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大哥这完全是一场误会,我根本不认识杨涵蕾这个人,那片刀少年说误会你妈个_B,拿起手里的板凳就准备开干。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板凳已腾空飞起正冲着我的胸口袭来,哥心寻思着我也不是什么慈善家哪有什么啥子宽广的胸怀能禁得住这一下。

  哥脑袋瞬间闪现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一系列英雄。大喝道:关老爷救我!瞬间天上响起一声炸雷,犹如一条游龙划过长空。我Cao,关老爷显灵啦!

  原来是板凳直接尼玛盖在哥胸口上了,给我疼的一口就把早饭给吐出来了。果然连关老爷也不保佑我这种屌丝。片刀少年似乎还没有过瘾,又找旁边的那个瘦子要了一根板凳腿,扭了扭自己还算丰满的臀部,冲我冷笑了一下。

  我擦,哥今天就要成为第一个热血洒在操场上的五尺男儿了。哥揉了揉胸脯,看着保安室里正悠闲喝茶的几个大爷在那跟校长聊扫地寡妇的事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妈_的又装死,都快把老子搞死了,你们丫的还不出来救我。是不是到时候直接尼玛给老子送骨灰盒里才安心。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片刀少年又是一棍子照着哥的脑袋就批下来了,还好哥机智,一下子就用胳膊给挡住了。这给哥难受的差点都想卸了这条胳膊了,因为刚才那下实在是太疼了。

  我此时突然很想念庞光,也就尼玛庞光能把我从水深火热里给直接拉到万劫不复的深渊。最起码深渊比岩浆强啊,说不定还能遇上个小龙女啥的给哥败败火。

  尼_玛,这怎么地都是一死啊,与其被别人窝囊的干死,那就不如来个华丽的逆袭,不在沉默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我铆足了气大喊一声:好!狗!汉饶命......不挡道...可惜我天生的屌丝心里还是战胜了我内心被被微微唤起的恶魔气焰。

  旁边的人说:大哥这小子好像骂你来着,让我先收拾收拾他,说完就在地上捡起一块砖头上来了。

  这人刚要干我,就听扑通一声再看人已经倒在地上了,脸正苦逼望着我。片刀大汉走过来又狠踢了那小子几脚骂道:Cao你妈,大哥打人什么时候用得着你了,傻_B!

  酷5匠☆@网)永y久免‘$费看@U小'说|

  这句话说的挺帅的,只是当时哥脑袋里想的都是逃命要紧。哥看了一眼远处的杨涵蕾,这B正在那跟苏陌陌讨论我班哪个男生长得帅呢,根本就没把干我给当回事,也许对于她这样的半社会学生来说,我这种小娄娄也许真的算不上一根葱。人命不如狗命贵。

  片刀男打完那小子之后,就转身俯视着我,干脆扔掉了手里的棍子,抬起大脚就是一顿狂踩,踩一下就骂我一句,当他说到活该你没妈的时候,我终于爆发了......我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的颤动了起来,就连太阳穴也开始不自觉的跳动了,此时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已经与我无关,因为我的双眼只在看着一件事儿,那就是片刀男触及到我心里最敏感的地方了。

  我在地上大喝了一声,不知道浑身上下哪来的勇气,一把抓住片刀男那傻_B,像一只野兽一样用自己的脑袋就朝片刀男的脸上撞了过去。

  咔吧一声之后,片刀男那B的鼻子都歪了,两个鼻孔里正呼呼飙血。我哪管你这个,指着片刀男的脑袋大骂,以后谁再他妈说老子的妈,我就是贷款也他妈弄死你!老子本来就没有妈,我妈早他妈的死了!

  紧接着又抓住片刀男的脑袋就是一顿猛锤,直接把片刀男给锤的不动弹了。这时候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女的都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围观,一口一个这孙子今天算是玩完了。我也是怒了,死死盯住那个说我的女生,那女生看见血红着眼睛的我,竟一下子被吓哭了。

  哥正看着呢,没想到刚一回头脑袋就中了一棍,这棍打的并不重,哥捂着伤口狰狞的看了一眼,发现打我的居然是杨涵蕾,杨涵蕾冷冷的说:都回去吧,我跟他的仇这就算是了断了,刘氓,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杨涵蕾这么一说,那几个混子就按捺不住了,一个劲的问,蕾姐这就算完了?那你叫我们来干什么,你是看不起哥几个,还是嫌哥几个不干活啊。

  说罢那几个小子就要往上冲,杨涵蕾说:我不是那意思,你们要打随便你们,反正我和这个傻X已经没关系了。

  我寻思我咋能和杨涵蕾有关系,这B成天到晚巴不得我死呢。

  那几个小子说完这句话就拿着家伙冲上来想要为自己的老大报仇,哥一把抓住片刀男的脖领子,硬是把奄奄一息的片刀男给搂了起来,冲着那群小子大喊:谁他妈过来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老大去死!

  其实当时哥的心里早都怕的不行了,弄死片刀男也纯粹是为了吓唬那帮傻_B。

  这招还真好使,我刚说完这句话,所有的人都后退了两步,说你放了我们大哥啥都好说,我说放你爹,老子放了他还不是等于自焚。

  正当我们双方对峙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郝哥驾到。

  人群中钻出一个一米五的少年,此少年意气风发,只是地中海加脱发。此少年英姿飒爽,只是缺少了一股子这个年龄该有的稚嫩。此少年风流倜傥,只可惜人称三秒真男人。

  难道这个人就是人送外号: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二中第二扛把子郝瑟?郝瑟单枪匹马,嘴里狂妄的叼着根烟,穿着拖鞋正慢悠悠的往这边走。

  那帮人见了这个郝哥都点了点头,之后就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片刀男不知道啥时候缓过来了,趁我一个不注意,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肘,紧接着一个空手过肩摔,就再次把我给放倒了。

  片刀男骂道我草泥马,真是反了你了,回头就去取板凳准备夺我小命。

  这B挥起手中的板凳,刺眼的阳光穿透了乌云让我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我正坐等受死呢,没想到郝瑟就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