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一到的时候光哥正在那一个人捏鼓手柄子呢,一边玩一边叫唤:为了新中国的胜利,为了党和人民,格瓦斯!

  我寻思这B是不是犯病了,还是躲远点好,最终看了一眼光哥软趴趴的二哥我才判断出,对劲,这是那个依旧阳痿的光哥。

  庞光一看我来,没说啥,上来就开了一瓶大白梨,跟我说干杯,然后自己就尼玛抱着整瓶大白梨全都给喝光了,完事还问我好不好喝。

  哥淡定的又开了一瓶,还没等庞光反应过来就已经让哥给喝掉一大半了,完事哥舔了舔被色素染红的嘴唇说:格瓦斯!

  给我光哥气的都快吐血了,恶狠狠地盯着那半瓶饮料,我还假装笑笑说:谢谢光哥。光哥在抽屉了找了半天,给了我一个手柄,拿出了一盘不知道在哪掏蹬的魂斗罗说,好兄弟,奋战到底。就这样跟庞光打了一上午的游戏,中午也没回家,反正原来哥中午也总不回家,但基本上都是在学校周围的街机游戏厅或者去庞光家度过的。

  这回玩游戏玩的都要吐了反倒不知道自己该去干什么了,庞光沉思了一会儿说:今天中午带你撸票大的。

  哥当时本想拒绝的,但想起昨晚闹了半天也没闹出来,又想起前些日子给杨涵蕾喝的还是别人的精华,心里就憋屈够呛,难道自己就不行吗?为了证明哥的实力,于是我果断答应了庞光的邀请。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是那家我日思夜想的音像店,只可惜最近扫黄太严重了。门口我那张长腿欧吉桑的女神海报已经被无情的下线了。

  庞光这B害怕丢人,一个劲的推着我往前上,本来门口就有一个将近两卡高的门槛,庞光这一闹可倒好,整的哥整个身体往前一倾就趴出去了,要不是那个好心的老板娘,哥就直接凭借着那根愤怒的二哥着地了。

  老板娘胸脯一挺,硬是给哥弹出来了。

  “小哥买盘啊还是玩大保健啊。”当时哥还不知道大保健是个什么玩应,就随口说大保健是不是还得买把剑啊,我家可没钱,买不起,有没有匕首啥的先凑合着用行不。

  这时候身后的庞光满嘴的大黄牙一呲,看着老板娘的胸脯咽了口吐沫,还没等庞光说话,老板娘一看庞光就说:啊,这不是那个帅哥吗,看盘是吧,别人都五块钱一小时,看你这么帅,五毛钱一小时吧。

  我寻思庞光这B终于有点用处了,哥后来我才知道,别人都是五毛钱随便看一周的。

  就这样我们俩被老板娘鬼鬼祟祟的领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屋里的东西很简单,只有一张沙发和一个床,床上面还挂着帘子。

  老板娘说是看那个啊还是看普通的啊,光哥霸气的说当然是我濑亚美利姐姐的无码高清了。哥一头雾水,寻思这两二逼在这说啥呢,什么无码还高清的。

  i酷9匠网永q久免!9费(6看O小,n说。"

  不一会儿老板娘就离开了,临走前还扔下了一卷卫生纸说:小帅哥,好好玩啊。

  还没等开始呢,庞光就尼玛直接把全身拖了个精光,右手握着二哥左手拿着遥控器开始预热了几下。

  哥怎么好意思脱裤子呢,但害怕庞光嘲笑我,就只脱了个光膀子,在那紧张的注视着画面里的一切,刚开始是一堆我俩都看不懂的黑屏英文,哥只记得那时候我们看的都是一些什么东映、日活、日本Bicotte产的有色影片,看上去老老的而且没有中文字幕。

  等了有一两分钟哥终于见到了自己心仪很久的女神,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跟几个男人接吻,后来的剧情我就记不清了。

  只记得庞光没忙活两下就完事了,哥这干闹也闹不出来,给哥急得一脑门子汗,后来庞光跟我说你手法不对,就要上来给我整。

  我说不要了吧,庞光还执意要给我破-处,说看咋俩谁时间长。光哥刚上来闹了几下,哥就有反应了,难道庞光就是传说中黄金右手加藤鹰的传人!最奇怪的是哥满脑子想的居然不是让哥我数次崛起的濑亚美利而是她杨涵蕾......哥刚要受不了差点就给闹出来了,这时候老板娘就进来了,一看见庞光正蹲着给我那啥呢,就傻-逼了。竖了竖大拇指说:你俩玩的真开放。

  这时候就听见门口好像有人说话,听上去应该不是学生,老板娘着急忙慌的说:小伙,快跑吧,来条子了。

  庞光一听说是条子,身体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大喝一声:跑啊!就抓着我的的小伙伴开始狂奔,给哥疼的都哭出来了。一边骂着操-你-妈一边光膀子跑。

  等我俩从后面的窗户翻出去之后,就听见屋里的门当的一声被人给踹开了。里面的那个大人还说:你说里面没人这咋有人的衣服,老板娘忙说这是我儿子的。

  那人还是不信最后干脆带着几个人跑到了后院来了,我和庞光就一路狂奔,我倒好只是光着膀子,等到我光哥直接就尼玛变成裸奔了。

  后来庞光跟我跑到了学校后面的山上,在那呆了一下午。光哥还无情的借走了我的裤衩子说以后再换你,我说不用了,你留着煮煮吃了吧,那上面有哥遗的精华呢。

  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我小姨问我咋回事,怎么上一天学衣服都给上没了,我说:光膀子打篮球来着,给落在篮球场了。

  小姨没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让我以后注意点,可别给整丢了,挺贵的。

  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想,小姨的那块是不是也跟濑姐的一样黑乎乎的一片啊,还有苍老师,当然也少不了杨涵蕾。

  晚上为了找刺-激哥又仔细回想了一遍苍老师的日记,想起了里面的很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譬如她最敏感的部位是耳垂神马的。完了哥想,这要是当作阅读题来做,哥发誓不拿满分也得是九十九。

  当天晚上哥又努力了很久还是无果,最后直接就放弃了,想想其实当个处-男也挺好,反正这年头处-女不缺,缺的就是像哥这样的处-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