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o新最o快上酷匠…E网

  丫的,刚才老子给杨涵蕾灌(和谐)的事儿已经漏了,而且还是当着苏陌陌这个大嘴巴的面,这尼玛,不就相当于全校都要知道了么,那他妈的那些总在杨涵蕾身边打转转的那些混子不是分分钟就会把老子给活剐了么,一天到晚的讨好杨涵蕾,也就是能跟她多说几句话,估计连她笑起来啥样都没见过,就更不用说摸下手啥的了,老子直接把(和谐)都给她灌了,尼玛!

  想到这儿我吓的直接就从凳子上面蹦了起来,不行,我得逃!我也没心思收拾书包了,直接就从班里冲了出去,看着因为打预备铃而空荡荡的走廊我的心才算暂时放回去一点,因为我真怕我刚一出来就有人直接给我按地上一顿踹,然后再把我从三楼窗户直接扔下去。

  我们这B学校要想出去还得管班主任要假条,可能你会问为什么我不翻出去,哥会告诉你我们学校建的跟他-妈-的少管所一个样吗!

  我贼头鼠脑的看了几眼,确定走廊里没人埋伏我,其实我当时也傻X了,就凭我一个一米六的屌丝,那帮混子收拾我用得着埋伏么,估计一个嘴巴子就能把我的屎扇出来。哥刚准备抬手去敲办公室的门,突然下面一紧小伙伴猛的一下子弹起来了。

  因为哥听见办公室里似乎有异常的声音,跟我家楼下那些按摩房中夜夜的嚎叫声别无差异。哥淡定的安抚了一下(同上)之后,把耳朵死死贴在了门上细细聆听这能刺激Yu望的天籁之音。

  “校长,我不是那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苍老师......”

  哥人生观、价值观、还有性取向观瞬间就崩塌了,节操顺着哥的裤腿流了一地。尼玛,原来校长那老秃驴居然和班主任有一腿!居然还是赤-G-G的在办公室......!

  我现在终于承认自己是武大郎了,因为里面愈发激烈的冲突以及身体上的针锋相对哥实在是看不见啊!没法为你们直播啊!

  但是哥隐隐约约的听见了班主任和老秃驴的对话......PS:请叫我雷锋。

  “你老公常年出差,这么貌美如花的少妇我怎么忍心看着她被岁月凋零。”

  “校长您不是已经和郭小美那什么了吗?难道你想X遍这学校所有的女老师吗!”班主任突然提高了声音,哥极力想象着屋里屋里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节,下面涨的越来越厉害就像有一股热气从腰间不断狂轰乱炸着哥的荷尔蒙。

  哥肩膀抖了一下,感觉像是被谁拍了一把,就随口骂了句Cao你妹。但当哥潇洒转身风度翩翩回头的时候,瞬间懵圈了,只见教导主任正掐着腰看着我顶出来的一个......

  教导主任咳了一声之后说:刘氓,不去上课趴在这听什么?我心想老子迟早改了这个脑残的名字,现在整的可倒好,尼玛全校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八班有一个叫刘氓的傻B了。

  这尼玛我当时终于感觉到了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与死,不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尼玛偷听班主任搞飞机被发现了!

  哥立刻眉头紧锁装作一副难产的表情扭捏的看着教导主任那肥而不腻的脸庞,说:老师,我......我肚子疼,想找班主任请假......“那你就进去啊,趴在这里干什么!”

  “校长你再这样我可要叫了啊......”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搭理你的!”我真后悔当初没把自己恢复出场设置,然后入土为安!哥皱着眉毛看了一眼面前的教导主任,这娘们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之后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压着我的肩膀就把我给耗走了。

  哥一边大喊着老师,我还要请假,一边趁这最后几秒钟好好听听里面的动静。教导主任这婆娘像拎小鸡子一样一掌就给我拍进班了,不巧的是,哥正好尼玛又赶上了化学课,化学老师二话没说就让我去班主任办公室站着!

  那娘们一看大事不妙,摆弄了一下头发非让我回去坐着,化学老师以为教导主任在故意屌他,摸了摸油光锃亮的大光头就要跟那娘们PK!

  这俩人由冷战干脆变成了互殴,教导主任那娘们抓着化学老师的大光头就是一顿啃,化学老师深呼吸几口气之后一把捂住那娘们的...(你们懂)就开始往死捏!两个人像杀猪一样在教室里撕吧起来了。

  哥到没在意那些,毕竟哥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不过能让哥心里激起波澜的只有一个人——她杨涵蕾又杀回来了!

  但是让我比较心安的是杨涵蕾身后只是跟着几个穿着艳丽的三八。本来我还以为这帮女的跟杨涵蕾没关系呢,我心想她这是咋回事,难不成硬的不行,来软的,要给我来美人计?

  杨涵蕾跟那帮人用下巴指了下我,那些人就全朝着我这边看了,其中一个穿裙子的女的冲哥招手,哥啥也没想,心中的一朵千年老菊终于在此刻绽放,三步并做两步,直接迈到了这帮美女跟前。

  人都说:色子当头一把刀,我这是土埋半截还看腰。

  这些女的,都不是我们班的,应该是杨涵蕾在外班认识的几个同学,个个打扮的很时尚,反正给我的感觉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走到跟前后,杨涵蕾没说话,而是把脸扭到一边,不看我。

  那个穿裙子的女的就过来,很矫情的跟我说: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啊,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这要是别的男的,哥肯定一口暴雨梨花针给他吐迷糊了。但我自打我爸妈离婚,对女人就很厌恶,不管她们多好看,最吸引我的永远是身子,所以她越是跟我这么矫情,我反而越反感了。

  哥腚眼一想,这可能只是杨涵蕾的抛砖引玉,估计这小娘们想用这几个妞把给我稳住,先别让我跑路,很有可能大队人马还在后头呢。我想到这,表情故作无所谓样子的放了个冷屁,心里暗想:跑路才是王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