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氓,把衣服脱了,赶快开始吧。”苍老师冲哥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苍老师是这么的善解人衣。哥看了一眼被苍老师胸前鼓鼓的两团(和谐),心想:胯下一根埋没了十几年的大狙终于要在此刻开枪了。

  哥三下五下就把全身脱了个溜干净只剩下一条内裤,再看苍老师那张脸已经略微泛起桃红正色迷迷的看着哥两腿间崛起的......都怪我刚才不好好坐车,一个劲的低头看苍老师的大腿,搞得哥现在头晕脑胀的,估计要是真上了战场也得是马马虎虎,草草结束。正想着呢,鼻子里就感觉到有一股暖流顺着鼻孔缓缓流下。

  哥抬手一看原来是小火山爆发了,但是这难不倒机智的我。趁班主任低头找东西的时候,哥随便找了张卫生纸就给赛上了。

  “老师......我...我第一次,麻烦你温柔点。”我结结巴巴的说。

  苍老师摘下眼镜舔了一口嘴唇说:“什么?你第一次洗澡?”

  次奥,看来是我想多了,回头想想也是,人家一个那么有钱的老师,人长得又漂亮怎么能喜欢我这样一个屌丝学生。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苍老师看了我一眼说:浴室在那边,这是我老公的毛巾,你先用着吧。

  “什么?老师你都结婚了?”苍老师点了点头,回首拿起桌子上的一张合影,指着照片当中一个瘦弱的男人说,就是他,这是我老公,可惜他常年在外出差,不经常回家。哥一看就知道这B那小身板已经被苍老师的血盆大口给榨干了。

  我哦了一声就进浴室洗澡去了,脑子里抛去龌龊满满的都是自责,人家都结婚了,我怎么还能有这种想法,看来哥六个核桃真他娘的喝多了,已经开始有点精虫上脑了。

  但是哥想到苍老师平时都是在这里面洗澡的,我就忍不住激动了,脑海中全是苍老师洗澡时候的英姿,体内YU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我现在终于承认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

  洗完澡之后我又安抚了半天小伙伴才围着浴巾走出浴室的。

  苍老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沙发上还摆着几件叠的很规矩的衬衫,见我出来就说那是我老公的衣服,你的太脏了我已经帮你洗完了,回头去我办公室取吧。

  我微微有些失望,难道苍老师对我就真的没有一丝好感吗?我坐在苍老师的身旁问:老师,你老公是不是出差还没回来?

  酷*b匠3z网永!久免费看小3说》

  苍老师笑着说:早回来了,你赶快把衣服穿上回去上课吧。

  我穿上衣服正准备离开呢,没想到苍老师又把我叫住了......苍老师先是对我一顿嘘寒问暖,还说我最近表现不错之类的话,我心寻思尼玛你是怕我把你和校长的丑闻给传出去吧,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果然绕了一大圈之后苍老师终于问我正事了,“那天你去办公室找我什么事啊?”苍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脸红了一下转而又恢复了以往一副严肃的表情。

  哥可是雷锋的传人啊,深藏功与名的骨灰级屌丝。遇见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放过你呢,让你丫平时总搞老子。

  我装作一副无知懵懂的少年苦B着脸说什么办公室,我就是想跟你请个假,没想到那帮人在楼道口就跟我打起来了,要不是苍老师你的出现估计我今天就得让他们给修理惨了。

  苍老师眉头皱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跟我说以后别打架了,被校长抓到肯定给你个处分,你快去上课吧,现在回去还能赶上最后一节课。

  我说知道了就转身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我趁苍老师没关门就自言自语说:校长和老师的事情我要不要跟同学们说。哥心想门里的苍老师肯定能听的一清二楚。

  其实当时哥心里也没想什么,只是盼着日后苍老师能在考试的时候多给哥加几分,别总让杨涵蕾那裱子看不起我,可是这却在之后给哥惹了大麻烦。这个咱们以后再说。

  我说完之后就一路小跑回到学校去了。杨涵蕾那B好像不在,正好今晚是班主任的晚自习,班主任不在,屋里都乱成一锅粥了。

  我正坐在那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呢,庞光那就过来了,问我说今天没啥事吧,我说没啥事就不说话了,因为哥想起今天庞光出卖我就心里来气。

  但是光哥一身尿味就让我对他又泛起了同情。庞光看了一眼杨涵蕾的座位说:你没忘了钱冲吧,这家伙过几天可就回来了,他扬言要给你大卸八块呢。

  哥保持一贯的淡定,笑了笑说:钱冲啊,我当是谁呢,敢在咱们的地盘上撒野,庞哥你不搞死他?

  庞光后退几步说恕在下爱莫能助之后就跑去跟那个180的吹牛X去了。

  其实我心里也没有一个万全的计划,只是心想着到时候能跑路就行了。但钱冲哪是个好惹的角色,钱冲这边还没想好呢,杨涵蕾那边就又出兵了。

  哥还想着呢今天晚上杨涵蕾应该不会找我的麻烦,可哥也有失手的时候,而这次失手险些让哥丧失了小命。

  我正推着自行车漫步在校园里呢就看见了她......我当时一看见是她,差点没扑通一声跪下直接给她磕头认罪,倒不是说此刻的我真心忏悔了,而是在她身后还站着一群面部表情极为凶残的少年,尤其是在她身边站着的那个,光是头型就能给我吓尿了,草的,这B的脑袋愣是剃成了一把片儿刀,后脑勺还留了个小辫子是刀穗儿,你说狠不狠?

  还没等哥说话呢,这个片刀就对着杨涵蕾说,嫂子,是不是这个傻逼。杨涵蕾没说话反倒做出了一个被凌辱的表情点了点头,我寻思,尼玛有啥的不就是喝了点J华吗,老子也没少喝啊。

  那片刀少年与我对视了一秒钟左右,才用力的咬了咬牙,然后哥就被一板凳给哥楼倒了。片刀少年虎视眈眈的瞪着我,那意思就是:老子让你跑,跑你妈了个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