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脸部表情也立刻抽搐到了极点,那个就像被拔下来一样,小伙伴猛地在裤裆里颤抖了几下。

  就在我刚准备骂庞光我X你十八辈单亲的祖宗的时候,我却突然又停了下来,因为我突然看见从我身上轧过去的小伟他的屁股也是老老实实坐在车座上的,而且我前几天刚刚体会过在楼梯上骑车屁股在车座上的感觉,我立刻就为自己刚才想骂庞光的行为羞愧不已。

  但老子还是没忍住疼立刻就骂了一句:你大爷的,庞光,你当老子练过铁布衫啊!

  想到庞光是为了救我,哥就揉了揉蛋蛋,可是一股子淡淡的忧伤还是折磨的哥半天说不出话来。

  庞光你妹_的,老子算是记住你了。那十几个混子干脆站在楼梯口观战,以为这俩傻X打起来了呢,就是现在,哥刚要站起身准备开溜。谁能想到庞光潇洒熟练的拿起哥心爱的二八冲着哥的肚子就是一拍。盖的哥直接尼玛拔地而飞顺着楼梯口滑向了二楼。

  这一路幸好哥死死护住了自己的脑袋,要不然哥肯定尼玛被这孙子给搞出脑震荡来了。

  庞光擦了擦牙上的韭菜笑嘻嘻的看着眼前那几个扛把子说:老大,看我下手还算利索吧。我发誓以后见他一次打一次。

  卧槽,庞光居然这时候叛变了,哥直起身子骂了句X你妹,庞光你怎么能辜负我每次都让你踩着我肩膀去看女澡堂子的大恩大德。

  庞光冲我一笑,拦住了那几个要下楼梯打我的抠脚大汉,自己则扛着自行车走下来了。

  还没等我说话,庞光上来就是一顿炮搂,给哥干的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虽然哥以前也分不清。

  干完庞光还不忘骂我一句:每次我刚开始看女澡堂子你就叫唤说你坚持不住了,就换你自己看,这口气我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今天幸亏这几位老大我才能血洗你我二人这不共戴天的仇恨。

  “庞光你这个畜生!”我刚要继续喷,庞光一把就扛起了二八大扛准备给我来个一击毙命。

  黑云笼罩着庞光拿张狰狞的脸,这时候庞光才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缓缓的说,你们几个打这种人就得像我这样,要不然......为首的那个秦受生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问,要不然怎样?

  庞光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举着自行车大笑,那笑容我发誓是我一辈子见过的最难看的笑容之一,一脸褶子跟个沙皮成精似的。

  可是庞光却笑着笑着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扬着头仰面朝天,所以没人看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那俩个黑黝黝一眼望不到边好像泷泽萝拉姐姐一样的大鼻孔,但是当他再把头低下来的时候他的眼中却突然寒光暴起,然后猛的一声暴喝,要不然我这做兄弟的,怎么好意思跟你们拼命!

  说完庞光就像一个运动员掷铁饼一样,呼的一声就把自行车朝那帮孙子扔过去了。

  哥瞬间觉得庞光闪耀出人性的光辉让哥眼前一黑,原来是刚才庞光这孙子那几拳给老子干的。

  说时迟那是快。庞光抓起我就往外跑,哥还哪有力气跑,干脆用尽全力像平常叠罗汉一样死命趴在了庞光的后背上。

  ◎?酷匠网首发g

  正跑着呢,就看见我那二八大扛的轱辘已经追上我们了,我发誓:这绝对是我最后一次借庞光东西了!

  秦受生等一帮人哪能那么容易就放过我俩,直接就顺着楼梯追下来了。我一脚揣在庞光屁股上骂了句:尼_玛,快跑啊!

  庞光看了一眼身后又无奈的看了看自己正在抖动的双腿,说:我也想快跑,可惜中午撸多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不行你自己下来跑吧!

  我不禁在心里咒骂着,庞光,我X你奶奶个儿腿,你还让老子先跑,我跑个几_把,老子都快被你这B打死了,你他_妈的救人也没有这么救的,即使开始是为了让对方掉以轻心好把我和对面的那几个人分开,你也没必要真从老子身上轧过去,老子这是一个大活人,不是他妈的你家里的充气娃娃!

  庞光终于良心发现,提了一下臀部就开始疯跑。想起每次去网吧你看那个都是我去替你顶罪被网管罚站,现在你这么玩命也是为了报答我,我就心安不少,狠着心又朝庞光的屁股就是一大脚,给庞光踹的嗷一声,就开始了策马蛋疼。

  庞光这B抓着我的脖子给我感动的都说不出来话了!差点没给我憋死,终于脖子一松,我还以为得解放了呢,没想到那帮孙子已经追上来了。直接一脚掀翻了我俩。

  不过在我俩倒地之后,庞光就用手使劲儿掰我的手,因为我的双手还死死的卡着庞光的脖子,庞光被我掐的都有点翻白眼了,我倒不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而是今天庞光对我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我刘氓这辈子可能是坏事儿做多了,到死也不一定能有几个同生共死的兄弟,但是我今天一定要让庞光当我这个同生共死的兄弟!

  后面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那几个人可能觉得快上课了,再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就不好了,于是直接把我俩给拎厕所去了。

  到了厕所,这帮人像扔垃圾一样把我俩往墙角一扔,庞光一把推开我,跟几个扛把子奶声奶气的说:几位老大,放过我吧,我不认识他这S_B,我只是路过看热闹的。

  我赶紧一鼓作气说到:你不就是庞光嘛,这学校谁不知道咱俩是死党,你没把我救走这也不怪你,毕竟你已经努力了。

  再看庞光一脸苦逼的望着我,估计这B杀我的心都有了。

  秦受生笑了一下,跟庞光说:说实话,这回这事到底有没有你,要是没有的话老子还能给你从轻处罚。跟老子玩这套,老子是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

  秦受生刚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身旁的那几个混子就笑起来了,一个个的都开始解自己腰间的裤带。

  我寻思这是要干啥呀,难不成要鸡[奸]我们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