷爷那去。

  语文老师也癫狂了,大喊道:你出去!没想到那小子气急败坏,一脚就给讲台桌踹了个大窟窿,虽然他的裤子也开档了,露出了里面的花裤衩子。但那小子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形象还不断的在门口吵吵。

  哥还寻思呢,不是化学课吗,怎么突然改成语文课了,一看表尼玛哥都昏迷了三小时了。最让哥没料到的是平时够义气的胖子居然龇牙咧嘴的一回头指着我的脑门就说:这就是刘氓。

  我那个恨呐,心想,是谁给你买的新书包,是谁给你包的三鲜馅,是谁给你打的花折伞。即使这些我都没干过那你也不能出卖我吧!

  那小子还一个劲的叫嚣着说让我出去跟他单挑,我一看这架势可能是这小子怂B了不敢进来,就信心满满的站起来说:无本刘氓,无限猖狂!别逼我恨你,我的手段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了的!

  这时候再看刚才打算看我笑话的那帮二逼,都一个个的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我前座的女的甚至眼角都泛起了泪光,眼神中充满着对我的敬仰,缓缓地微张小嘴说:操-你-大-爷的,踩我脚了!

  哥这才意识到刚才一激动身体往前凑了一步。

  语文老师也实在撑不住了,最后干脆说:你俩要打出去打,别影响我讲课!哥一下子就搓屎了,难道老师你不欣赏我了吗?难道你忘记你曾经对灯发誓说我一辈子捡破烂的誓言了吗!哥心想谁叫我都死也不出去,难道他还敢在班里打我。

  不过我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而且脾气好像还不太好站在那里指着我骂,你要是被我逮着,我他玛德就一脚把你腰子给你踹出来!我当时一看这是想吓唬我,老子长这么大,难道还是他玛德吓大的么,正所谓输人不输阵,老子当时就用拳头猛锤了几下自己的前胸,那他玛德也是咚咚作响,然后就用手猛的一指他说,你-他-玛德怕没怕!

  没想到这货一点都不服我的说,我怕你妈!而且更为无赖的是骂我的同时随手就抄起了前排的凳子,说话间就朝我扔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边用嘴反击着,你是条龙你给我盘着,是只虎你给我卧着。然后就是一个飞速的下蹲,躲是躲过去了,可是哥也没捞着好下场,尼玛不知道踩着啥玩应了,直接就给哥滑到了。

  我抬头一看,庞光正手持着自己的载人航天飞船呢!而且已经发射了!还闹了一地!

  最se新s`章u◎节上酷b匠网

  这小子吃到了甜头,知道哥跑不掉了,就冲上来要干我,可哥是个兄弟千千万的豪情男儿,哪那么容易挨打,就扯着嗓子一声吆喝,胖子,你先替我挡一会儿,胖子打了我一巴掌说:挡你妹夫,刚才还出卖老子呢。

  那小子片刻间已经冲到了我的身前,对着哥柔软的身躯就是一顿蹂-躏,正当哥准备放大招喊老师救命的时候,不料黑面煞神出现了,上来就给那小子来了个小擒拿,一把就把他给拽走了。

  黑面煞神是我们给他起的外号,其实这B是个政教处副主任,原先是体育老师,后来因为身手狠从不惯着学生就被破格升职到政教处了。他也有个更加威武霸气的名字叫:辛东方,我一直怀疑这老师以前是个厨子。

  哥一直以为那些人跟我说的这个老师多么多么牛逼是糊弄我呢,今日一看果然不同凡响,以后可能真能在我们学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可是我还没高兴太久呢,他一手按着那小子,用手指了我一下说:你出来。

  尽管我一路解释自己是个受害者但那老师还是非要我去办公室站着,还瞪了我一眼,不屑的说:哼,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一点用都没有的窝囊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