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知道这不是地震,但是我立刻就发现了一个比地震还要危险的人物,那尼玛就是班主任,凭借我对班主任生气程度与胸脯的振幅来看,如果说终极巅峰之左右手同时开工时班主任的大招,那我敢说,班主任现在绝对尼玛开挂了,开的还是血淋林的封号级外挂!

  最让哥心惊胆战的是班主任手里拿着一本鲜红色的美少女战士图案的作业本,哥定睛一看尼玛大事不好,本上扭扭曲曲的正写着两个大字,“刘氓”是也。而此刻班主任的胸和眼睛也都在班里四下寻找,手中的大熊掌早已饥-渴难耐,看样子是正蓄力热身呢!

  班主任找了变天都找不见我,最后直接大喊道:“刘氓你他(妈)...给我出来!”那娘们气的都差点爆粗口了。

  哥往下一蹲,巧妙的躲开了全班人的视线,心想作业本不是叫我自己给送过去吗?什么时候自己长腿跑到班主任那去的。再一看霍梦瑶攥紧的小拳头我就明白了,肯定是尼玛哥在厕所奋斗人生的时候这小娘皮给哥搞到班主任那去的!

  霍梦瑶,我们无冤无仇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今天要置我项羽...啊不对,置我刘氓于死地,况且我还没日过虞姬呢就挂了,这霸王死的是不是有点太不符合历史潮流了?!

  胖子冷笑一下,看着蹲在地上不敢动弹的我,面部狰狞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我寻思胖子不会给哥举报了吧,哥也不是杀人犯啥的,举报哥难道班主任还能奖励你个床震一日游。

  反正哥当时紧张的啥也没听见,只是看见了胖子在说完话之后故意用自己肥硕的身躯挡住了班主任能够一览无余的过道,背在后面的手还悄悄地指了一下后门门口。

  哥恍然大悟,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小声说了句:好样的,看在你未来女朋友的面子上,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哥回头看了一眼庞光,那B还他妈在那仔细研读那本文言文版《金-瓶梅》其中的内涵呢,我塞给庞光一张哥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纸条,上面写着:光哥,风平浪静日,你我见面时。意思就是告诉庞光啥时候那娘们忘了这事就赶紧叫我回去上课。

  哥缩头缩脑的就往门外爬,这一路让哥想起了红军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万万没想到这泸定桥还没飞夺呢就胖子就尼玛没忍住一个韭菜味的屁轰的一声,如果说一个人的屁是一种罪,那他这个就已经罪恶滔天,如果说一个人的贱是一种恶,那他这个就已经是恶贯满盈,我了个草啊,再加上这身颠覆人类审美观的打扮就绝对是天理所不容了,这尼玛不是煤气罐成精是什么,刚才那不是大地都颤抖了,而是大地都尼玛哭泣了啊。

  给哥蹦的直接站起来了,义愤填膺的就跟着班主任走了。

  临走胖子还说:好样的,是个爷们,敢作敢当。我差点没冲着他拿张包子脸给一拳,直接帮你这个屌丝脸给进化成馅饼脸!

  班主任在前面慢慢的走,我就在后面一边欣赏着班主任的屁-股一边巡视着四周有没有那个壮汉的出现。

  果然母老虎一发威十公里之内寸草不生,连平日里成天沉浸在班主任办公室的校长都不见了踪影,班主任打开办公室的门让我先进去,还把脑袋又探出去观察了半天,发现没有人之后才进来的。

  苍老师紧了紧袖口,哥一看这个熟悉而亲切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脸说:苍老师,俺娘说了,打人不打脸,骂人别骂我妈......果然还没等我说完,班主任就挥起大手掌准备开干,这时候哥往门口那撇了一眼发现除杨涵蕾外基本上全班都出席了这次观看耍猴表演的盛大仪式。

  这大熊掌是越来越近,哥的下面也是越来越激动,为什么哥被人称为十八掌不倒,主要原因就是哥懂得分散注意力,班主任每次干我的时候我,我都尽量往她衣领里瞅,只要一看到那对硕大的双峦,别说打嘴巴子了,就是刀架脖子上也丝毫不退缩一分。

  惊人的掌风呼的哥睁不开眼睛,心想,这下子可亏了,不仅没看到那啥,还得一顿挨呼。更可怕的是班主任一贯狰狞的脸居然在此刻变得阳光灿烂,我只听说过乐极生悲,没想到悲极也能生乐?

  酷V匠_"网永_0久免3费Tq看小x说\…

  苍老师居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小脸,竟开始抚摸起来,一边摸一边问,刘氓同学最近没打架吧,正说着呢突然这娘们猛地一回头脱下高跟鞋就顺着窗户撇了出去,大吼一声:都给我回班上自习去!

  说完班主任就拿着能有半米高的卷子赶着那帮人回班了,说是惩罚他们把这一堆卷子都给做完了,谁要是做不完明天就不用来上课了。

  这可给我整的始料未及,哥从来没想过居然能在老虎屁-股底下活过三分钟以上。

  反正哥一直是坐在班主任的座位上,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闻着就很舒服。我四下看看了没人,就悄悄打开抽屉,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没收的玩具啥的。可是抽屉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看上去很旧的本子。我拿出那个灰色的本子,有点厚,封面看上去挺老式的,还加了密码锁。我一下子想到,不会是日记本吧?

  这时候就听到门外有高跟鞋的响声,哥又慌忙把那本日记本给放了回去装作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站在办公室的墙角旁。

  班主任一进来找了半天没找到我,我心想你丫鄙视哥的身高也不用这样吧,最后还是我鼓足勇气主动去找班主任。

  “老师伦家错了......”班主任一看到哥把作业本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摔,就开口了:刘氓你上次从我家走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崩在哥心中的那根弦终于在此刻放开了,原来这娘们真的被哥给牵制住了,哥整了一下变形的脸牛逼哄哄的说:老师,你和校长的事我可绝对没看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