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哥起的很晚,足足睡到了十二点钟,这下子可算是养足了我这几天熬夜意-淫苍老师的而失去的精神。

  小姨已经出去了,家里空荡荡的只剩下我自己,刚一起床就听见了电话响。一般早起接电话的基本没有好事,因为不是你错过了就是你没赶上。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哥哈欠连天的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已经快炸开锅了,庞光哭着跟我说他被抓起来了,因为今天又去门口那家店看录像被逮了个正着,还告诉我说再拿一条裤衩子去局子里赎他,他又玩裸奔了。

  我心想这尼玛哥才十几岁就要进局子啦,这要是让我小姨知道不得伤心死,不过庞光这边的事对我来说更重要,因为哥的新衣服尼玛还在那间屋子里呢。反正那个时候也不流行监控我只要去说这间店是正经的音像店那帮人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说完哥疏了几下略微凌乱的发型,穿上战袍就出发了,当然还有哥最心爱的裤衩子。一路上想想哥是去局子里英勇就义的战士心里就傲娇的不行,为了配合哥这种牛逼哄哄的想法,我还特意买了盒不太便宜的烟揣在兜里,不过因为我并不会抽烟,所以只用是嘴角叼着烟,一路大步流星的走。

  警察局外面虽然阳光明媚但在我心中这里却是一个人间地狱......脑海中无意间涌现出了这样的画面: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河水煮,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然后就是六道轮回井,转世投胎。

  想到这哥差点没跪下,但人还是要救的要不然烟不也白买了。到了门口我问了一下看门大爷,庞光这B到底在哪,大爷说今天抓的人都在审讯室里蹲着呢,一般人进不去,你就在门口等着吧。

  我说那哪行,哥来干啥的。不就是来拿衣...救人的吗!我正跟大爷撕吧呢,这时候从楼里下来一个端着水杯的民警看样子是往审讯室那边去的。哥直接甩开大爷上去就问,庞光是不是在里头啊,那人没说话只是叫我跟着他走,我也没想啥就跟着警察进去了。

  一进去里面尼玛暖气那和谐的蹲着十七八个小子,我一眼就认出庞光来了,不是因为这B长的多帅,而是就他妈他自己光着身子呢。里面除了老板和老板娘剩下的全都是二中响当当的屌丝。那警察说:你也去蹲着,我说为啥,那人说你是不是刘氓吧,我说是啊。

  他直接把我铐起来了,说了句流-氓可是重罪,等会儿就送你去市公安局,没想到这个流-氓还主动自首了,放心吧我会给你申请宽大处理的。

  我寻思你傻-逼吧,叫刘氓就是流-氓,那他妈庞光还是膀胱呢!

  哥掏出自己的学生证给他一看,他就傻-逼了,在那乐的直捂肚子说:还真她妈有叫刘氓的,又问了问蹲着的几个人认不认识我,那帮人说认识,是刘氓本人。

  这B打量了我半天才点了点头说走吧,我说不行啊,我是来接光哥回去的,这B拿出火机打了几下坏笑着说人接不接得走,等会看你表现了。

  然后就叫我们都去临时监狱里呆着,等到庞光这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前面的人都是审完就去墙角背公民纪律规范去了,等到庞光的时候那人故意跟我说你俩一块过来,那人问我俩说:你们到底有没有看毛片,我俩一口一个没有,还告诉他老板娘好心给我们免费看碟片呢。我一猜那帮人就不可能承认,因为谁也不想扣上这么难看的屎盆子。

  那人又盘问了庞光半天最后说要明天告诉我们校长给他记过,我一想那哪行啊,哥这么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事了,直接把那包烟就给狠心贡献了,果不其然这B看看烟又看看我俩说,滚蛋吧,少了两个没用的记过多拿一包烟划得来。

  反正这儿的警察一天闲的蛋疼,估计抓我们几个是小事,毕竟我们都是学生,兜里都没啥钱,也不能定罪,顶多就是通报和批评教育,抓老板和老板娘俩人才是大事,但大也大不到哪去,就是罚几个钱花花。

  我心想,终于尼玛解脱了,然后就把庞光裤衩子扒下来跑了,这也算给光哥一个教训,吕布死谁手上了,如果是曹操那你就错了,吕布是死在貂蝉手里的。所以说色字头上一把刀,教训庞光别撸飘。

  那天晚上哥瞬间觉得在哥的人生经历上有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就是哥终于进过局子了,而且还是无伤出来的。

  第二天早上升旗的时候就听见教导主任叫春一般的在广播喇叭里喊:张狗剩,陈牛蛋......此处省略十个人名,在昨天观看黄色录像时被警方发现,此事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以上十四位同学警告纪律处分,以儆效尤。

  最新I章节上`酷…匠“网

  光哥拍了拍哥的肩膀说好兄弟,中午请你喝大白梨。我说别请大白梨了,把烟钱给我就行。庞光直接尼玛装没听见走了。

  上午第一节课就是班主任的课,我本来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班主任的那两条大腿呢,没想到刚一下课班主任就把我给叫出去了,问我看没看见她的日记本,我一想日记本还在门卫大爷那呢,这要是被班主任知道了还不得给我大卸八块再拼上然后五马分尸啊!

  哥连忙说没有看到,还妆模作样的帮班主任在办公室找了半天,当然也不能错过在她弯腰看桌子底下的时候偷窥她裙底的好机会。

  班主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看样子是挺焦急的,几颗小白牙在反复的咬着自己的嫩唇。我故意说不行问问别人吧,班主任身子一机灵说不行,那里面......那里面,有我的个人隐私,我寻思隐私个蛋蛋,你是怕被人发现你居然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少-妇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