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奇二十炮:学习委员整我!

  哥回家的时候身上还没啥事呢,等到了家往板凳上一坐瞬间五雷轰顶了。给哥浑身疼的都说不出来话了。我小姨问我咋回事我说没啥事,就是挨打了。小姨上来就让我给上衣脱了,哥哪是个随便的人,于是我二话没说直接把衣服全给扒下来了。

  小姨把我外衣脱下来补了补就给洗了,一边洗一边说:刘氓你平时那么老实到底谁总欺负你啊,以后再也别打架了,咱家这家境......小姨说完眼角就已经红了。

  哥看了一眼有着很浓黑眼圈的小姨说,小姨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杨涵蕾欺人太甚,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干架了,等我初中毕业我就能赚钱养家了,给小姨买最好的......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上去一把就把坐在板凳上的小姨给抱起来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拥抱女人,那感觉就像是被人包-养了一样,心里暖洋洋的却有一点激动和紧张。

  我一看抱着的是小姨,一下子傻-B了,想要把小姨推开,可我刚要把手从小姨后背拿下来的时候没想到小姨竟然身体往前上了一步,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

  她哭的是那么的伤心,梨花带雨一般,不听话的眼泪像是航行在太平洋的两艘渔船一样,在小姨白嫩的脸颊上划过两道芊芊的水印。这对一个还没有成家立业的女孩来说,生活的压力真的是给了她太多太多。

  我不管,我就是要娶我的小姨!我尼玛脑子中居然无意间浮现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我真是个变-态,给别人灌(和谐)不说还要娶自己的小姨?!

  哥在原地木头人一般的站了很久,小姨趴在我怀里也哭了很久,她身上的香味和X前两团搞得我下_面有一种十分暴躁的冲动,当时真想脱光了衣服跟小姨死命的来一次轰轰烈烈的乱X,最终哥理智战胜了冲动,还是没能崛起那一杆愤怒的(和谐)。

  就这样和小姨抱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能明显感觉的到,小姨在我后背上的小手在不断的抓挠,松垮的睡衣也裸露出了快大半边,要不是死死搂住我,睡衣早都掉到地上去了。

  “小姨,我...我饿了...”我这么一说小姨才把搭在那我后背上的手给拿下来,都怪哥脑残,小姨刚一松开哥的熊抱,只见丝绸的睡衣顺着小姨光滑的肩膀就滑下来了。

  胸前两......一下子就暴露在了空气中,还没等小姨尖叫出来呢,哥一激动这鼻血就不听话的喷涌而出。

  当时场面那个尴尬啊,你们自己想想,亲戚露点,自己的外甥流鼻血,尼玛要有个下水井盖哥早就钻下去了。

  之后的事我就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哥回到卧室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赶脚自己的小伙伴貌似在什么东西里游泳,等哥一脱裤衩子才发现,原来尼玛裤衩子上粘着一堆洗衣液。

  当时哥还不知道这是啥玩应呢,琢磨了半天才发现这和我在楼下捡的那些东西几乎是一样的。

  尼玛。哥遗了......最关键的是哥的第一次他妈的给裤衩子了!!!

  反正哥这也算是个男人了,虽然是裤衩君要走了我的初Y。晚上趁小姨睡着了之后找了点洗衣粉就给加上上次的那两个裤衩子给一并洗了。

  第二天早上,小姨开门叫我起床的时候还问我,刘氓你昨晚干啥了,屋里咋腥耗的呢,我说咱都是大海的子女,有点腥味不很正常嘛,小姨拍了我脑袋一巴掌就去准备早饭了。

  哥现在终于明白庞光说的撸多了是个什么概念,尼玛真心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整个身体像游泳一样,双脚踩不着地面,身体软绵绵的此刻在哪都能睡的着。哥大早上一口气吃了三碗大米饭等着双手能握的住碗才去上学的。

  哥向来都是个飞车党,一路狂奔到学校都不带缓劲的,可这回蹬自行车的双脚都有点颤抖了,哥正满头大汗的开蹬呢,这时候身后一辆宝马就把哥给超了,哥一看真是冤家路窄啊,这不就是杨涵蕾坐的那辆车吗!给杨涵蕾这的,还故意把右手伸出来,竖起中指给我看,她对象也牛B的一路犯贱狂按喇叭。

  那意思就是告诉所有人穷逼刘氓被哥超车了!

  真是人分三六九等,如果说缺德能定罪的话,我给她杨涵蕾灌了精华只能说来个无期徒刑,尼玛杨涵蕾这么贱的贱-人机枪枪毙仨小时都算轻的!

  我到了学校自然是杨涵蕾已经在那坐在那了,只是哥有一点纳闷,就是哥的桌子去哪了?还没有好好的年轻就老了......(咳咳,不唱了)

  哥的书和课本也都不均匀的成三次函数曲线分布在地上,这尼玛到底是怎么了?肯定是那小娘们给哥闹的。

  我直接去了杨涵蕾的座位上把大爪子往桌子上一拍,当的一声给哥疼的都麻了,差点就叫出来了。但是哥得装住场面,转而一副淡定的神情说:蕾姐,咋回事啊这是,你给老子解释解释呗。

  杨涵蕾先是跟苏陌陌聊了一会儿然后不屑的看着我,冷笑一声说:我不想和你坐同桌了,以后你-他-妈爱坐哪坐哪,老娘反正就是不想看见你。桌子不是我挪的,是谁挪的找谁逼吃去。

  给哥气的都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但是哥还是怕这B日后报复我,考虑再三,骂了句cao就走去拣书了。

  正好老子还不想给你丫天天抄作业了呢,哥直接把座位搬去了庞光旁边,刚坐那还没做热乎呢,学习委员就来收作业了,我本以为这是老师要判作业的节奏,我说:梦瑶姐,借我本作业抄抄,霍梦瑶理都没理我,说:从今以后全班就收你一个人的作业,你不交我就去告诉苍老师,找家长。

  我-草泥马,我心里都把霍梦瑶这骚逼给轮了不下一百次了,哥再抬头一看杨涵蕾,这B正尼玛和苏陌陌在那对这边指手画脚呢!

  杨涵蕾,好样的,赶尽杀绝啊!

  最新章u节+e上酷匠*O网_y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