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回头透过玻璃一看,差点吓尿了。几个混子看见我俩卡住了也都不着急了,而是转身从厕所寻找一些称心的武器准备给我和光哥上刑。

  光哥是何许人也岂能容得下这群孙子欺负自己。庞光深吸一口气大喝道:救命啊!HELP!我冲光哥竖起了大拇指,说:光哥威武,连英语都会白货。

  再想想我自己。这十四岁的青春年华,这含辛茹苦长到一米六的绝顶身高,难道今天就要断送在高村二中的厕所深处吗?不!我刘氓就不是一个正常人,我可是天煞孤星,派来拯救地球的英雄。

  想到这突然感觉屁股一凉,回头一看,我和庞光的裤子已经被脱下来了。秦受生看着我光哥油光锃亮的小嫩臀咽了口唾沫,转身对旁边的那几个混子说:把墩布杆拿来,老子今天就要为这两位见义勇为的英雄破Chu。

  庞光一听自己守了十几年的老菊要在此刻绽放,就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哥哪有功夫屌他,就开始死命往外面挤,我可不想少小离家老大回,菊花变成向日葵。

  庞光一看我挤他也往外冲,搞得我俩被卡的更严实了,原来还能动弹动弹胳膊,现在可倒好,直接像两条腊肉一样挂在那里了。

  窗外的雨更大了,闪电狂炸了几声,映着庞光那张痛苦的脸庞。光哥一边鼓楸一边骂秦受生,我听说女人生孩子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我寻思被爆_菊可能会与之并驾齐驱......庞光仰天一声长叹,紧接着我就观察到了庞光的表情由亢奋到慢慢适应最后直接尼玛变成了享受。哥回头一看,我操!光哥你啥时候他娘的屁股上长尾巴了!

  还没等我笑话完庞光呢,秦受生就说话了,“小B,老子让你跑,把墩布杆给我!我要最粗的那根!”冷汗顺着我的下巴尖一滴一滴的打在窗沿上,哥心想:完了,看来老子今天非得葬送了童年的菊_花。

  就在万念俱灭之时,哥身后传来一句熟悉度的对话,哥一看乐了,原来是班主任来男厕所救我了!班主任一喊那十几个人瞬间傻X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他们现在就像是小学生上网吧被父母抓到现行一样,有的只是满肚子的气愤和委屈。

  秦受生眼珠子一转踢了旁边那个胖子一脚,胖子一个没站稳往前一上,一把就抱住了班主任的芊芊细腰。班主任啊的一声,抓着胖子的猪脸就开始一顿瞎B扇,给胖子胡的一栽歪一屁股就坐进了粪坑里。

  胖子大喊老师我不会游泳,快来救我,只见苍木熏淡定的把胖子头顶上的水龙头给关了,骂了句滚,胖子就一溜烟消失在厕所了。

  紧接着就是各种班主任给我俩穿裤衩子的少儿不宜镜头。班主任还问我俩为啥挨打,而且还被修理的这么惨,庞光居高临下的望着班主任那一张一合的领口,小伙伴一BO-起瞬间就开始讲述自己光荣的事迹,当然那全都是假的。

  我也没听进去庞光这B说的啥,脑子里想的都是班主任刚才在办公室里被校长调XI的剧情,一想到这,哥的老脸就憋得通红。

  至于之后我和庞光怎么下来的我也忘了。

  班主任看着我们俩说:刚才是不是有人在办公室门口偷听我和校长在探讨工作了?我心想,探讨工作?探讨的还挺激烈啊!庞光一看事不好就抢先我一步说:苍老师,我庞光对灯发誓我绝对没偷听你们俩说话。

  庞光这B还挺尖,经他这么一说无疑就是把屎盆子全都扣在了我的头上,自己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说了句:老师没啥事我就先走了啊。之后洗了把脸就离开了。

  庞光啊庞光,你怎么能置我于这种尴尬的境地。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做人,何况班主任和校长干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勾当!

  我心里正骂庞光呢,班主任就蹲下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难道班主任要给我口?这大庭广众的,要口也得是在家里吧。

  还没等我推辞呢,班主任整理了一下我的衬衫就说话了:刘氓,看你身上脏的,走,跟我回家,好好洗个澡再回来上课吧。

  班主任居然让我去她家?我没听错,这尼玛好多屌丝想去还去不上呢,这么大便宜竟然让哥捡着了,别忘了,哥可是小时候抽奖中过两毛钱的人。

  _*酷)匠网I正版首*发0

  班主任说完就扭着屁股走出男厕所了,我看着班主任那条细细的腰杆和蕾_丝的裤_袜,狂咽了几口口水,二话没说跟着班主任身上的香味就出去了。

  现在还没有打正式上课铃呢,有不少平时认识的都看见了哥浑身是尿的跟在班主任屁股后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在厕所LU管让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呢。

  凭借哥身上散发出的独特荷尔蒙香气已经成功让所有少女都为之一颤,只不过他们喊得不是刘氓,我爱你。而是尼玛脏兮兮的,离老娘远点!

  反正一会儿哥就是第一个去班主任家的人了,你们这些女屌丝可能这辈子都享受不到如此的待遇,说不定班主任还会让我跟她一起洗啥的,鸳鸯_浴也不一定啊。想到这,哥抬手擦了擦嘴角流下的一抹哈喇子,才想起来刚才手上好像也粘到尿了......1997年的时候有辆夏利就已经算是稀奇装备了,没想到班主任居然开了一辆老式的白色本田。以哥的家境记得上次坐出租车还是庞光那B捡了十块钱才大方带我装B带我飞的。

  班主任摇下车窗露出自己标志性的瓜子脸说:快上来吧,一会儿校门就关了。我捡了张旧报纸就上去了,心寻思人家好心请你洗澡,最起码拿张报纸垫在屁股底下,别把人家的车整的都一股子尿味。

  去之前还各种想入非非呢,心里仔细捉摸着庞光上课看的那本《金瓶MEI》其中的奥义,可哥哪知道自己晕车,等到了苍老师家别提那方面了,就连上楼都费劲了,还怎么跟苍老师一起做俯卧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