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光抹了一把脸结结巴巴的说:大哥这事真跟我没关系。我可是个幼儿园蝉联过两次小红花的三好学生。

  秦受生看着庞光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指着庞光的鼻子笑了笑,“好一个三好学生,今天老子就从轻处罚你。”说罢一拳就把庞光给搂躺下了,抓着庞光的肩膀笑容满面的看着身旁那几个正在宽衣解带的混子说了句:喂庞哥喝啤酒!

  b酷,p匠网☆N首发Bv

  那几个混子脱下裤_衩子就准备开始放水,哥哪是个负心的人,怎么能看着我的救命恩人在我眼前被欺负!哥淡定的坐起身,一把揪住眼前这B的(和谐)就是一顿死拧,给他疼的奶奶都叫出来了。

  旁边的人反应过来他们的同伙挨干了,就开始死命往我身上踩,想把我的手给踩下来。本来厕所就不干净还满地是尿,他们这么给我一踩,搞得老子就像是刚用尿洗完澡一样。

  再强的男人也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时,此时的哥绝对敢说已经被干虚了。秦受生一巴掌胡下来紧接着用脚踩住我的脖子,转而问庞光说到底是不是你俩干的!庞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边摇边说没有。

  哥拼命扒开了顶住哥脖子的这只脚大喊一声:光哥难道你真的忘了吗?一三五是我,二四六是你啊。周日Jing华加倍,更有Jing华超值午餐!

  我说完之后,庞光的眼睛瞪的老大,就好像听到了我妈是他亲生父亲一样惊讶的看着我,我则脸色坦然的看着庞光点了下头,然后说,庞光,兄弟我知道你现在还是心有不甘,不过事情现在已经败露了,你就看开点吧,如果还有来生,兄弟我保证完成你的遗愿,跟你合作一把,让杨涵蕾那小娘们喝回咱哥俩二合一的Jing华。

  我这么一说,庞光立刻傻了,张着大嘴干巴巴的看着我。现在庞光似乎已经知道我是为什么才被这群扛把子追杀了。庞光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然后摇了摇头说,想不到你真的做了......他说完之后,本来已经颤抖着爬起来的身体一下子颓废的坐在了我的身上,因为光哥想起了我们当年一起看女澡堂子的豪言状语,记得当时光哥撸飘了管我要卫生纸,我说我又不会撸管哪来的卫生纸,光哥一笑对着隔壁食堂的大米粥盆里就是一发,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俩都在观察着女生们的一举一动,生怕哪个女的喝了粥之后怀孕。

  光哥之后还不忘给我出一道应用题,问我说要是全校女神躺下让我一人来一发,那我几个小时才会死,我说老子才不稀罕呢,就算老子站在卫校,北影门口老子眼也都不会眨巴一下的,老子就是要站等杨涵蕾这货给我。。。

  哥心寻思杨涵蕾你有啥的,不就是称一个那啥和一对儿大白馒头吗,老子还有一条银枪呢,虽然老子至今还是个处男。

  咕叽咕叽几声一下子把哥从无限的幻想中给拉了回来,一睁眼差点没给哥吓尿,只见秦受生正手持自己心爱的小伙伴在那快马加鞭呢!准备给哥来个完美的口Bao,秦受生一边闹一边嘴里小声叫喊着杨涵蕾的名字。不一会儿秦受生身子一抖,就准备向我开炮,哥巧妙的一躲,轻松躲过了秦受生闹出来的那点玩应。

  光哥可就惨了,本来吓得就够呛又一下子看见了秦受生的小伙伴,瞬间就被惊呆了,张着大嘴正准备骂我呢,不料一股子热牛奶就钻进了嘴里。光哥咳嗽几声,问我这是啥玩意,我说你懂的。之后光哥就哭了......仰天大喝道:报应啊!!!

  秦受生提上了裤子问我,怎么样?老子的大不大。我点了点头,其实秦受生的那玩应真的跟我差远了,可能连庞光的小蝉蛹都比不上呢,可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我说了几句好话之后,秦受生说不急一个一个的来,就像Djing热——系列一样,到时候把你们俩浑身给闹满之后再拿干粉灭火器一喷,让你俩也装装炸咸鱼。

  我当时就不屑的瞄了那些个人一眼吐了口吐沫,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是他们几个谁敢把他们那东西放进我嘴里,我绝对让他有进无还,不过哥当时还是太年轻了,也没在监狱里捡过香皂,还是我们庞光见多识广涉猎广泛,幼年的时候就看过不少的”科教片“,知道强制口活的要点不是我们,而是只要到时候一捏我俩的鼻子,我们就只能乖乖的就范。

  所以庞光在当时一明白他们的意图之后,就立刻俩个眼珠子乱转开始想主意了,就在我还在那儿下定决心准备让这几个煞笔当中国最后的几个小太监的时候,庞光就在我耳边悄悄的嘀咕了一句,后面窗户。

  哥一看后面的窗户就蛋碎了,这还没我家腌酸菜的缸口粗呢,怎么能容的下我俩一块跑。哥无奈的看着庞光可谁知道,庞光的一只脚已经插进了墩布桶里,说是墩布桶其实是个人都会往里面尿尿,说白了就是尿桶。

  说时迟那是快,庞光右脚使劲一抬,尿桶瞬间飞出去了。那十几个混子措不及防,被泼了一身的尿,最惨的是那个秦受生,正仰着嘴笑呢就被光哥的尿痛给整扣到脑袋上了。尿都没浪费多少,估计都让他给喝了。

  光哥熟练的一把窜上了窗户就开始往外爬,哥回头一看那几个混子已经快被气疯了,随手拿起拖把杆就又冲了进来准备取哥的小命。

  哥急中生智大喊一声:苍老师来啦!那几个混子条件反射的扔掉了自己手里的家伙往门外恭恭敬敬的看了一眼。发现被骗之后就又呲牙咧嘴的跑进来了。

  这时候哥早都溜之大吉了,半个身子已经都在窗外了,看看楼下跟冰棍大小的人,哥咽了口唾沫,心想,没事,三楼摔不死人。哥刚准备发力往下跳呢,悲剧就发生了......细小的窗口刚好把我和庞光给卡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